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团兵团]香水(完结,贺文(?)

香水


#其实在官方玩春药梗的时候,就开始写了【。】拖了很久,后来心想当团长生贺算了,最后果然就变成兵长生贺………

所以这个压根就不是生贺,只是写呲了的文…

#感谢时差!依然是25号…


其实时间也不是太晚,焰火节日前米特拉斯的宵禁刚刚开始,夜巡的宪兵们或三三两两或成群结队的在街上游荡。他们提着汽灯穿过大街小巷,四处打量这座城市今日与昨日究竟有何不同,而前几日肯在这个时间经过条条小巷暗道的人们,只有那些形销骨立的毒瘾者与目光暧昧的性瘾者,他们四处贩卖着让人快乐又悲伤的荷尔蒙,逃避着壁内稀薄的日光。

借着夜色的遮掩,运送捧捧鲜花与礼花的马车由南而来,在石板路上悠闲穿...

  65 14

[团兵]英雄花.2

叽叽叽叽叽夹了点莫韩

基本就是怎么治愈怎么来,怎么不过脑怎么来【。】…已经是最大功率在造糖。【明明是被论文虐傻了……

2


昨天晚上,他和埃尔温·史密斯喝了酒。然后又做了关于镜中世界的梦,只是镜子里的世界更清晰了,他看到了天空中有几道交错的银河,星盘的顺序也与现实中正好相反。这又一次印证了他的假设:那个世界存在于某面镜子里。


在史密斯家里的时候,原本他想道完歉就离开,但那个他后悔称之为女士的家伙热情的拥抱了他,好像他们是久违的朋友。这家伙穿了一件脏兮兮的连帽衫,还有波了洞的牛仔裤和开胶的板鞋。利威尔并不认为这人是故意穿成这样,而是她本来就...

  11 8

[团兵]英雄花.1

……最近情绪比较多,就这样夹起了私货

因为换了个地方,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怎么刷精神粮食了,别说碰文档了,连看都没有看…OTZ总之…文字死的比较厉害………慎?!|||||

又是没大纲的我【。】一点都不可爱。


1


利威尔频繁梦到镜中的世界。

银河交叠,泥土飞溅,他在马背上疾驰,背后扬起的斗篷如同鹰翼划过草原,红色花朵在最后一个季节来临前愤怒绽放。他几次望向星空,最后一次是在瞭望北极星,寻找前进的方向,然后一路向北,头也不回。

他有些担心这个叫埃尔温·史密斯的男人听不懂自己的口音。

“为什么是向北?”虽然对方只是很随意的问他,其中并没有询问的...

  12 7

[团兵/全员]没有鲜花的葬礼 2

据说要在更新前卖萌耍泼地写几个字,否则会被拖出去喂巨人【够】所以喂我评论和赞【。

(开学典礼的设置参考了死亡诗社XD)

2

艾伦·耶格尔有一晚在低空飞行时见到了米卡莎·阿克曼如同火烛一般的残影。他们来自同一小镇,家在同一条道路的两侧,住过的婴儿房之间只隔了两扇明亮的玻璃与两棵年轻的菩提树。他习惯米卡莎的存在,以至于精神涣散了才意识到,即便位于这世上最不可触及的地方,米卡莎也依旧在他左右。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有少年人崇尚的惨烈和不顾一切,就已经融合得如同一块钢铁。于是他决定不再把那危险的故事写给校刊。米卡莎什么都没做,就从暗中阻止了少年的莽撞,但实际上,她做了她能做...

  17 11

[团兵/全员]没有鲜花的葬礼 1 (教会中学paro)

#举着魔幻现实主义牌子的巨中paro,我用屁股发誓我不写BE

#非常慢热。考证不足之处请多多包涵

#OOC警示XDD寂寞成球,顺手求评论【喂


没有鲜花的葬礼

文/Suralight


0


接到中学友人的讣告后,耶格尔夫妇立刻决定飞越半个地球赶来参加葬礼,一如当年那跨越了半个地球的蜜月之旅,随后他们就在蜜月之地(米卡莎的故乡国家)定居,这决定作的仓促而决然,与其说是与过去的决裂,不如称之为绝望的逃离。一下飞机,艾伦那突起了青筋手就开始了颤抖,仿佛死去的不只是一位自从毕业后便多年未谋面的校友,而是她。她搂着同她一样年轻不再但是内心更加...

