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20

第二十章

     

    城门之上,视野可以越过彼端的城墙,抵达东方极远的地方——天蒙蒙亮,天空上方是橘色余烬,与西甘西纳的成片的橙瓦屋顶两相映照,中间是层紫粉色,下面是条葬礼上才会见到的黑带。而城里一处奢华的花园正熊熊燃烧,烟火通天,飘向城门。这一天刮着东风。 

    匹克西斯侯爵伸手捻了一下打着蜡的胡尖。城里的一些小姑娘给了他“美髯”的称号,他摸了摸头顶,唉,可惜他只有胡子啦。

    他伸出手,随从很快就把酒壶交到他掌中,还不忘补一句:“大人,这时候少喝为妙,您还记得……”

    “唔,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把老骨头能撑到什么时候,可要是死的时候神智清醒就不妙了。”

    “大人,您这时候讲什么死不死的啊!”随从埋怨。

    “要是刚才我不打断你,你是不是又要给我讲几十年前那个打猎时因为喝多了酒结果被野猪杀死的国王?”他喝了口酒,“我可消受不了国王的哀荣啊!尽管如此,还是致巴鲁多侯爵一杯酒,就原谅我不能参加他在自家府邸举行的葬礼吧。”匹克西斯把剩下的酒倒到城碟外,不带怜悯的瞥了一眼内城区熊熊燃烧的宅子,一挥披风,转过身,走向城墙西侧。

    西侧的城碟伤痕累累。城里倘若没有暴动,纵使坐吃山空,维持个半把年也不成问题。只要在此之前逼得独角兽骑士团退兵便是。可是敌人的指挥官也很有一套,他们每日攻城数次,时间不定,但大多集中在公共作息的休眠时段,选用巨石与炮弹攻击城墙——就是为了制造撼动的声响,让城里人心惶惶。接连的暴动里不无这些石块的功劳。

    敌人的驻跸处在弓箭的最远射程外,东侧冲向城门的方向竖着盾牌、尖桩,哨塔遍布。军粮物资储藏在西侧的一处天然洼地中,只要辎重一毁,敌军便不攻自破,而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火星,无人在意之时落入洼地……他晃了晃酒壶,才想起刚才已把美酒倒掉,可惜,可惜。

    “大人,有人一个自由之翼麾下的骑士前来参见。”他的随从将他从思考中拉回。

    “噢,自由之翼啊,这么快就来了,还不快让他过来见我,再给我拿点酒,”他又捻了一下胡子,解释道:“你别这么看我,酒是要用来招待客人的。”

    随从很快带着一个黑发稍有凌乱的少年走了上来。

    站在他面前的少年比上次离开时成熟了不少,面颊上的雀斑也淡了些。少年笑了笑,“匹克西斯大人,您气色又年轻了。”

    “马可啊。你已经把自己归入自由之翼麾下了么?让我这当初提拔你的人好是心寒啊。”他几年前把马可送到特罗斯特,伪装为商人之子,再由那里的朋友帮忙将这个看似平凡的少年引荐给埃尔温·史密斯,不仅瞒住了圣城,也瞒住了埃尔温爵士——现在是埃尔温公爵了——马可不仅帮埃尔温打探消息,也一直在给他传话,甚至还给独角兽送过数次假消息。这是个内心温柔又聪慧的孩子,丝毫不见锋芒,最适合这种工作。

    “哎呀,这不还是您的命令。侯爵大人,巴鲁多侯爵是利威尔杀死的。”

    他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原来不是对外宣称的卧室失火啊,光想那家伙光着身子逃窜的样子我就快乐了一阵子呢。”

    “利威尔在这之后被主教身边的人掳走了,没想到他们也是经由地下暗道出城的,我们就在地下发生了遭遇战。”

    随从忍不住问:“既然地下河通向他们阵营后方,为何不派兵前去?”

    马可答道:“埃尔温公爵已经带人去了,”他拿出一封信,“韩吉大人让我把这个带给您。” 

    匹克西斯接过信笺,拆开信口,看了一眼字迹便说:“这可不是韩吉字,是埃尔温的。” 

    侯爵还读完信就喜上眉梢,忍不住赞叹,“公爵胆识与智慧真让老夫敬佩,”然而读到最后,他又拧了一下眉,抬起眼睛对马可说,“埃尔温在信里最后不忘提道,他把你还回来啦。原来他早就知道了呀,可真是给足了面子。还有,那边的杜尔,快去下令,让剩下的那三千个可怜骑兵准备出发,这次我们要一雪前耻!” 

