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进击的巨人][团兵/米纳]沸雨.8

被基友吐槽了……画风飘忽不定,像是粘着馒头吃巧克力酱……回炉了。


8

“我们的公爵大人怎么还没出来?”说话的人是个细声细气的老人,他带着一顶狐皮软帽,露出来的皮肤上布满了岁月的色斑与皱纹,整个人看起来像块套着华丽布料的麻布。他从袍子里拿出怀表,“哎呀呀,已经迟了一刻钟。”
老人左侧的贝克·劳伦斯押了一口酒,把杯子摔在红橡木的桌面上,愤愤不平地擦了把络腮胡,“谁知道这次他要做出何等邪恶的事情来?十四年前亨特的婚礼上,老公爵就该把他和那个什么利威尔一起吊到城墙上,他简直是个魔鬼!”说这话时劳伦斯伯爵咬牙切齿的抖起了双下巴上的肉,当年他还能为安德森家打仗的...

  22

[进击的巨人/尤赫]沸雨.7

第七章

南瓜客栈的主人艾尔伯塔迎来了挂上歇业木牌前最后的客人。

又是两位来自东方的旅人,一个高高瘦瘦,黑色上衣和棕色马裤上都是泥点,凌乱的深棕色头发把他衬托成一个乞丐,可背后破破烂烂的披风遮掩下的黑曜石巨剑,又说明他是个优秀的战士;另一个女孩无害的多,让艾尔伯塔想起了前些日子还肯来店里为他唱歌的小百灵鸟,可惜她的身上也蒙满了尘土,蓝色裙装和白衬衣几乎变成了灰色,头发打了结,像张结满牡蛎的渔网。

艾尔伯塔瞬间在心里为他们编造了几个故事,他最为得意的那个便是落魄的贵族子弟在东方当了土匪,和富商的女儿一见钟情,不过当然他没多嘴到把这个故事说出来。他只是咬了咬嘴里的烟管,漫不经心的问:“阁下与小...

  20

[进击的巨人][团兵/米纳]沸雨.6

第六章

史东堡。

不熄的黎明削弱了时间与休眠节律的感知,史东堡最近三十年里四易其主,而它第四任主人在过去一段颇长的时间里都忘了睡觉。比起在大厅处理内务,埃尔温·史密斯更喜欢史东堡的狭小书房。书房修在城堡的西面,阳光穿过玻璃,照耀在厚重的书架间,靛蓝的窗帘让狭长的房间显得冷清而沉寂。

他十分忙碌,城市的秩序正在慢慢恢复。埃尔温命令亨特的士兵帮助市民们重建焚毁的房屋,修葺坍塌的城墙,重新维持史东堡的秩序;北方人不喜欢绞刑,他在圆角广场的断头台上公开处刑了十多个参与烧杀劫掠的骑士与骑手。流浪歌手们喜欢严酷的领主甚于仁慈的,这样他们才能在创作中寻找到噱头。根据斥候伊尔泽的说法,那些...

  24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5

第五章

西甘西纳高大的城门如同从天而落的流沙瀑布拦在马可·波特面前,一根灯塔松的枝干将其牢牢拴住,只有侧边的两道宽约五米的狭窄便门开放,沿着城墙搭建了许多贫民窟的帐篷,里面住着没有拿到入城许可的难民,臭鱼与腐烂水果的味道漂浮在空中,兴许其中还有死亡的臭味。进城的长队大约有一里半长,在高大城墙的阴影中蜿蜒卷曲宛如一条彩色的溪流,溪面上因疾病、贫困、疲倦而荡漾了一层哀伤的薄雾。他们大多数是徒步行走的农民,也有一些破产的手工艺者与商人。他们走投无路,身后夜幕降临,身前是紧闭的城门与看守的利刃。每个便门都有数名卫兵把守,他们一身绛红色的袍子,披风上有银色蔷薇花刺绣,手持长枪,银色的矛头...

  26 5

[进击的巨人][团兵/奈尔]沸雨.4

warning:小朋友便当待发。很开心的埋下了让x马可线伏笔…

写“奈尔公爵”这四个字时不知为什么什么有不可言喻的快感…又能欺负奈尔了。

这次的奇幻paro真是不优雅也不雄奇…OTZ

有妹子在看的话…QWQ问一下场景变化是不是太快了?是不是需要加长剧情量… 


第四章


孤鸟不断掠过山顶,山丘洒下了巨大的阴影,低垂的太阳对黑夜的秘密讳莫如深。如果太阳也有语言,她一定正在为这片土地主持沉默的葬礼,低声咏唱一首安详的挽歌。

微弱的阳光终于吻醒了躺在稻草堆里的落魄骑手。

骑手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他确定至少一天的时...

  19 24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3

warning:我真的很喜欢佩特拉但是每次都…OTZ

【骑士团团长】埃尔温x【骑士团副团长】利威尔

*写了一章团兵好幸福!再说我只会写文艺的全叉出去!


