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13

离见面近了一大步【。


第十三章


西甘西纳的鸦舍不像史东堡的鹰巢那样阴冷险峻,起码,在这里没有如尖刀一般凛凛冽冽的海风,或者拳头一样砸在地基深处的海浪,只是鸟屎的臭味在渐渐暖起来的春风中甚嚣尘上。斜斜的太阳照亮了这有五米高的房间,来自谷地各处的鸟儿停留在鸦箱里,屋顶的横梁上清一色的站着本地的黑足鸦,它们挤在一起叽叽喳喳你一句我一句,等待着人们把它接走,带往远方。

爬在桌上假寐的老学者最终因群鸦的叫声醒来,在年代久远而布满了虫洞的木桌上找了一阵子眼镜,视野稍微清晰了,但一团云翳依然固执的凝聚在他的眼球上。

他戴上了老花镜。

日落前灰蒙蒙的天色下,蔷薇枝形状...

  15 10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12

借鉴了一下魔龙的狂舞13 P230页的段子…OTZZZ太喜欢这里了!希望不会有问题


第十二章

菲海,铁锤号。

两天后,风停了,希海变得风平浪静,细小的皱纹在水面耸动,这只载着众多骑士与粮草的舰队在海面上悄无声息的行驶。目睹了它们的渔民以为这是一列幽灵舰队,他们从未见过如此迅捷轻盈的船只,像神出鬼没的海燕,可以在无风之时优雅疾行。

这几艘船均长约四十米,铁锤号的船首像是露出了半乳的希娜女神。韩吉提议要将女神手中高举的花冠换成一只充满力量的铁锤,工匠们赶在埃尔温之前拒绝了韩吉的请求,他们认为这简直是在侮辱他们的技艺。

埃尔温的舱室里摆着一张简陋的稻草床,还...

  19 6

[进击的巨人][团兵/尤赫]沸雨.11

改了一下末尾之前尤赫的抒情戏。OTZ百合的尺度就是这么清水了。。再深一点我就不好了。


第十一章

自从独角兽骑士团第一次攻城开始,埃尔伯塔就躲在地下室里不敢出来,尤弥尔与赫利斯塔呆的马厩棚顶原本也是个安全的地方,直到几天前这里发生了场不大不小的火灾,把马厩烧的一干二净。大堂的楼梯烧断了半截,一面墙倒了,只虚掩着门面。天花板熏黑了,那颜色让赫利斯塔想起圣城里主教们穿的黑袍,城里的人民见到这些黑色的神使便在路边跪下顶礼膜拜,可是这里的暴动的人似乎对大火留下的焦黑情有独钟。

这些变动带来的唯一好处是尤弥尔能吃几顿马肉了。赫利斯塔对此极为不习惯,可是从西方偷渡来的尤弥尔无所谓。她抱...

  19

[进击的巨人][团兵/米纳♀]沸雨.10

第十章

米可爵士是他为数不多可以信赖的人,一方面他们的交情长达二十多年,另一方面米可对于教会的看法已经被埃尔温说服。

五年前,西部前线的银蛇要塞。

埃尔温双手放在桌上,刚劲有力的手指交叉在一起,房间里沉寂如同东方的死地,只是刺眼的阳光涂着红漆的光滑的桌面与米可手中的羊皮纸间跳跃,好不耀眼。这间房子厚厚的墙壁与狭小的窗子让这里冬暖夏凉,但阳光正好能透过那些砖瓦之间刻意留出的巨大缝隙落在眼前的书桌上。

他身后的利威尔正站在窗前晒太阳,不耐烦的用脚尖点地,等待米可阅读埃尔温带来的文件。那几张羊皮纸上写着人类的未来,可惜利威尔一个字都看不懂,他从小在圣城漆黑的地下河道边长大,骄

  20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 1-8(完结)

#有一些前后矛盾的地方,修改好会新发一个1-8整理的出来


终于写完这个故事了。

六月份脑补这个故事的轮廓时我就一脸泪。。写完之后更是不能自已的哭哭哭

他们最后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平凡人的幸福往往不如人意。

还是希望大家理解对我而言这真的是最大的HE啊TAT


有点OOC还希望不要介意哦


1 夏米的故事

夏米·史密斯有着蓬松的棕发与绿色狭长的眼睛,好像是刀在大理石上划出的一道裂缝,尤其是他微笑起来的时候,小小的眼睛简直看不到了,这点并不让人讨厌,反而有些讨喜。他脸上唯一让人感到深刻的便是他那大大的鼻头——这显然与他爷爷那副伶俐的长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的爷爷是个退伍老兵,脾气有些...

