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团兵/尤赫]沸雨.19

第十九章

在灯塔松下,艾伦与米卡莎已经睡熟。按照他们的作息,现在的确是该休息的时候,更何况他们还要长身体。

埃尔温看到他们熟睡中安详的脸庞,难免想起了过去的自己。

曾经的他也是孩子。而在原本应天真烂漫的时代里,他却处处如履薄冰,学会了隐藏自己,学会了欺骗他人,学会了圆滑,学会了“尊贵”。因为是次子,所以父亲可以毫不犹豫的放弃他,而他的母亲,那位来自安德森家族美丽高贵的女士还没有机会教给他什么是爱,就死于因疯病招致的流放。

在他一人旅行的年代里,他曾偷偷回到北方,四处打听母亲坟墓的位置。他跋山涉水,最终见到那座在山岭深处的修道院时,完全无法想象母亲最后的时光是在怎样的孤独与贫困中度过的。就是在这众人不知道的地方,无数贵族女子度过了生命中悠长的黄昏。与她们命运中灿烂的黎明相比,如此的晚景是何其悲凉?

他要自己体会关于爱的一切。如果说爱情是一种本能,他大概是比较迟钝的那一类。生为孤儿的利威尔也显然不比他高明,他们两人一路磕磕撞撞的走来,没有谁比谁更明白,也没有谁比谁更热爱。

然而,埃尔温比利威尔想象中的更加了解利威尔。他知道“利威尔”这个名字从何而来,也知道利威尔因何而生。最初,他觉得他们的重逢是个巧合,是个上天开的玩笑,后来,他却愈发觉得这是命中注定的一场盛典。

利威尔靠在一块石头上,呼吸平稳而深,伤痕让干净的面庞变得更有男人味,而逝去的光阴没有在上面留下太多的痕迹,

微风吹动裙裾的声音越过初夏的草地,他抬起头看到希斯特利亚映着光辉走来。她还是个女孩,不比利威尔带来的米卡莎大多少,也不比尤弥尔年轻太多。性情耿直火爆的尤弥尔被暂时被关押了起来,希斯特利亚·雷伊斯自然不会离开。他能看出,这两个女孩对于彼此而言都是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人。

她金色的头发如同晨曦,目光像湖水,低声询问能否在他对面坐下,埃尔温点了点头,“请便,雷伊斯小姐。”

希斯特利亚·雷伊斯的举手投足之间有古老的典雅,她一下子又找回了半年前在圣城里担任神官的姿态。

埃尔温说:“希望我们的粗鲁无礼没有冒犯你。”

“如果一定要我说,您已经冒犯太多。”希斯特利亚答道。

他苦笑着从篝火上拿下米粥,“可这又能怪谁呢?雷伊斯家族的末裔,你隐名埋姓逃离了圣城,胆小的像北方秋后的雀鸟。城墙后夕阳摇摇欲坠,没有人知道最后的阳光要沉入何方。而我们的土地就在脚下,它不会跟着太阳一起逃走。”

“其实我不太明白,你们为何要称我为……”

“钥匙。”埃尔温说。

希斯特利亚质问:“你们怎么会那么肯定,找到了钥匙就一定能开启在眼前的门扉?而隐藏在门扉后的,又一定是你们想要的结果?”

“没有合适的钥匙,黑夜之谜是一定解不开的。”他喝了一点热粥,“你是不是想嘲笑我,怎么敢凭借一代人的力量,去完成过去那么多代人都做不了的事情?”