  35 26

[团兵/莫韩]沸雨.30

前情提要:

三百年前昼夜停滞,世界分为黎明谷地,西部荒野,黑夜被限制在东部的高墙后。

随着时间推移,黑夜蔓延到谷地,在邪恶教廷控制的人类王国间造成了恐慌。

埃尔温依靠智谋与勇气篡夺了北地史东堡公爵的头衔,带领自由之翼骑士团为人类的尊严与自由而战


目前纳纳巴在晴风堡以南带领着一支由北方人组成的部队。艾伦米卡莎阿明靠伊尔泽的牺牲逃离了西甘西纳。

埃尔温,利威尔,韩吉,亚妮,贝尔托特,匹克西斯等人驻扎在厄特加尔。匹克西斯认同了埃尔温的理念(安利)。人们刚刚结束了酒宴。

赫利斯塔与尤弥尔将被羁押到BOSS面前。


前文请戳→ http://www.lofter.com...

  14 27

[团/兵]庆典之后,事情变得更糟了。(fin)

谢谢告诉我AO3的F和咩咩………

只能放个传送门!!


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74859


之前的都被哔了,抱歉给贵站工作人员带来的不便OTZZ我也不是有意的嘛。总之这样应该可以了吧QAQ

唔有需要自取吧。抱头滚了。

  46 7

[团兵/兵团]这大概是个误会吧(短篇,完结, OOC)

证明我没潜逃到星际,交两篇恶搞【。】唔。不要太认真。


这大概是个误会吧


调查兵团里人人都知道的事情:韩吉是疯子,米可鼻子比狗灵,别提埃尔温的发际线,利威尔是个清洁狂。

所以,埃尔温总觉得利威尔衣服的颜色比其他人的淡一些。

“你是不是洗得太频繁了,洗褪色了,有那么多时间么?”有一次埃尔温就这么直接地问了出来。那时他们关系比起相识时缓和了很多,走在路上能打几个招呼,不至于一见面就想仇人一般刀剑相向,可是也没好到像利威尔、法兰和伊莎贝拉那样无话不谈,尤其是这种比较私人的领域。

当时埃尔温刚刚连通两宵,赶完了一堆文件,身上的味道简直是不敢恭维。生性浪漫的米可此时不知道睡在哪位的床上,...

  113 46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28

第二十八章


晴风堡。

纳纳巴醒来的时候枕头总是湿的,她把这归咎于炎热潮湿的天气,而不是痛苦的悼念。好在作为地位不低的骑士,她有单独的营帐,不必与他人分享,自然也不会有人窥探到她心底柔软的秘密。

过去的生活如同风中残像,而这些日子她一直呆在这个不断缩水的军营里。原本应由仆从为她戴上裙撑系好束腰,可现却是侍从帮她穿上盔甲,然后自己系好喉甲的带子。艰苦的生活让她变得更加富有棱角,过去唯一有胆量赞美她的人如今已经不在,于是她对自己也更加严酷起来,把女人的温柔丢到了一边——剃的更短的头发,更加锋利的剑刃,骑马驰骋。不如此做,怎能有威严呢?

她整备好着装,拉开门帘,走出帐篷。不知是...

  11 24

[团兵]沸雨.27

被最近的漫画打得说不出话来OTZ团长请多活几本QAQ


第二十七章


穹顶上方没有阳光倾泻,只有瀑布一般的冷雨砸向紧闭的天窗,淹没了爬满立柱的青藤。老国王坐在他冰冷的王座上,看着水色黎明从他眼中逝去,在脚边的地板印下流动的阴影。这场雨莅临了他的大半个国土,而不久后,来自各地的急报会送到他面前。只是,国王的眼中已经没有智慧的光芒。

几道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王座前精致的棋盘,黑白色的大理石棋格反射着冷冽的光芒,女神雕像的三条长影在墙壁上狰狞。雷声随后响起之际,矮小的老人推开了厅前的门扉,迈着蹒跚的步伐走了进来。

那一瞬间,总主教轻而易举地察觉到了老国王的双眼在透...