  59 13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6 纸片

6.纸片

埃尔温坐在挂着冰花的窗前,胳膊搭在暗漆橡木桌上,米白色的桌布让房间显得明亮温暖,对面还有一个空着的藤椅。桌上的汽灯坏了,于是他拿来半截挂满了泪珠的白色蜡烛,以备不时之需。

那个上午,他在房间里看了一会儿书。

这个冬天真是冷的够呛。但住在这里的年轻夫妇和他们的孩子似乎并没有感到这别样的阴寒,只有埃尔温觉得这是他经历过的最冷的冬天,身子的关节隐隐作痛,可是,当他阖上那本关于墙外世界的书,看见窗外宁静挺立的雪人调查兵时,就觉得这也是一个温暖的冬天了。

下午的时候,太阳不再那么明媚。他站起来活动腰板时不小心碰掉了老花镜,哎呀,这可真是不好办了。这么想着,他慢慢的弯下腰,伸手到桌下寻找镜片,却无意间摸...

  11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9

放弃修(治)改(疗)了【。

西甘西纳攻防战正式开始,利威尔收养艾伦&三笠。


忘说了,兵长断手的设定改成独眼了,改动的部分主要在第五章,悄咪咪的改了一直没贴过来OTZ差点忘记了!


第九章...


  22

[进击的巨人][团兵/米纳]沸雨.8

被基友吐槽了……画风飘忽不定,像是粘着馒头吃巧克力酱……回炉了。


8

“我们的公爵大人怎么还没出来?”说话的人是个细声细气的老人,他带着一顶狐皮软帽,露出来的皮肤上布满了岁月的色斑与皱纹,整个人看起来像块套着华丽布料的麻布。他从袍子里拿出怀表,“哎呀呀,已经迟了一刻钟。”
老人左侧的贝克·劳伦斯押了一口酒,把杯子摔在红橡木的桌面上,愤愤不平地擦了把络腮胡,“谁知道这次他要做出何等邪恶的事情来?十四年前亨特的婚礼上,老公爵就该把他和那个什么利威尔一起吊到城墙上,他简直是个魔鬼!”说这话时劳伦斯伯爵咬牙切齿的抖起了双下巴上的肉,当年他还能为安德森家打仗的...

  22

[进击的巨人/尤赫]沸雨.7

第七章

南瓜客栈的主人艾尔伯塔迎来了挂上歇业木牌前最后的客人。

又是两位来自东方的旅人,一个高高瘦瘦,黑色上衣和棕色马裤上都是泥点,凌乱的深棕色头发把他衬托成一个乞丐,可背后破破烂烂的披风遮掩下的黑曜石巨剑,又说明他是个优秀的战士;另一个女孩无害的多,让艾尔伯塔想起了前些日子还肯来店里为他唱歌的小百灵鸟,可惜她的身上也蒙满了尘土,蓝色裙装和白衬衣几乎变成了灰色,头发打了结,像张结满牡蛎的渔网。

艾尔伯塔瞬间在心里为他们编造了几个故事,他最为得意的那个便是落魄的贵族子弟在东方当了土匪,和富商的女儿一见钟情,不过当然他没多嘴到把这个故事说出来。他只是咬了咬嘴里的烟管,漫不经心的问:“阁下与小...

  21

[进击的巨人][团兵/米纳]沸雨.6

第六章

史东堡。

不熄的黎明削弱了时间与休眠节律的感知,史东堡最近三十年里四易其主,而它第四任主人在过去一段颇长的时间里都忘了睡觉。比起在大厅处理内务,埃尔温·史密斯更喜欢史东堡的狭小书房。书房修在城堡的西面,阳光穿过玻璃,照耀在厚重的书架间,靛蓝的窗帘让狭长的房间显得冷清而沉寂。

他十分忙碌,城市的秩序正在慢慢恢复。埃尔温命令亨特的士兵帮助市民们重建焚毁的房屋,修葺坍塌的城墙,重新维持史东堡的秩序;北方人不喜欢绞刑,他在圆角广场的断头台上公开处刑了十多个参与烧杀劫掠的骑士与骑手。流浪歌手们喜欢严酷的领主甚于仁慈的,这样他们才能在创作中寻找到噱头。根据斥候伊尔泽的说法,那些关于他的曲子并不怎么好听。...

  21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5

第五章

西甘西纳高大的城门如同从天而落的流沙瀑布拦在马可·波特面前,一根灯塔松的枝干将其牢牢拴住,只有侧边的两道宽约五米的狭窄便门开放,沿着城墙搭建了许多贫民窟的帐篷,里面住着没有拿到入城许可的难民,臭鱼与腐烂水果的味道漂浮在空中,兴许其中还有死亡的臭味。进城的长队大约有一里半长,在高大城墙的阴影中蜿蜒卷曲宛如一条彩色的溪流,溪面上因疾病、贫困、疲倦而荡漾了一层哀伤的薄雾。他们大多数是徒步行走的农民,也有一些破产的手工艺者与商人。他们走投无路,身后夜幕降临,身前是紧闭的城门与看守的利刃。每个便门都有数名卫兵把守,他们一身绛红色的袍子,披风上有银色蔷薇花刺绣,手持长枪,银色的矛头闪闪发光,头戴银色...

