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2

 

夏米的故事(2)

五年后的一个冬夜,罗塞之墙的北部下起了罕见的暴风雪。

不知道其它地方的天空是不是也这样低沉,黄昏前的夏米尝试从天空中找到一丝霞光,但是绵延的尽是铅灰色的云朵,他只好垂头丧气的把所有的门窗牢牢关紧,以防凛冽的北风灌进来,让五岁的安德鲁生病。

这个孩子身体并不好,就像小时候的他一样。

夏米的家在村子边上,盖在唯一通往外界的道上,因此当夜幕降临,狂风袭来的时候,这小小的砖瓦房也显得特别孤单。夏米竭尽所能把炉子烧的旺一点,不让黑夜带来的寒意把他们吓到。

只是小安一直在哭闹,担心会有巨人和风雪一起出没。

“好啦,小安——”怀上了第二个孩子的玛格丽特揉了揉小安的脑袋,“巨人只吃不听话的孩子。”

夏米说:“是啊,小安,”他装出了可怕的样子,“晚上大哭大闹不好好休息的孩子,特别危险,你愿意这样么?”

小安立刻收了声,然后像连环画书里的士兵那样向他的爸爸妈妈敬了一个军礼,虽然左右手放反啦,但谁让他是个天真又不懂世事的孩子——“巨人来了我会保护爸爸妈妈和,”男孩顿了一下,“……妹妹的!”

两个大人相视一笑。

玛格丽特亲了亲她的儿子,把小安抱到床上。

“小安是勇敢的士兵,一点都不怕黑夜”

“遵命!长官!”

夏米捻灭了灯草,夫妻俩也睡下,他们把毯子盖好,这个夜晚真冷的够呛。

不知道是前半夜,还是后半夜,睡梦中的夏米被犬吠声唤醒。他睁开眼睛,发现玛格丽特已经醒来,正在用那双深褐色的眼睛看他。

“玛丽……怎么回事儿?”

“我想,有人在敲门。”玛格丽特说,“不过你最好还是小心点,这个时间会有什么客人呢?”她有些不安。

夏米来到门前的时候,他们的牧羊犬杰克正在门前呜呜低吼。

他穿好了外衣,把镰刀放在手边,才小心翼翼的伸手拉开门闩。

常年因为潮湿而膨胀变形的门闩抬起的刹那,门被嘭的一下撞开了,让夏米吓了一跳,紧张的抓起了镰刀,定神一看,才意识到门只是被风吹开了,大雪在这狂风中迫不及待的冲进了他的房子里,厨房里的铁锅和餐具在这阵冷风中哗啦啦的响了起来,餐桌上的花瓶也跟着掉到了地上;几片雪花落在了叫个不停的杰克黑亮亮的鼻子上,很快就化了。

他擦了擦眼睛,才看清门外站着一个陌生人。

“您好。”

陌生人的声音很低沉,在这狂风与犬吠声中,清晰的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玛格丽特已经披着护肩从二楼下来了,她拿着一盏灯,走到夏米的身后,正好照亮了陌生人的脸。这时他才看清,这是一个老人,没准儿比早早离去的爷爷还要大几岁,背有点驼,头发和眉毛全白了,更何况上面还挂满了霜。可是,这样的老头子怎么会一个人在冬夜旅行呢?

夏米把镰刀放下,“您冻坏了吧,快进来坐坐。”

“谢谢您,不过在这之前,”陌生人回头看了看他站在不远处呼着白气的马,“能让亨利二世去您的马厩挤一下么?他和我一样冻坏了。”

 

  6
评论
热度(6)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