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进击的巨人][团兵/尤赫/全员]沸雨.1

谢谢蛋蛋儿帮我开洞。


不大冰火的冰火PARO…

一些设定:←以后会写个文艺点的版本出来这里就胡扯淡了

300年前,圣心树枯萎。巨龙消失。人类的魔法失效,精灵开始衰老。

287年前,昼夜停止轮转,大陆由西向东分为三部分,西部荒原处于永昼的酷暑中,黎明谷地永远沐浴在熹微温柔的光里,东部高墙后面是最深重的夜幕。精灵三年后选择进入高墙厚的世界,从此人类与精灵断绝了交往。

20年前,黎明的范围缩小,黑夜越过了高墙,部分黎明人不得不流浪。邪恶复苏。巫术重返人间。

11年前,埃尔温·史密斯成为自由之翼骑士团团长,利威尔成为影武士。骑士米可被圣城希娜的主教封圣(就是二转圣骑士了【闭嘴)。韩吉被圣城学会接纳。

3...

  35 3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4-5

我已经忘了题目是啥了


4.火中影

冬日的上午迟迟不肯来临,窗外的世界依然笼罩在朦胧的晨雾中。昨夜泛红的天空已经退却了颜色,变成了淡淡的白。不知是因清晨的天空映衬着雪地,还是新雪映衬了天空的素白,打眼望去,除却远方的枞树林深褐色的树干,窗外好似没有别的事物了。埃尔温离开刚刚被他用衣袖拂去水雾的窗子,小心翼翼的走下昏暗的楼梯,绕过一个拐角,才看到暖暖的灯光,还有低声的温柔的歌。

厨房地板上花瓶的碎片昨夜已经清扫,玛格丽特刚刚起来,点亮厨房的汽灯,在姜黄的光芒中对着水盆的镜面梳理了下红色的波浪状头发,低头时恰好看到了昨夜被破门而入的寒风卷到墙角的冬青树枝,她伸手费劲的捡起树枝,丢进

  15 3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3 梦中人

2.梦中人

暴风雪夜里,埃尔温把被子盖好,房间里安静极了,只有暖炉中火焰跳舞的声音噼啪作响。而风雪敲打玻璃窗的声音,完全被厚重的窗帘挡在了外面。

他闭上眼睛,似乎很快入睡了,可实际上只是游离在半睡半醒的边缘。意识到自己衰老的那一刻开始,很难再如以前那样沉睡,这样的夜晚里,平日难以记起的往事总从心中涌起,像是干涸已久的沙漠里忽然涌现的清澈泉水,特罗斯特区的城门,首都老城区的钟楼,兵团驻地的医院,灰色的大教堂,还有花会,游行,狭窄的墙缝,104期调查兵团的士兵,墓地,冬青树篱……

原本埃尔温以为自己会永远年轻下去,战斗在人类的前线,直到回忆开始褪色,在时光中斑驳难寻,他才不得不正视镜子里银灰的头发与松弛...

  8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 2.陌生人

2.陌生人

    几小时前,在村子外丘陵区的一条小路上。

“亨利二世,你看到那边的灯光了么?”

老人拍了拍马的脖子,似乎能听懂他的话,亨利二世晃了下耳朵作为回应。

“今晚我们得在那儿过夜,天气糟极了。”他伸出手,几片雪落在了张开的牛皮手套上。

天空中的云朵眼看就要压垮眼前的小路,这是暴风雪来临的标志。远方有一片微弱的灯光穿透了冬季干燥北风扬起的尘埃,在枞树林的遮掩下摇摇曳曳,看起来并不真切。

——快一点,我们最好能在暴风雪正式开始前抵达那里的温暖港湾。

他夹了夹马肚,亨利二世就狂奔起来。

虽然对抗过无数巨人,但这次他心里还真的没什么底。自然的残酷往往不在墙外调查的考虑...

  8 1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1

老苍鸮

1 夏米的故事

夏米·史密斯有着蓬松的棕发与绿色狭长的眼睛,好像是刀在大理石上划出的一道裂缝,尤其是他微笑起来的时候,小小的眼睛简直看不到了,这点并不让人讨厌,反而有些讨喜。他脸上唯一让人感到深刻的便是他那大大的鼻头——这显然与他爷爷那副伶俐的长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的爷爷是个退伍老兵,脾气有些怪,尽管这样,爷爷在活着的时候也对他顶好,没让一个熊孩子动过他的指头,还会给他做玩具做衣服。夏米一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也最幸运的人,直到爷爷去世为止,他们一起生活了十三年。

夏米的故事和战争结束后众多孤儿一样,有着被封为烈士的双亲,却领不到政府的恤金。但是与众不同的,他没有被送去福利院,而是被一个有...

  9

[进击的巨人][团兵]蔷薇坟冢 Tomb of the Rose (完结)[5.25]

蔷薇坟冢 Tomb of the Rose

请将爱情埋葬在种满白蔷薇的坟冢下;

当秋天来临时,一起收获枯枝败叶中的苦涩果实。

1

人类历史上具有独特悲壮意味的一天,站在城门口落下的巨石上,利威尔忽然发现在地上已经晕厥过去的年轻人身边落了一朵枯萎的蔷薇花,接着他就不得不承认埃尔温·斯密斯跟着那朵蔷薇与早已凋零的爱情一起走进了自己的脑海中。这让他有些恍惚,可并没妨碍解决眼前的巨人,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生存早已成了胜过感性的本能。

人只有通过遗忘才能活下去。利威尔虽然孤高,但并不否认在这方面与大众的同流合污。

无数个薄暮的金色余晖与黎明的冰冷晨曦轮回交替,他们的城市正飞速老去。许多年前,国王隆重的登基仪式在希...

  73 4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