  26 5

[进击的巨人][团兵/奈尔]沸雨.4

warning:小朋友便当待发。很开心的埋下了让x马可线伏笔…

写“奈尔公爵”这四个字时不知为什么什么有不可言喻的快感…又能欺负奈尔了。

这次的奇幻paro真是不优雅也不雄奇…OTZ

有妹子在看的话…QWQ问一下场景变化是不是太快了?是不是需要加长剧情量… 


第四章


孤鸟不断掠过山顶,山丘洒下了巨大的阴影,低垂的太阳对黑夜的秘密讳莫如深。如果太阳也有语言,她一定正在为这片土地主持沉默的葬礼,低声咏唱一首安详的挽歌。

微弱的阳光终于吻醒了躺在稻草堆里的落魄骑手。

骑手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他确定至少一天的时间过去了。

这在哪儿?利威尔睁开眼睛,试着让模...

  17 24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3

warning:我真的很喜欢佩特拉但是每次都…OTZ

【骑士团团长】埃尔温x【骑士团副团长】利威尔

*写了一章团兵好幸福!再说我只会写文艺的全叉出去!


第三章

“这家伙看起来可真狼狈!”嘲弄声灌进他的耳朵里,可惜他发着烧听不清,也分辨不出是谁,但他能肯定这属于某位未曾谋面的人,粗鄙难听,“哈哈,哪里还有第一骑士的风采!”

“他本来就不是骑士,只是骑手,没有主教肯为连姓都没有的私生子涂抹圣油,谁知道他妈妈是妓女还是村姑?爸爸是屠夫还是要饭的?”

又一阵该死的笑声。

等我醒来就把你们这些蠢猪的脑袋砍下来,插到史东堡的城墙的尖矛上,让乌鸦好好享用你们的眼球。

有人喂了他些水,他发誓自己从来没...

  26 6

[进击的巨人][团兵][尤赫]沸雨、2

 第二章

    一身黑羽的鸟儿停在城堡塔楼鹰穴的椽木上,在史东堡还属于某位安德森公爵的时候,这里养满了猎鹰,但是现在安德森走了,史密斯来了,不再有人驯养黑色的猎鹰,落满了鸟粪的鹰穴也变成了信使的天地。

    方才,它脚上绑着的信件被疯狂的女学者摘下,后者忘记把它关进笼子,给了它一份意外的自由。

    它是一只年迈的鸟儿,没有名字,十五年前在史东堡出生,在它的族群中已属稀有的高龄。从它出生的刹那开始,这座石头堆砌的高大建筑就在它小小脑袋印下了永恒的烙印,无...

  17

[进击的巨人][团兵/尤赫/全员]沸雨.1

谢谢蛋蛋儿帮我开洞。


不大冰火的冰火PARO…

一些设定:←以后会写个文艺点的版本出来这里就胡扯淡了

300年前,圣心树枯萎。巨龙消失。人类的魔法失效,精灵开始衰老。

287年前,昼夜停止轮转,大陆由西向东分为三部分,西部荒原处于永昼的酷暑中,黎明谷地永远沐浴在熹微温柔的光里,东部高墙后面是最深重的夜幕。精灵三年后选择进入高墙厚的世界,从此人类与精灵断绝了交往。

20年前,黎明的范围缩小,黑夜越过了高墙,部分黎明人不得不流浪。邪恶复苏。巫术重返人间。

11年前,埃尔温·史密斯成为自由之翼骑士团团长,利威尔成为影武士。骑士米可被圣城希娜的主教封圣(就是二转圣骑士了【闭嘴)。韩吉被圣城学会接纳。

3...

  34 3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4-5

我已经忘了题目是啥了


4.火中影

冬日的上午迟迟不肯来临,窗外的世界依然笼罩在朦胧的晨雾中。昨夜泛红的天空已经退却了颜色,变成了淡淡的白。不知是因清晨的天空映衬着雪地,还是新雪映衬了天空的素白,打眼望去,除却远方的枞树林深褐色的树干,窗外好似没有别的事物了。埃尔温离开刚刚被他用衣袖拂去水雾的窗子,小心翼翼的走下昏暗的楼梯,绕过一个拐角,才看到暖暖的灯光,还有低声的温柔的歌。

厨房地板上花瓶的碎片昨夜已经清扫,玛格丽特刚刚起来,点亮厨房的汽灯,在姜黄的光芒中对着水盆的镜面梳理了下红色的波浪状头发,低头时恰好看到了昨夜被破门而入的寒风卷到墙角的冬青树枝,她伸手费劲的捡起树枝,丢进...