  16 5

[进击的巨人][艾笠]沸雨.26

这章明明是笠艾【。

欢快的发着便当,因为卡了所以又短又烂。。对104总是燃不起来啊。


第二十六章


夏季暴雨袭来,昏暗的天色犹如夜晚,有那么一刹那,伊尔泽·兰纳难免去想黑夜已将这座城市征服,可随后又不愿相信如此悲哀的未来,尽管这样的暴雨天前所未有——天幕沉重如铁,不见一丝让人欣喜的光;磅礴的雨势如同拳头一样砸向西甘西纳的大街小巷,在城市的石板路与红蓝色的瓦顶间腾起了白色的水雾;榕树的枝叶在狂风中沙哑呻吟,彩色玻璃上的水流汇成一面瀑布。

她手不离剑,提着一盏风灯与诸多卫兵走进了圣堂。圣堂一侧的楼梯幽长而狭窄,顶端隐藏在黑暗中。走

  10 3

[进击的巨人][团兵/米纳/尤赫]沸雨.24

下章或者下下章应该就可以到团兵的*uckPoint了,拖了这么久终于要……了,作者比你们还兴奋。

不过这章还是没扯团兵啊

第二十四章


苍穹之顶,黑尾鹰鸮翱翔已久,纳纳巴和几位骑士走到橡树下的阴影里,飞鸟的影子恰巧掠过挂在西侧树枝上的囚笼。囚笼底部离地约有三米,俘虏倾颓的蜷缩在笼子里,已经两天没有进食。

她从潮湿的泥土上捡起了白色橡花,“清醒些了么,公爵大人?”奈尔公爵被俘后便发了疯,他们只得将这尊贵的犯人囚禁在这附近的土匪用来关押人质的地方。

“你在问我?”俘虏的声音比之前老了很多,听起来就像磨盘碾过石子。

“当然了。这里只有你和我。”她背靠着树干,风吹过她的金色头...

  19 10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23(附赠嘴炮排行榜【泥垢

 一段很爽的打戏和一段很不爽的莱纳vs尤弥尔嘴炮。

最近老写嘴炮。关于嘴炮嘛,受@zoologies 太太的启发…

嘴炮温是绝对逻辑+高智商+一肚子黑泥,让你自投罗网,心服口服,在诸嘴炮中属于绝对帝王的境界,魔攻满槽,物理攻击也满槽,如果射程不够可以装备讲话喇叭,指哪打哪,附带技能:虏获你的心,适用对象为年龄大于9的男性。

嘴炮利是刻薄、酸、还会爆粗,不按常理出牌,尽管自称很能侃,但是说不过了会和你动手,动手完了还有土豪温给撑腰【埃:打坏了我赔】,谁都拿他没辙,而且和嘴炮温组队出动的时候攻击力增加140%。【这是什么设定!!

嘴炮尤是除了团兵两大嘴炮外的又一攻城利器...

  20 12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22

又是没有团兵感情线的一章【。】基本都是团长和韩吉开嘴炮,写的好痛苦…

写了好几遍呜呜呜呜呜


第二十二章


埃尔温·史密斯没有卸下伪装,他们从马厩回来,拉着各自“借来的”马匹,“我还找到一辆带车厢的战车,”他来到营帐外对韩吉说。

“噢,看在女神的份上,”韩吉看到跟在后面的马车便忍不住感叹,“这辆破车是你能找的最好的了么?”

“你以为呢?前面已经开始打仗了,好马好车这时候都在战场上遭殃,”他自己的那匹马也不怎么样,一直在流口水。当他们到马厩时,剩下的马都又老又弱,皮毛凌乱没有光泽,可这不见得是坏事,他心里想,老马识途。他小声问韩吉:“我让你办的...

  18 7

[团兵/米纳]沸雨.21

全都是后半夜写的【。

先丢出来,明天有事儿外出也改不了。

这章其实没有团兵的TAT但还是不要脸的打了tag!


第二十一章

许多年后,那场在西甘西纳城前的突围战也没有一个响亮的名字,既因为蔷薇骑士团胜的太轻易,也因彼时人们的目光都放在了另一场北方的惨烈战役上。
    
    要塞位置险峻,西方是通向荒野的山脊,后方守着北地的脖颈。初夏芒草青绿,岚风带来沼泽...

