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团兵][星际paro]行星熔炉.1

勤劳的二更。这章前面还有个0,妹子们注意扒一下啊!

【变成搞笑文了】【本来就是日常系列】

 

1

 

自由之翼号,舰上时间6:10

 

他们最后找到了异虫,在星体生物实验室里,准确说,是在韩吉博士被黑鹰号轰成渣的餐包里。

自动修理机器人四处洒水灭火。

“它死了么……”博士眼里噙着泪水。少尉莫布里特点了点头。

埃尔温舰长希望在他们阵亡的那天,博士也能流出这来自肺腑的泪水——看在他和莫布里特少尉替她擦了这么多年屁股的份上。

“小波是个很乖的家伙,我三年前从海文星球找到了它,那是它还呆在虫卵里。”博士摘下眼睛擦去眼泪。

莫布里特拍着博士的肩膀,“博士,如果我们没看错,小波……是我们从来没见过的异虫品种。”

“噢,当然了,”她重新戴上眼睛,脸上已经没有了悲伤,看来她内心最原始的解说欲被莫布里特唤醒了,“小波最早住在那里,”她指了指在实验室细胞标本保存柜旁边的一排柱形培养槽,“空的那个。人类从来没有诱导异虫的幼虫进行过自然变态发育。我刚刚成功了,虽然现在有点后悔……我是说小波还是个幼虫的时候,它经常带着生物信号抑制器出来透风……”

气体泄露的声音,黑鹰号顶盖打开,驾驶员从机器人里冒出头,“你他妈把这个当宠物养?你知道你在拿多少人的性命开玩笑?”

“利维你冷静一点!”舰长拦在激动的驾驶员前。

“省省吧利维!只有了解你的敌人你才能打败它!这都是为了科学!”韩吉走到她的档案柜,拿出一本厚厚的册子,上面写着……“舰长,念给我们的驾驶员听听!”此举纯粹是考虑到王牌驾驶员除了战机操作台上的几个字之外什么都不认。

“海文星幼虫34号放养记录,”舰长念道,他接过韩吉手里的培养记录,“唔,真的挺厚的,韩吉,我估计有三百多页,全是你手写的么?”

“还有画的。”她翻到其中一页。

驾驶员利维说:“从图中来看,34号幼虫正在吃你的餐包。”

“更准确一点,”博士说,“人类的食品对异虫无害,异虫可以依靠菌毯与王虫分泌的高能黏液外的东西进行能量补充。”

“画的还不错。”

“谢谢舰长的评价,这是莫布里特的功劳,他以前在Rose星系的哈维斯星球做过壁画师的学徒。”

“哈哈哈哈哈,真的么,少尉?”驾驶员大笑,“你原本能有一份好工作,还和艺术沾边,怎么想到来自由之翼号这个鬼地方跟着博士遭罪的?”

“得了吧,利维上尉,我们都知道你是托了关系才蹭进自由之翼号这艘老爷船的。”博士不甘示弱出面维护她的科研助手兼科学船驾驶员莫布里特少尉。

少尉红着脸说:“因为……因为哈维斯星球被卖给了帝国的一个文物商人,我们都失业了!”

“噢,失业?看来你师父的水平也不怎么样,赝品画作赚的总比真品多——瞧瞧,文物商人都到你们头上了!我保准会大赚一笔。”

“不要再彰显你那可怜的自尊心了利维上尉,我了解你的犯罪记录,五起火车劫持,三十起入室抢劫和偷盗……”

“你呢,到现在都没拿到正规的博士文凭就自称……”

“行了,行了!”舰长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唇枪舌剑,大吼道:“Enough! Both of you!”

他俩同时安静下来,看着舰长。

深呼吸,舰长让自己尽量显得心平气和一些:“韩吉博士,我要求你发誓一旦你的虫子表现出危险的潜质就把它们回收。”

“当然了,这次只是个意外,它自己变异了,变成了工蜂。这是第一只在人类的环境中变异的幼虫,你们根本明白它身上的……科学价值!”

利维插嘴:“我看你是不知道人类生命的价值。”

韩吉反驳:“我当然明白了,我小小的研究可以拯救更多的人!”

“行了,利维,你也适可而止了。”舰长又一次介入,“今天打碎的东西从韩吉博士的工资里扣除,没有异议吧?”

“当然,”她收拾好34号的培养记录,“只要不削减科研经费。”

“哼——”他拍了拍黑鹰号的胳膊,“瞧瞧,刚刚擦好了,现在又脏了!”他踩着机械手,回到机甲模式的维京战机里,黑鹰号从地上站起来,撞坏了一盏顶灯。

“你去哪,上尉?”

“当然是回到军械库,我这种人还能去哪?”隔着机舱,驾驶员冷峻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出来,蒙上了一层机械感,黑鹰挥了挥手,噢,上帝,他又打碎了一个培养皿。在博士的尖叫中,维京战机扬长而去。

舰长忽然觉得他有点胃疼,开始顶着生理与心理的双重疲倦估计这次的损失有多少。他回头看了看,反正这个门是不能要了。

 

  12 13
评论(13)
热度(12)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