  15 3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3 梦中人

2.梦中人

暴风雪夜里,埃尔温把被子盖好,房间里安静极了,只有暖炉中火焰跳舞的声音噼啪作响。而风雪敲打玻璃窗的声音,完全被厚重的窗帘挡在了外面。

他闭上眼睛,似乎很快入睡了,可实际上只是游离在半睡半醒的边缘。意识到自己衰老的那一刻开始,很难再如以前那样沉睡,这样的夜晚里,平日难以记起的往事总从心中涌起,像是干涸已久的沙漠里忽然涌现的清澈泉水,特罗斯特区的城门,首都老城区的钟楼,兵团驻地的医院,灰色的大教堂,还有花会,游行,狭窄的墙缝,104期调查兵团的士兵,墓地,冬青树篱……

原本埃尔温以为自己会永远年轻下去,战斗在人类的前线,直到回忆开始褪色,在时光中斑驳难寻,他才不得不正视镜子里银灰的头发与松弛...

  8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 2.陌生人

2.陌生人

    几小时前,在村子外丘陵区的一条小路上。

“亨利二世,你看到那边的灯光了么?”

老人拍了拍马的脖子,似乎能听懂他的话,亨利二世晃了下耳朵作为回应。

“今晚我们得在那儿过夜,天气糟极了。”他伸出手,几片雪落在了张开的牛皮手套上。

天空中的云朵眼看就要压垮眼前的小路,这是暴风雪来临的标志。远方有一片微弱的灯光穿透了冬季干燥北风扬起的尘埃,在枞树林的遮掩下摇摇曳曳,看起来并不真切。

——快一点,我们最好能在暴风雪正式开始前抵达那里的温暖港湾。

他夹了夹马肚,亨利二世就狂奔起来。

虽然对抗过无数巨人,但这次他心里还真的没什么底。自然的残酷往往不在墙外调查的考虑...

  9 1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2

夏米的故事(2)

五年后的一个冬夜,罗塞之墙的北部下起了罕见的暴风雪。

不知道其它地方的天空是不是也这样低沉,黄昏前的夏米尝试从天空中找到一丝霞光,但是绵延的尽是铅灰色的云朵,他只好垂头丧气的把所有的门窗牢牢关紧,以防凛冽的北风灌进来,让五岁的安德鲁生病。

这个孩子身体并不好,就像小时候的他一样。

夏米的家在村子边上,盖在唯一通往外界的道上,因此当夜幕降临,狂风袭来的时候,这小小的砖瓦房也显得特别孤单。夏米竭尽所能把炉子烧的旺一点,不让黑夜带来的寒意把他们吓到。

只是小安一直在哭闹,担心会有巨人和风雪一起出没。

“好啦,小安——”怀上了第二个孩子的玛格丽特揉了揉小安的脑袋,“巨人只吃不听话的孩...

  6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1

老苍鸮

1 夏米的故事

夏米·史密斯有着蓬松的棕发与绿色狭长的眼睛,好像是刀在大理石上划出的一道裂缝,尤其是他微笑起来的时候,小小的眼睛简直看不到了,这点并不让人讨厌,反而有些讨喜。他脸上唯一让人感到深刻的便是他那大大的鼻头——这显然与他爷爷那副伶俐的长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的爷爷是个退伍老兵,脾气有些怪,尽管这样,爷爷在活着的时候也对他顶好,没让一个熊孩子动过他的指头,还会给他做玩具做衣服。夏米一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也最幸运的人,直到爷爷去世为止,他们一起生活了十三年。

夏米的故事和战争结束后众多孤儿一样,有着被封为烈士的双亲,却领不到政府的恤金。但是与众不同的,他没有被送去福利院,而是被一个有...

  10

[进击的巨人][团兵]蔷薇坟冢 Tomb of the Rose (完结)[5.25]

蔷薇坟冢 Tomb of the Rose

请将爱情埋葬在种满白蔷薇的坟冢下;

当秋天来临时,一起收获枯枝败叶中的苦涩果实。

1

人类历史上具有独特悲壮意味的一天,站在城门口落下的巨石上,利威尔忽然发现在地上已经晕厥过去的年轻人身边落了一朵枯萎的蔷薇花,接着他就不得不承认埃尔温·斯密斯跟着那朵蔷薇与早已凋零的爱情一起走进了自己的脑海中。这让他有些恍惚,可并没妨碍解决眼前的巨人,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生存早已成了胜过感性的本能。

人只有通过遗忘才能活下去。利威尔虽然孤高,但并不否认在这方面与大众的同流合污。

无数个薄暮的金色余晖与黎明的冰冷晨曦轮回交替,他们的城市正飞速老去。许多年前,国王隆重的登基仪式在希...

  71 4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