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进击的巨人][团兵/米纳/尤赫]沸雨.24

下章或者下下章应该就可以到团兵的*uckPoint了,拖了这么久终于要……了,作者比你们还兴奋。

不过这章还是没扯团兵啊

第二十四章


苍穹之顶,黑尾鹰鸮翱翔已久,纳纳巴和几位骑士走到橡树下的阴影里,飞鸟的影子恰巧掠过挂在西侧树枝上的囚笼。囚笼底部离地约有三米,俘虏倾颓的蜷缩在笼子里,已经两天没有进食。

她从潮湿的泥土上捡起了白色橡花,“清醒些了么,公爵大人?”奈尔公爵被俘后便发了疯,他们只得将这尊贵的犯人囚禁在这附近的土匪用来关押人质的地方。

“你在问我?”俘虏的声音比之前老了很多,听起来就像磨盘碾过石子。

“当然了。这里只有你和我。”她背靠着树干,风吹过她的金色头...

  19 10

[团兵/尤赫]沸雨.19

第十九章

在灯塔松下,艾伦与米卡莎已经睡熟。按照他们的作息,现在的确是该休息的时候,更何况他们还要长身体。

埃尔温看到他们熟睡中安详的脸庞,难免想起了过去的自己。

曾经的他也是孩子。而在原本应天真烂漫的时代里,他却处处如履薄冰,学会了隐藏自己,学会了欺骗他人,学会了圆滑,学会了“尊贵”。因为是次子,所以父亲可以毫不犹豫的放弃他,而他的母亲,那位来自安德森家族美丽高贵的女士还没有机会教给他什么是爱,就死于因疯病招致的流放。

在他一人旅行的年代里,他曾偷偷回到北方,四处打听母亲坟墓的位置。他跋山涉水,最终见到那座在山岭深处的修道院时,完全无法想象母亲最后的时光是在怎样的孤独与贫困中度过的。...

  15 4

[团兵/尤赫/米纳]沸雨.18

第十八章

对于这意外的相遇,最惊讶的人就是尤弥尔。

她棕色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危险的狡黠,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扫把星”。

利威尔就站在她前面,没有当时在西甘西纳的“臭水沟”边训斥她的神气,身上湿透了,一副疲态,忙于应对过于热情的艾伦。她用了几秒钟来估计自己能否胜过现在的利威尔,一雪前耻,而当她看到男人向她抛来的锐利目光时,顷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利威尔终于忍无可忍一脚把艾伦踢到了地上,她这时才注意到站在利威尔身后英俊魁梧的骑士。那人正在拧干衬衣,虽然落魄狼狈,可身上带着不由分说的威严与高贵,是天生的掌权者,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样子,惹得她本能的反感。荒野人热爱自由,憎恶权...

  15 10

[进击的巨人][团兵/尤赫]沸雨.11

改了一下末尾之前尤赫的抒情戏。OTZ百合的尺度就是这么清水了。。再深一点我就不好了。


第十一章

自从独角兽骑士团第一次攻城开始,埃尔伯塔就躲在地下室里不敢出来,尤弥尔与赫利斯塔呆的马厩棚顶原本也是个安全的地方,直到几天前这里发生了场不大不小的火灾,把马厩烧的一干二净。大堂的楼梯烧断了半截,一面墙倒了,只虚掩着门面。天花板熏黑了,那颜色让赫利斯塔想起圣城里主教们穿的黑袍,城里的人民见到这些黑色的神使便在路边跪下顶礼膜拜,可是这里的暴动的人似乎对大火留下的焦黑情有独钟。

这些变动带来的唯一好处是尤弥尔能吃几顿马肉了。赫利斯塔对此极为不习惯,可是从西方偷渡来的尤弥尔无所谓。她抱...

  19

[进击的巨人/尤赫]沸雨.7

第七章

南瓜客栈的主人艾尔伯塔迎来了挂上歇业木牌前最后的客人。

又是两位来自东方的旅人,一个高高瘦瘦,黑色上衣和棕色马裤上都是泥点,凌乱的深棕色头发把他衬托成一个乞丐,可背后破破烂烂的披风遮掩下的黑曜石巨剑,又说明他是个优秀的战士;另一个女孩无害的多,让艾尔伯塔想起了前些日子还肯来店里为他唱歌的小百灵鸟,可惜她的身上也蒙满了尘土,蓝色裙装和白衬衣几乎变成了灰色,头发打了结,像张结满牡蛎的渔网。

艾尔伯塔瞬间在心里为他们编造了几个故事,他最为得意的那个便是落魄的贵族子弟在东方当了土匪,和富商的女儿一见钟情,不过当然他没多嘴到把这个故事说出来。他只是咬了咬嘴里的烟管,漫不经心的问:“阁下与小...

  20

[进击的巨人][团兵][尤赫]沸雨、2

 第二章

    一身黑羽的鸟儿停在城堡塔楼鹰穴的椽木上,在史东堡还属于某位安德森公爵的时候,这里养满了猎鹰,但是现在安德森走了,史密斯来了,不再有人驯养黑色的猎鹰,落满了鸟粪的鹰穴也变成了信使的天地。

    方才,它脚上绑着的信件被疯狂的女学者摘下,后者忘记把它关进笼子,给了它一份意外的自由。

    它是一只年迈的鸟儿,没有名字,十五年前在史东堡出生,在它的族群中已属稀有的高龄。从它出生的刹那开始,这座石头堆砌的高大建筑就在它小小脑袋印下了永恒的烙印,无...

  17

[进击的巨人][团兵/尤赫/全员]沸雨.1

谢谢蛋蛋儿帮我开洞。


不大冰火的冰火PARO…

一些设定:←以后会写个文艺点的版本出来这里就胡扯淡了

300年前,圣心树枯萎。巨龙消失。人类的魔法失效,精灵开始衰老。

287年前,昼夜停止轮转,大陆由西向东分为三部分,西部荒原处于永昼的酷暑中,黎明谷地永远沐浴在熹微温柔的光里,东部高墙后面是最深重的夜幕。精灵三年后选择进入高墙厚的世界,从此人类与精灵断绝了交往。

20年前,黎明的范围缩小,黑夜越过了高墙,部分黎明人不得不流浪。邪恶复苏。巫术重返人间。

11年前,埃尔温·史密斯成为自由之翼骑士团团长,利威尔成为影武士。骑士米可被圣城希娜的主教封圣(就是二转圣骑士了【闭嘴)。韩吉被圣城学会接纳。

3...

  31 3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