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团兵][星际paro]行星熔炉.2

大家好,好久不见,我刚刚干掉了雅思被雅思干掉了的输拉,正经的文写不出,只好写这篇不正经的找找感觉…谁说没剧情的,下章就可以打虫子了【闭嘴】

前文点开全文后请戳下方tag 星际paro

以及,字数一如既往的坑爹哦【?】

 

2

 

自由之翼号,舰上时间8:00

 

处理完了实验室的事情,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舰长就已经觉得精疲力尽。这次的维修费又会变成账本上的一堆赤字——那些家伙根本不懂他这个舰长兼舰船财务员的心情,他想,再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发际线会变成基斯上将那样,消失在后脑勺上。

回到舰桥,他站在驾驶窗前,揉了揉额角。他得想点办法,让手下这些怪人精英们收敛一些。

“你在看什么?”

操作台的转椅转动了九十度,今天早上在博士实验室里大开杀戒的驾驶员正大大咧咧的躺在椅子里,对于男性来说他的确长得小了点,脸小胳膊小腿小,不过这种矮小精悍的身材对于维京驾驶员来说正是优势。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在看什么,心中的烦恼够他受的了。

“我在看星星。”他决定这么回答,因为窗子外面可以被人类肉眼捕捉的,只有茫茫无际的虚空与在宇宙深处不断湮灭的冰冷星芒,说的太多又会被利维挑刺,“你怎么在这儿?利维上尉,前几天你刚刚和米可抱怨这个地方的电子臭味太重。”

“军械库的新一批机油太难闻,”驾驶员对他说,“接着。”

他接住飞来的啤酒,“嗯,温了。”

“还不是你太磨蹭,”座椅里的男人又扔给舰长一个空瓶的,然后用脚尖把放在椅子旁的另一个酒瓶踢倒,那个蓝色的空瓶顺着地板滚到了他的脚边,“我一个人喝了两瓶,”他如是说。

“这么做可不礼貌。”舰长拿着两个瓶子走到星图台旁,在金属桌子边缘把瓶盖启开,另一个空瓶被他丢到了角落了回收箱里,“敬你。”他对利维说。

“哼,敬我什么?”

“当然今早的那场暴风雨……等……等等!利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了!”他这么说着的时候已经失去了平衡,利维了冲过来,把他绊倒在星图台上,一只手压在他的胸口,另一只手抢过那瓶温了的啤酒,居然一滴都没洒出来。

驾驶员站在他的两腿之间,膝盖顶着他,又把酒瓶慢慢放回到台子上,抓上他拼死护住的波洛克领带,“那你是什么意思?”他问他,然后又解开了他的腰带,炽热的呼吸落在他的脖子上。那一刻舰长看到利维的眼中闪过锐利的光芒,心理评级——固执的欲望。这种情况下,全身而退的方式只有……

利维从他背后拿出了微型电击枪,“同样的错误,我不会犯第二次。”电击枪被远远扔到了一边,先碰到墙壁然后又弹到地板上,发出嘣嘣的声响。上一次,他用短时的高压电把驾驶员电到了地板上,这次显然行不通,而且对方的手已经毫不退让的抓到他裤子下面。

他当机立断,决定先和这个人讲道理,实在不行就对他进行心理干预。他很长时间没有入侵过利维的思维了,不知是否还得心应手,除非事情紧急,否则他不会轻易尝试,因为干预结束后的利维脾气会非常差。

“利维上尉,咳咳,我说的不是军械库的那场暴风雨,再说那根本就是希娜-01的靡靡小雨,我们可以等到舰上时间的十九点之后,再风起云涌。我刚才说的暴风雨指的是……”

“异虫?”驾驶员睁大眼睛,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

舰长如释重负:“对,就是异虫带来的暴风雨,我是说今早韩吉实验室里的那些……”可是身前这个男人的表情看起来不对,心里评级——惊讶,和罕见的恐惧,尽管只有那么片刻。

“利维,你怎么了?”他问。

驾驶员依然维持着刚才的姿态,“被你言中了,埃尔温。”

他摆脱了利威的控制,从星图前站起来,然后这位年轻的杰出舰长也看到了他身后的星图中成群的红点,“看在女神的份上……”他灌了半瓶温掉的啤酒,然后同利维相识片刻,两人异口同声:“异虫的暴风雨。”

这场异虫的暴风雨在的艾德蒙特陨石星群的核心中,酝酿已久……

 

  10 19
评论(19)
热度(10)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