希斯特利亚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如果不从现在开始做,那么就一定不会有成功的时候。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很多人却故意对其视而不见。恐惧的本源是未知,人类骨子里藏着天真的软弱与懒惰。他们安于现状,放弃了对自由的向往,对尊严的执着,转而利用如今的制度,苟且度日。时光让一切腐朽,国家与魔咒也不例外,如果你想打破它,或许只需精巧一击。”

女孩默不作声。

埃尔温继续说了下去:“希斯特利亚,我们的事业需要你的援助,你虽是如今唯一继承了女神血脉的人,却不是唯一憎恨教廷的人……”

有人踢了他一脚:“你的说教声能再大一点?”利威尔嘘声道。他醒了,眼睛中布满血丝,另外一边的两个孩子依然睡的安慰。

“你醒了?”埃尔温把米粥递给利威尔,“吃点东西。”

利威尔却推开了他,“省省吧,我不喝你剩的。”他从地上坐了起来,“你过来干嘛?”他冲希斯特利亚问。

“我?”希斯特利亚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你是来请埃尔温当爸爸的么?做还是不做,就这么简单,小女孩,世界没你想象的那么复杂。”利威尔又拿了一个碗,从篝火上的小铁桶里舀了一碗粥,太烫了,味道也不怎么好,他拿到嘴边吹了一会儿才就着咸肉喝下。

“你可以再考虑一会儿,希斯特利亚。”埃尔温从袍中拿出一本书,交给了她。

希斯特利亚接过埃尔温的书,它很轻,封皮是羔羊皮,烫金文字典雅而神秘,“精灵语……”她叹道。

“我只知道这是一本精灵留下的预言书,其中记载了关于这世界的一切,只有你能阅读它。等我们回来时,希望你能告诉我这本书的内容。”

“什么叫‘等我们回来’?你们要去……”希斯特利亚问道。她还有很多问题。

“我可没有大把大把的时间用来思考如何做出‘正确’的选择,”利威尔说着已经穿上了披风,把匕首塞到鞋后的暗格,“我能做的只有不后悔。”

“正如你所见,希斯特利亚,时间并不充裕。”埃尔温低头致意,“希望等我们回来时,你已经准备好了答案。”而且是我想要的那个。

他和利威尔一起走进灯塔松下的树洞。下面的世界太容易勾起他们对逝去青春的回忆。他扶着松根谨慎的走下陡坡,两人没有说话,直到他忍不住叫住了利威尔。

男人停下了,转过身仰起头看他,目光桀骜,“什么事?”

埃尔温指了指自己的右眼。

利威尔愣了一下,“骑马摔得,你才发现?”

“一直没有机会问你,为此我十分抱歉。”

利威尔走到他身前,炽热的呼吸落在他的脖子上,“得了吧,收起你的虚情假意。我讨厌你这假惺惺的样子。”

身高才到他胸口的男人抓住了他的衣领,他们彼此打量,仿佛正在进行一场无声的争执,终于,在洞穴深处传来脚步声时,利威尔在他的下巴上落了一个轻如羽毛的吻,然后若无其事道,“你该刮胡子了。”

他摸了摸下巴,那里的皮肤的确有些粗糙。

从洞穴深处走来的人是韩吉。

埃尔温平稳了一下呼吸,利威尔已经走上前去。

“问出来了么?韩吉?”利威尔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稳,可目光却没有以往的冷峻。韩吉发现了这小小的破绽,强忍下了开玩笑的冲动。现在碰到利威尔的逆鳞并不明智,而她是聪明人。

“噢,当然了,利威尔,简直易如反掌,旁敲侧击便足矣,”韩吉微微一笑,“他们的名字是贝尔托特·胡佛与莱纳·布朗,稚嫩又天真,效忠于大主教。埃尔温,你的推测十分准确,再一次向你献上我的敬意。”

“很好,”埃尔温拍了拍学者的肩膀,“你去联络匹克西斯侯爵,利威尔,我们现在出发。”

晴风堡。

奈尔·德克骑在马上,缓缓穿过入夏之后恢复青绿色的草地,没走很远焦黑的土地便取而代之。噢,我到底在做什么?有一瞬间他如此想到,心里的悲哀不能控制,然而下一秒那些疑惑不解与动摇又瞬间消失了,他又变成了那副不像自己的冷酷样子。