 

    ****    

    

    传令兵为她送来捷报,两位大人从地下河口回来了,可亚妮却有不安的预感。

    “让他们进来吧。”她对传令者说道。接着,贝尔托特就尴尬的出现在了帐篷里,紧随其后的是一身材修长健美的男子,虽然他穿着莱纳的衣服,头盔上十字缝隙后的蓝色眼睛却是陌生的。

    她善于观察他人的双眼,洞悉内心。有些人的眼里写着胆怯,有人眼里写着无谋之勇,有的人眼里是贪婪,有的人眼里是自以为是的勤俭与高尚……然而,这双眼睛漂亮的让人害怕,蓝色的虹膜仿佛被女神加护,她什么都读不到。相比之下,莱纳与贝尔托特好懂极了,他们的眼中有忠诚,也有疑惑,却绝无如此的城府。

    这些人之前大摇大摆的穿越驻跸处,好像回到自己家里,准确找到她的所处之地,正因行动如此自然,才没有引起巡逻士兵的怀疑。守门的卫兵仅是见到他们的行头与贝尔托特熟悉的面孔就让他们进来,也没多加阻拦。

    或许方才他们鱼贯而入时,她就应呼救,兴许凭着人数可与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可她没这么做,因为她是雷恩哈特家族的亚妮,她是家族纹章上的银色磷火,她是祭祀,也是巫师,她应当睿智而无所畏惧。磷火虽弱,却不曾熄灭。

    她坐在软皮上,抓住腰间的匕首,随即又松开冰冷的手指——她不是他们的对手。更何况,人质在他们手上。她一眼就看穿了这些人的把戏,真正的俘虏并不是在后面被黑布蒙眼的那个矮子,而是贝尔托特,他的站姿像个僵硬的木桩,背后应该正抵着一把刀。他们应该还俘虏了莱纳,保证贝尔托特表现良好……或者,莱纳已经牺牲了…… 

    “请坐,远道而来的朋友。” 亚妮维持着一如既往的淡漠与冷静,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是装出来的。胸口传来宝石的温度,这是唯一的安慰。力量之源此时虽薄弱,但还没背叛她。 

    “亚妮……”贝尔托特有话要说,表情便僵住,一副要哭的样子。 

    “嘘,你听着就好,年轻人,”戏谑的声音来自他身后披着斗篷的骑士学者,她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微型火炮,“不要说话,即便语言像转瞬即逝的烟火,没什么人能为它的存在作证。”

    “‘希娜在创世之初就听到了姐妹玛利亚亡前的低语,灼目罗塞的战歌,最后的龙吼与精灵的落泪’,永恒的女神可以为转瞬即逝的言语作证,”亚妮说,“难道,你不敬神么?”

    韩吉耸了耸肩,未作回答。 

    穿着莱纳装备的男人把头盔摘下,柔软的头发在帐篷里昏暗的火光间泛着金属光泽,一副英俊而威严的面孔展露在眼前。

    亚妮眯起眼睛思索,她曾经是否见过此人。可回忆让她失望了,这是一个陌生人。

    男人找了一张椅子椅子坐下。

    她决定单刀直入,“巴鲁多要什么奖赏。什么时候你们站到了利威尔那边,他给了你什么好处?”

    利威尔挣脱了有断口的铁链,摘下蒙眼的黑布,讥笑道:“哼,奖赏?我想他需要一口肥大的棺材收容他的肥肉,还有大片神殿后的墓地,这可是女神对他毕生荣誉的首肯,而且他值得。”

    “他死了?”亚妮问。

    “愿他能享有死后的安宁。雷恩哈特的亚妮,虽然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但是此前我们曾有渊源。请容许我介绍一下,”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终于说话。比起利威尔的飞扬跋扈,这人的声音低沉又有修养,却透着另一种冷冽,“我是……”

    在男人说出那个该被诅咒的名字时,亚妮想到了答案。她道,“您是埃尔温·史密斯。” 