  15 19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20

第二十章


    城门之上,视野可以越过彼端的城墙,抵达东方极远的地方——天蒙蒙亮,天空上方是橘色余烬,与西甘西纳的成片的橙瓦屋顶两相映照,中间是层紫粉色,下面是条葬礼上才会见到的黑带。而城里一处奢华的花园正熊熊燃烧,烟火通天,飘向城门。这一天刮着东风。 

    匹克西斯侯爵伸手捻了一下打着蜡的胡尖。城里的一些小姑娘给了他“美髯”的称号,他摸了摸头顶,唉,可惜他只有胡子啦。

    他伸出手,随...

  20 26

[团兵]844.12.31自由进行曲(浪漫轻喜剧,完结)

先祝大家新年快乐,年终奖到手,考试不挂科!

#原作向。

#预计茶会无料配布,需要黑箱的朋友请戳私信或者企鹅【前提是印出来了= =对不起我天窗侠的名声太不好了…】

P.S有一些恶搞音乐家们的段子,额,等看到你们就知道了!!


844.12.31

——自由进行曲

1


利威尔一直认为自己有识破谎言的异禀。


他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墙上的时钟指向两点。昨天这个时候,他们刚刚从玛利亚之墙外回来,坐上返回希娜“度假”的马车。

利威尔的单身公寓在兵团宿舍的北面,布局像干净的旅馆,只是阳光不好,有些阴冷,窗外陌生的高树掉光了叶子,在...

  40 19

[团兵/尤赫]沸雨.19

第十九章

在灯塔松下,艾伦与米卡莎已经睡熟。按照他们的作息,现在的确是该休息的时候,更何况他们还要长身体。

埃尔温看到他们熟睡中安详的脸庞,难免想起了过去的自己。

曾经的他也是孩子。而在原本应天真烂漫的时代里,他却处处如履薄冰,学会了隐藏自己,学会了欺骗他人,学会了圆滑,学会了“尊贵”。因为是次子,所以父亲可以毫不犹豫的放弃他,而他的母亲,那位来自安德森家族美丽高贵的女士还没有机会教给他什么是爱,就死于因疯病招致的流放。

在他一人旅行的年代里,他曾偷偷回到北方,四处打听母亲坟墓的位置。他跋山涉水,最终见到那座在山岭深处的修道院时,完全无法想象母亲最后的时光是在怎样的孤独与贫困中度过的。...

  15 4

[团兵/尤赫/米纳]沸雨.18

第十八章

对于这意外的相遇,最惊讶的人就是尤弥尔。

她棕色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危险的狡黠,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扫把星”。

利威尔就站在她前面,没有当时在西甘西纳的“臭水沟”边训斥她的神气,身上湿透了,一副疲态,忙于应对过于热情的艾伦。她用了几秒钟来估计自己能否胜过现在的利威尔,一雪前耻,而当她看到男人向她抛来的锐利目光时,顷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利威尔终于忍无可忍一脚把艾伦踢到了地上,她这时才注意到站在利威尔身后英俊魁梧的骑士。那人正在拧干衬衣,虽然落魄狼狈,可身上带着不由分说的威严与高贵,是天生的掌权者,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样子,惹得她本能的反感。荒野人热爱自由,憎恶权威,岂是这些谷地...

  15 10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17

orz好短好短。等写完修文的时候大概会和上一章合并XD

卡了好久的团兵湿吻……总之恭喜两个闷骚大叔修成正果?(并没有拉

总觉得这样下去茶会也要赶不上了


第十七章

沉重的锁甲脱至一半,卡在锁链上,利威尔想撞开金属链条,可是只在黑色濡湿的石块上留下一道道白色的撞痕。他咬牙盯着那河流——埃尔温,你这混蛋一定要撑住!

“利威尔!”

熟悉的声音在一片刀光剑影中响起。

利威尔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韩吉就在不远处,她手中的奇怪小型炮管连续亮起龙焰似的冰蓝色火光——嘭!嘭!嘭!要偷袭他背后的男人被轰掉了脑门,歪歪扭扭的倒在岩石上,脑浆惨兮兮的混着鲜血流了一地。

韩吉咻的吹了下枪口...

