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社会实践报告

不知道导员会不会打我?【其实导员压根不会看的【。

 

这是一个格外明媚又悲伤的冬天早上,我从被窝里爬起来,在地板上找到两只风格截然不同的袜子,分别套到左脚和右脚上,争取在走到客厅的路上不要让左脚和右脚打架。它们还是打了,我摔倒在卧室外佛堂的地板上,望着围满鲜花的佛龛里的菩萨像,大哭道:我不想实习!

可是人生就是这样,有些事儿你不想干也得干,时光无情,走到这一步了,下一步还得走,谁让后面有母亲在鞭策你,还抽的呼呼响,何其凄惨。

我穿上衣服,喝上老妈刚拿九阳豆浆机打的热乎乎稠乎乎的黄豆酱,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嚼着被泡胀了毫无味道的油条,看了一眼我那带着点国际时尚范的米ONE手机上简约风格的时钟,赫然一个7:45在上面。

“你哭啥,”我妈削着土豆问我。

“妈,你知道么,”我咽下油条,“我才睡了四个小时。”

“活该。”

华北,是一个伟大的地方。淄博,在这个伟大的地方独树一帜。在过去几十年沧桑岁月里,淄博人民喝着有毒的水喘着有毒的气顶着黄砂砾儿的风生老病死不离不弃这全球十大污染城市。

结果,那一天,老天爷眷顾我,出门是个大晴天,艳阳高照,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懒人天气,粉色的屏幕,PM2.5指数在100以下,让我在一月份找到了六月份的热情与温暖。我又想起来上次在帝都的实习,那七天里我饱受雨水暑热之苦,这回儿却在冬天最严寒的时候找到了开春的温暖。那几天有条微博在我的基友圈里传的挺广——武汉山里的桃花开了。

能比蹉跎岁月大学生还凄惨的,大概只有这认错季节的桃花了。

我骑着自行车来到某某证券某某营业部,按照之前老妈的指示,这家营业部的后台开在一家酒店里,不是奢华五星级商务酒店,而是一家名字带着点文艺味道,装修用油漆抹了抹墙的小商务酒店。我走进去,愕然看到墙上的黑屏红字LED上写着今日房价256元,别问我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因为这家有点寒酸的酒店名字叫欧泊,和欧派太像了。

我走进电梯,怀揣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小心脏,按下了操控台上楼层,三层。没错,这儿酒店的楼梯我一直没找着,三楼也得做电梯,够高级啊我心想。电梯门缓缓打开,按照漫画的节奏,我应该出现在二点五层,面前出现金光闪闪的几个大字,某某证券某某分舵。可是,我还是从三楼出来了,白底红字,某某证某某营业部,一点都不酷炫。我小心翼翼的穿过空无一人的走廊,噢,我忘说了,这时是八点多点。大概我的脚步声还是太大了,老板听到我的声音,从办公室里出来:“你谁啊?”

“我……我来实习的。”当时我有点窘迫。

“那你去一楼的柜台吧,”老板说,“这边的业务比较高级,你还做不了,你去一楼先熟悉熟悉整个流程,过几天再上来。”

然后我就领了圣旨似的屁颠屁颠从电梯跑到一楼隔壁的前台去了,开始了后来几天的站台生活。

柜台是各大券商、各大银行的门户,业务最基础,也最累得慌。柜台的前辈毕姐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柜台附近的地方好好擦一遍,不知道她是不是看出来我不是干活的料了,坚决不让我动手收拾卫生,“别动别动,你把我小仙人球砸了怎么办。”此外,毕姐还是个很可爱的人,为了接待众多老年顾客,她不得不操着一口浓重的博山话和上年纪的客户唠嗑,“大爷啊,”声音还得大,要不客户听不清,“你这个钱!要去银行领啊!我们这边不存钱的!钱在银行啊!我们是证券公司!”

此外,毕姐旁边还有一部电话,我算了算,一个工作日要响个十来次,每次毕姐都要用甜美的声音,“喂,某某证券。哦,您明天可得来营业部一趟呐……”

作为一个初级见习生,毕姐对于教导我执行业务并不上心,对啊,谁会对你上心,你开学就回去了。可是我火眼金睛还是看出了几种业务的门道。总之,柜台最基础的业务就是开户,只是我们都知道中国股市比三岁的男孩子还熊,那几天没几个人来开户,来办销户的倒是有一个大姐,一身贵气,穿着高档高跟鞋哒哒哒的走过来,“哎哟,我要销户,明天就和老公移民啦。”谁管你移不移民,把身份证拿来我去复印啊!

说起复印,这是最近几天里我干的最有意义也是最有成就感的事情。那台复印机是个老爷机,该大修了,每次复印身份证和齐鲁证券的小卡片时都会发出一阵“我不行了”的呻吟,震动着身体把那张印的歪七八扭的纸吐出来,我再毕恭毕敬的交给毕姐,小声曰:“姐,印好了,您过目。”

其他比较常见的业务,就是哪个客户想换张银行卡炒股啦,听说最近创业板能赚大钱开一下创业板账户啦,或者是融资融券功能很时髦帮我开一下权限啦……作为一个在毕姐身后没啥事儿干的小苦力,听听客户的故事其实挺有意思。那几天有一个挺奇葩的大叔,他长着一副闰土的样子,连着来了两天,第一天是来开创业板,他先去隔壁三楼的后台办完手续再跟着下来拿了个单子,T+1日还要来。第二天,他来了就和我唠嗑了,“哎哟,小姑娘,你知道么,我那支什么什么股票,要是前天卖了就赚老了。现在钱都往创业板里的钻了……我手上还有咱们大淄博那个兰雁集团的股票呢,不知道还能不能卖几个钱啊,这玩意儿就和彩票时的,买不好,过几天就全没咯。”是啊,全没了,那你还敢进创业板,好歹沪深两市还有个ST*呢,还有啊,大爷,其实我也是兰雁股东,套牢好几年了。

其实在这实习的不只是我一个人,还有一个特别女神范的学姐。学姐姓刘,淄博本地人也,学在武汉,去年硕士毕业待业在家。我这人就多嘴,忍不住问:“学姐你啥专业的啊?”

“我本科和你一样,数学啊,硕士是经济的。”

一听,我的心就哇凉哇凉的了,和刚磕了一瓶雪花啤酒似的。这学姐也是211/985的小牛校出身,学历和我理想的状况差不多,结果就回了淄博喘着毒气窝在没有二点五层的小营业部,任由拯救世界的梦想化作青烟。

我以为这学历起码去个二线城市能留下的吧?学姐把她找工作的曲折经历娓娓道来,武汉的银行嫌弃她不是本地人,青岛济南的银行嫌弃她学校在武汉,然后,没有然后了,就来这了。闻者皆悲伤。

我擦着眼泪,学姐摸了摸我的头:“要是八年前,985的经济硕士金融硕士,基金公司随便进,现在就只能来这儿了,小妹妹啊,要恨,就恨你生晚了吧。”

 

 

  4 4
评论(4)
热度(4)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