    说起渊源,她就想起了。她刚来到这个世上,当时那位史密斯公爵,也就是埃尔温的父亲,就曾上门提亲。对家道中落徒有血统的雷恩哈特家族而言,这是门好婚事,也是场好交易。后来她才听奶妈说,不知那时的埃尔温是多少闺中少女的梦中情人,他刚过二十,虽为次子,但英俊潇洒,温文尔雅,有诗人的才华,又有学者的博识,远非他大哥亨特能比;在比武场上战绩斐然,在西部荒野前线完成抵御蛮族的首战后,被“黎明之锤”的基斯爵士亲手册封为骑士,同时受封的还有米可·萨卡利亚斯与奈尔·德克,这三人如今各有建树。可他早已心有所属,不体面的拒绝了婚约,还被赶出家门。此后几年,杳无音讯,不少人以为他死了,直到后来他有了一支媲美独角兽骑士团的军队,仿若一夜之间建起的。有人说他受希娜垂爱,有人说他与黑夜的魔鬼定下邪恶契约,才获得了这样一支军队。 

    “看来此前您应听过我的名字。”

    “当然了,埃尔温大人。您的名字与那背后的故事我们所有人都知道,毁誉参半。”而且,我不仅知道你名字的故事,我还知道另一个人的,她的目光从利威尔身上飘过,并未把心里话说出来。

    刻意隐去的秘密,往往造就超乎想象的伤害。这是她的底牌。

    “当初我无意小视你们家族的荣誉。”

    “您无需向我道歉,而应向我父亲,也是您的养父道歉。此事我从未放在心上,那时我才刚学会说话。”她胸口的石头渐渐在衣后流起光彩。 

    “没错,你还是个孩子时就被许了婚约,如今你也没有长大。”谷地的贵族少女通常在初潮来到前就被父母订了婚,这些婚姻皆出于政治目的,“我所认识的雷恩哈特侯爵虽然不能再戴盔披甲,但身体健康,和蔼可亲,养兄弟们一致认为侯爵能多享二十年希娜的恩宠,再承蒙玛利亚的召唤。你的父亲年老才有了你,在奥雷若夫人刚怀了你的时候就欣喜的举行了宴会大请宾客,倘若他如我们所料那般活至今日,定会十分疼爱你。然而,我与侯爵相处的时日比你更久,养父不曾干涉我与另两位兄弟的自由,只要不违反女神宝典中的律法,不擅自离开圣城就可以任由我们活动。在这种事情上他不会不顾你的意见,更何况那时的你还那么小。他无法拒绝我父亲的不情之请,作为报恩,只好由我来拒绝了。” 

    “这可不一定,大人。没几年我父亲就郁郁而终。贝尔托特——”她喊住那腼腆少年的名字,“告诉埃尔温大人,那些年我们是怎么走过来的。” 

    贝尔托特有些犹豫。

    韩吉快乐的说:“噢,看在女神的份上,你当然可以回答,贝尔托特,我不会阻拦你,其实我对这些也挺感兴趣的。”她也找了一个位子坐下,俨然摆出一副看戏的架势,枪口维持朝向贝尔托特的方向,“年轻人,你也挑个喜欢的位子坐下,只要别让我觉得你危险就好。你现在看起来太高了。” 

    “够了,”利威尔终于忍无可忍,打断了他们,“你们是来聊家长里短的么?我可没这个耐性,埃尔温,如果你心中有愧,就由我来动手。”说着,手伸向了剑柄。 

    “不必如此着急,利威尔,我们还有些时间,”埃尔温说,“贝尔托特,不妨讲讲听。”

    贝尔托特点了点头。

    亚妮发现,不知不觉中,贝尔托特已经被埃尔温牵住了鼻子。埃尔温真是个可怕的人,亚妮心想,他散发出耀眼的光与热,吸引着身边的人,人们甘愿追随他,哪怕会为此站在世界的影子里——这世上不正是先有了光,才有了影的么?光明是最初的恶行。 