  20 22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16

第十六章

相对于学者的职务,韩吉尚且年轻。一副自制的护目镜套在蓬松的头发上,黑色的学士袍改成了长褂,衬着里绒的布下黑金竹甲与试剂小瓶、暗器碰在一起,叮叮当当。她的好奇心不随年龄的增长削减,正同十二岁的阿尔敏一样旺盛——原本埃尔温公爵令韩吉留在营地待命照顾阿尔敏,只是她对这条历史悠久的秘密通道颇感兴趣。埃尔温了解这个相识已久的学者,知道多说无益,便允许了她的请求。

道路阴森,火影幽幽,雾气凝重,悄无人声。

背后与头顶偶有微风拂过,潮湿阴冷的空气缓缓流动,风灯中的火苗茁壮,这是个好兆头,说明这条地道里空气新鲜,不至于让人窒息。

而地道的入口仿佛是上一世的回忆,韩吉有点记不清他们在这里走了多...

  18 6

[进巨的巨人][团兵]沸雨.15

第十五章

“你们平时就在这儿住?”女剑士撇了撇嘴,“这地方可真宽敞,眼光不错。”

她的面前是一个直径十米的矮坑,坑中央有棵茂盛而年轻的灯塔松,尚且没有像它的族类那样高如灯塔,可枝干已经如同巨人的手臂,这样的树对于在西部长大的尤弥尔来讲也足够骇人。西部荒野大多数地带长满了匍匐在沙地间的灌木丛,只有母亲河维恩河岸边分布着草原和偶尔几棵落单的矮松。

“等你下去就不会这么想了,”艾伦顺着斜坡滑了下去,“准确来说,我们住在那边的树洞里。”

艾伦的母亲去世后,当务之急是找一个能藏身的地方。艾伦知道这个地方的灯塔松,虬曲的根枝间有个隐蔽的洞穴。于是利威尔就准了艾伦带着他与米卡莎来到了那棵树下,利威尔...

  17 8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14

第十四章

六角形的营帐并不宽阔,在布满尖桩与壕沟的营地里毫不起眼,它有沉重的遮光帘幕,角落的横梁上分别挂了六盏黄铜风灯,地上铺了一层松木板以隔绝泥土的潮湿,又垫了一厚厚的特罗斯特地毯以保持温暖,火盆里的炭火从未熄灭,尽管如此,这里的氛围仍然让人觉得长夜已临,静默隐秘。

亚妮·雷恩哈特一个人坐在长椅的狼皮上休息,她是随军的祭祀,手边放了一本三神教的经典,穿着镶金丝的浅黄色长套衫与喇叭裙,紫晶发网别住了浅金色的头发。她双眼酸痛,鼻腔里泛着阵阵血腥,浮动在地毯上法阵的幽光正慢慢散去。

魔力的使用会带来身体上的负担,历史上著名的巫师皆形容枯槁,鲜少长命百岁。好奇是人...

  24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13

离见面近了一大步【。


第十三章


西甘西纳的鸦舍不像史东堡的鹰巢那样阴冷险峻,起码,在这里没有如尖刀一般凛凛冽冽的海风,或者拳头一样砸在地基深处的海浪,只是鸟屎的臭味在渐渐暖起来的春风中甚嚣尘上。斜斜的太阳照亮了这有五米高的房间,来自谷地各处的鸟儿停留在鸦箱里,屋顶的横梁上清一色的站着本地的黑足鸦,它们挤在一起叽叽喳喳你一句我一句,等待着人们把它接走,带往远方。

爬在桌上假寐的老学者最终因群鸦的叫声醒来,在年代久远而布满了虫洞的木桌上找了一阵子眼镜,视野稍微清晰了,但一团云翳依然固执的凝聚在他的眼球上。

他戴上了老花镜。

日落前灰蒙蒙的天色下,蔷薇枝形状...

  15 10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12

借鉴了一下魔龙的狂舞13 P230页的段子…OTZZZ太喜欢这里了!希望不会有问题


第十二章

菲海,铁锤号。

两天后,风停了,希海变得风平浪静,细小的皱纹在水面耸动,这只载着众多骑士与粮草的舰队在海面上悄无声息的行驶。目睹了它们的渔民以为这是一列幽灵舰队,他们从未见过如此迅捷轻盈的船只,像神出鬼没的海燕,可以在无风之时优雅疾行。

这几艘船均长约四十米,铁锤号的船首像是露出了半乳的希娜女神。韩吉提议要将女神手中高举的花冠换成一只充满力量的铁锤,工匠们赶在埃尔温之前拒绝了韩吉的请求,他们认为这简直是在侮辱他们的技艺。

埃尔温的舱室里摆着一张简陋的稻草床,还...