第三章

“这家伙看起来可真狼狈!”嘲弄声灌进他的耳朵里,可惜他发着烧听不清,也分辨不出是谁,但他能肯定这属于某位未曾谋面的人,粗鄙难听,“哈哈,哪里还有第一骑士的风采!”

“他本来就不是骑士,只是骑手,没有主教肯为连姓都没有的私生子涂抹圣油,谁知道他妈妈是妓女还是村姑?爸爸是屠夫还是要饭的?”

又一阵该死的笑声。

等我醒来就把你们这些蠢猪的脑袋砍下来,插到史东堡的城墙的尖矛上,让乌鸦好好享用你们的眼球。

有人喂了他些水,他发誓自己从来没...

  30 7

[进击的巨人][团兵][尤赫]沸雨、2

 第二章

    一身黑羽的鸟儿停在城堡塔楼鹰穴的椽木上,在史东堡还属于某位安德森公爵的时候,这里养满了猎鹰,但是现在安德森走了,史密斯来了,不再有人驯养黑色的猎鹰,落满了鸟粪的鹰穴也变成了信使的天地。

    方才,它脚上绑着的信件被疯狂的女学者摘下,后者忘记把它关进笼子,给了它一份意外的自由。

    它是一只年迈的鸟儿,没有名字,十五年前在史东堡出生,在它的族群中已属稀有的高龄。从它出生的刹那开始,这座石头堆砌的高大建筑就在它小小脑袋印下了永恒的烙印,无...

  20

[进击的巨人][团兵/尤赫/全员]沸雨.1

谢谢蛋蛋儿帮我开洞。


不大冰火的冰火PARO…

一些设定:←以后会写个文艺点的版本出来这里就胡扯淡了

300年前,圣心树枯萎。巨龙消失。人类的魔法失效,精灵开始衰老。

287年前,昼夜停止轮转,大陆由西向东分为三部分,西部荒原处于永昼的酷暑中,黎明谷地永远沐浴在熹微温柔的光里,东部高墙后面是最深重的夜幕。精灵三年后选择进入高墙厚的世界,从此人类与精灵断绝了交往。

20年前,黎明的范围缩小,黑夜越过了高墙,部分黎明人不得不流浪。邪恶复苏。巫术重返人间。

11年前,埃尔温·史密斯成为自由之翼骑士团团长,利威尔成为影武士。骑士米可被圣城希娜的主教封圣(就是二...

  44 3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 2.陌生人

2.陌生人

    几小时前,在村子外丘陵区的一条小路上。

“亨利二世,你看到那边的灯光了么?”

老人拍了拍马的脖子,似乎能听懂他的话,亨利二世晃了下耳朵作为回应。

“今晚我们得在那儿过夜,天气糟极了。”他伸出手,几片雪落在了张开的牛皮手套上。

天空中的云朵眼看就要压垮眼前的小路,这是暴风雪来临的标志。远方有一片微弱的灯光穿透了冬季干燥北风扬起的尘埃,在枞树林的遮掩下摇摇曳曳,看起来并不真切。

——快一点,我们最好能在暴风雪正式开始前抵达那里的温暖港湾。

他夹了夹马肚,亨利二世就狂奔起来。

虽然对抗过无数巨人,但这次他心里还真的没什么底。自然的残酷往往不在墙外调查的考虑...

  10 1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2

夏米的故事(2)

五年后的一个冬夜,罗塞之墙的北部下起了罕见的暴风雪。

不知道其它地方的天空是不是也这样低沉,黄昏前的夏米尝试从天空中找到一丝霞光,但是绵延的尽是铅灰色的云朵,他只好垂头丧气的把所有的门窗牢牢关紧,以防凛冽的北风灌进来,让五岁的安德鲁生病。

这个孩子身体并不好,就像小时候的他一样。

夏米的家在村子边上,盖在唯一通往外界的道上,因此当夜幕降临,狂风袭来的时候,这小小的砖瓦房也显得特别孤单。夏米竭尽所能把炉子烧的旺一点,不让黑夜带来的寒意把他们吓到。

只是小安一直在哭闹,担心会有巨人和风雪一起出没。

“好啦,小安——”怀上了第二个孩子的玛格丽特揉了揉小安的脑袋,“巨人只吃不听话的孩...

  8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1

老苍鸮

1 夏米的故事

夏米·史密斯有着蓬松的棕发与绿色狭长的眼睛,好像是刀在大理石上划出的一道裂缝,尤其是他微笑起来的时候,小小的眼睛简直看不到了,这点并不让人讨厌,反而有些讨喜。他脸上唯一让人感到深刻的便是他那大大的鼻头——这显然与他爷爷那副伶俐的长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的爷爷是个退伍老兵,脾气有些怪,尽管这样,爷爷在活着的时候也对他顶好,没让一个熊孩子动过他的指头,还会给他做玩具做衣服。夏米一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也最幸运的人,直到爷爷去世为止,他们一起生活了十三年。

夏米的故事和战争结束后众多孤儿一样,有着被封为烈士的双亲,却领不到政府的恤金。但是与众不同的,他没有被送去福利院,而是被一个有...

  17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