    这个故事,她是再熟悉不过。

    雷恩哈特侯爵死后,由她的母亲奥雷若夫人主持家事。然而奥雷若夫人比老侯爵年轻四十岁,是位美丽而不知世事的贵族女子,追求者向来众多,自初潮来临,先后有九位骑士为她明誓,愿称赞她的美貌,维护她的品德直至生命尽头。其中前八位骑士在不同比武中输给了后继者,丢了性命也丢了奥雷若的芳心。第九位骑士最骁勇,最魁梧,最有男人味。可他压根不是骑士,只是西部荒野某只游牧部落的王子,他的姓氏、盔甲、武器、战马与驯马都是夺来的战利品。自然,这位蛮族人无需遵守谷地骑士的誓言,勾引了奥雷若夫人,与其私通后又弃她而去。奥雷若夫人身败名裂,被雷恩哈特家族的分家莱瑞哈特家的伯爵大人关押,送至修道院,了却孤苦余生。而当时只有六岁的亚妮已经继承了母亲的美貌。莱瑞哈特伯爵是莱恩哈特侯爵的侄子,在继承权的第三顺位上。除掉了第一顺位的奥雷若夫人,他自然愿将亚妮卖掉以换取一笔不小的钱财,再以亚妮小姐失踪为由继承雷恩哈特这个古老高贵的姓氏。

    贝尔托特与莱纳没有高贵的出身,是雷恩哈特侯爵家雇佣骑士的儿子,自小与亚妮一同长大。他们的父辈,胡佛爵士与布朗爵士,付出性命才在某夜送儿子与侯爵之女离开了家堡。从此,他们便在圣城流浪,接受施舍,直到为慈祥的主教收养。

    贝尔托特不再说话。帐里安静了一阵子,唯有即将熄灭的火焰在黑铁火盆里呻吟,埃尔温的平静无懈可击,亚妮不能透过那双漂亮的眼睛看出他的想法——她多么想从那副面孔中找出哪怕一丝的懊悔,是当时他犯下的错误,造就了今日的敌人。 

  我有充分的理由恨他,他是罪魁祸首,如今又挡在了主教大人的前面,亚妮想着,胸口的魔法石开始灼灼发烫。然而,大主教依然希望得到埃尔温的力量,无论我如何将自己锻造的完美,都不能比过这个人。 

    终于,埃尔温发出一声轻叹,起了身。 

    她还来不及感受喜悦,就看到利威尔握紧了剑。“时间差不多了,利威尔,”埃尔温走到了她的桌旁,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卷轴,在里面包了一把匕首,又到她的桌前拿到火漆纹章……他在卷轴上加盖了亚妮的纹章,把卷轴交给了利威尔。 

    她意识到,她的故事对于埃尔温而言,只是一个用于消遣的故事。埃尔温不会为此感到愧疚,也从来没把她当成敌手。她太年轻。

    传令兵闯了进来,“大人——”

    利威尔用刀让令兵收声,血溅到了特罗斯特织毯上。 

    埃尔温说:“军队指挥官在中央的黄色帐篷,去吧,带给我们不沾血的胜利。”

    “了解,埃尔温。”利威尔应道,披上死去令兵的斗篷,正要钻出营帐。

    这时,亚妮冲他尖叫:“站住!” 

    利威尔的动作没有停顿,直到她又高声宣布:“利威尔,我知道你真正的姓氏——你是安德森公爵的儿子,身体里流着安德森家正统的血,你才是史东堡的所有者!”

    所有人又一次静下,骑手的身姿终于僵住,用唯一的灰蓝色的眼睛望向她。而她在满意的微笑,胸口的魔法石几近燃烧……  

    大风吹来,嘈杂的声音从垂下的帐幕间传来。梁上风灯忽的坠下,火焰洒了一地,点着了营帐。

    韩吉从座位上弹了起来,“着火了!” 

    埃尔温看到火苗:“快去,利威尔,没时间了。”利威尔没有反应。他厉声道:“这是命令!”

    利威尔点了点头,沉默的钻出营帐,发现外面刮的是东风。

    

    全副武装的匹克西斯看到原野中飘起一道火苗,他向随从点了点头,随后,七门战号在西甘西纳城墙顶一齐吹响。

 

 

 

 

 

 

 

 

找了好久文感【。】总觉得好多设定都忘了啊。我一定会写完的…老娘要使起劲来争取活跃博客啊啊啊

  19 26
评论(26)
热度(19)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