  19 6

[进击的巨人][团兵/尤赫]沸雨.11

改了一下末尾之前尤赫的抒情戏。OTZ百合的尺度就是这么清水了。。再深一点我就不好了。


第十一章

自从独角兽骑士团第一次攻城开始,埃尔伯塔就躲在地下室里不敢出来,尤弥尔与赫利斯塔呆的马厩棚顶原本也是个安全的地方,直到几天前这里发生了场不大不小的火灾,把马厩烧的一干二净。大堂的楼梯烧断了半截,一面墙倒了,只虚掩着门面。天花板熏黑了,那颜色让赫利斯塔想起圣城里主教们穿的黑袍,城里的人民见到这些黑色的神使便在路边跪下顶礼膜拜,可是这里的暴动的人似乎对大火留下的焦黑情有独钟。

这些变动带来的唯一好处是尤弥尔能吃几顿马肉了。赫利斯塔对此极为不习惯,可是从西方偷渡来的尤弥尔无所谓。她抱...

  19

[进击的巨人][团兵/米纳♀]沸雨.10

第十章

米可爵士是他为数不多可以信赖的人,一方面他们的交情长达二十多年,另一方面米可对于教会的看法已经被埃尔温说服。

五年前,西部前线的银蛇要塞。

埃尔温双手放在桌上,刚劲有力的手指交叉在一起,房间里沉寂如同东方的死地,只是刺眼的阳光涂着红漆的光滑的桌面与米可手中的羊皮纸间跳跃,好不耀眼。这间房子厚厚的墙壁与狭小的窗子让这里冬暖夏凉,但阳光正好能透过那些砖瓦之间刻意留出的巨大缝隙落在眼前的书桌上。

他身后的利威尔正站在窗前晒太阳,不耐烦的用脚尖点地,等待米可阅读埃尔温带来的文件。那几张羊皮纸上写着人类的未来,可惜利威尔一个字都看不懂,他从小在圣城漆黑的地下河道边长大,骄...

  21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 1-8(完结)

#有一些前后矛盾的地方,修改好会新发一个1-8整理的出来


终于写完这个故事了。

六月份脑补这个故事的轮廓时我就一脸泪。。写完之后更是不能自已的哭哭哭

他们最后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平凡人的幸福往往不如人意。

还是希望大家理解对我而言这真的是最大的HE啊TAT


有点OOC还希望不要介意哦


1 夏米的故事

夏米·史密斯有着蓬松的棕发与绿色狭长的眼睛,好像是刀在大理石上划出的一道裂缝,尤其是他微笑起来的时候,小小的眼睛简直看不到了,这点并不让人讨厌,反而有些讨喜。他脸上唯一让人感到深刻的便是他那大大的鼻头——这显然与他爷爷那副伶...

  70 13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6 纸片

6.纸片

埃尔温坐在挂着冰花的窗前,胳膊搭在暗漆橡木桌上,米白色的桌布让房间显得明亮温暖,对面还有一个空着的藤椅。桌上的汽灯坏了,于是他拿来半截挂满了泪珠的白色蜡烛,以备不时之需。

那个上午,他在房间里看了一会儿书。

这个冬天真是冷的够呛。但住在这里的年轻夫妇和他们的孩子似乎并没有感到这别样的阴寒,只有埃尔温觉得这是他经历过的最冷的冬天,身子的关节隐隐作痛,可是,当他阖上那本关于墙外世界的书,看见窗外宁静挺立的雪人调查兵时,就觉得这也是一个温暖的冬天了。

下午的时候,太阳不再那么明媚。他站起来活动腰板时不小心碰掉了老花镜,哎呀,这可真是不好办了。这么想着,他慢慢的弯下腰,伸手到桌下寻找镜片,却无意间摸...

  14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9

放弃修(治)改(疗)了【。

西甘西纳攻防战正式开始,利威尔收养艾伦&三笠。


忘说了,兵长断手的设定改成独眼了,改动的部分主要在第五章,悄咪咪的改了一直没贴过来OTZ差点忘记了!


第九章...


  25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