原野上刮来阵阵湿润的热风。正如晴风堡名字所暗示的,这里极少下雨,东侧毗邻黑火沼泽,另一侧是谷地西部边缘的希尔维斯山脉,虽晴日灼灼,但大风终年从东面吹来,卷带着弥漫在黑火沼泽的湿润空气。可是现在,空中却飘着烧焦尸体的臭味,盖过了沼泽里腐烂的味道。

公爵的营地驻扎在晴风堡以南一处靠近河水的地方,刚刚拔营,准备移动到城堡以北的高地。晴风堡高大臃肿的身躯就在他的前方,大约一半的房间在五十年前就没有人居住了,成了老鼠、蜘蛛、灰尘与遗忘的乐园,她最高的地方是一座五百尺高的鸦塔,如今则是融化的石头。

“公爵大人,我们的部队攻占了晴风堡……”一个身材中等,脸色红润,充满精力的骑士前来向公爵大人禀报。

“是晴风堡的废墟,埃德蒙爵士。”奈尔·德克冷冷的打断了埃德蒙爵士的话,纠正道。

他骑马走近了城堡曾经的大厅,厅顶坠落,阳光从城堡外泄露进来,多年不曾被阳光的角落在经过了烈焰的灼烤后暴露在外。伤者悲惨的呻吟声此起彼伏,埃德蒙爵士问他如何处理俘虏,“大人,太多人为龙焰所苦。”

“给他们慈悲。”奈尔公爵的指示简短而含糊。

埃德蒙爵士愣了一下,才明白了奈尔公爵话中所指。“好的,公爵大人。”

“等一下,”奈尔叫住了即将离开的年轻人,“那些家族可以付起三百以上金币的俘虏值得一救。”

埃德蒙点了点头,领会了公爵的意思,行了一礼,迅速催马离开。

奈尔公爵从庞大的石头废墟间找到了一条通向城堡对面的路,他的卫队跟着他穿过这条狭路。晴风堡地势较高,在大多数日子里视野良好,可以看到北方很远的地方。

对于附近的山峦而言,这又是一个恒古不变的晴朗清晨,只是天空中没有鸟鸣,洁白的云彩悠悠飘过。他抽出挂在腰间皮带上的望远镜,群山沉浸在美好的寂静中,与他脚下被战争撕裂的土地截然不同,可是,战火不久后就要点燃远方。他的族人们向来在战争中赞美和平,又在和平中拾起对血与火之荣誉的爱戴。多么可悲。如果是过去那个奈尔,即使战火烧到家门口,他也宁肯不闻不问,可是承蒙主教大人的恩宠,他——奈尔·德克公爵,独角兽骑士团团长,总主教大人的代言者,斯托赫斯领主——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懦弱的人了。

战马长鸣。

一骑人马出现在镜中狭窄的视野里。

他的卫队里一阵骚乱,他挥了挥手,又回归肃静。

为首的骑士让他觉得熟悉又陌生。他转动了一下望远镜筒,把视野放大。只见骑士洁白的丝绸披风在空中猎猎飞舞,希娜女神的银色荆棘旗与怒水岛的海波旗一银一黑紧随其后,愤怒的飘扬,在他眼中差点成了迎面飞来的自由之翼。他还是很快的由旗帜推断出来人是米可·萨卡利亚斯。虽然米可不是自由之翼骑士团的正式成员,但是主教大人早就知道了他们暗中勾连的事实。

骑士们很快到了晴风堡以北的高地下。米可·萨卡利亚斯见到了站在山丘上的奈尔·德克。他勒住缰绳,示意队列停下,与奈尔的部队之间保持着微妙的距离,这支队伍里有将近七十骑,奈尔推测他们是由西北不远处的银蛇要塞出发。大部队在后方,这只是先遣队。

奈尔·德克用心回想,好不容易从脑海里那片恍若隔世的烟尘中挑拣出米可·萨卡利亚斯的面孔。没错,是他,强壮高大,头发几近茶色,双眼狭长,还有个不讨人喜欢的鼻子。

奈尔大喊:“米可·萨卡利亚斯爵士!好久不见!”

“奈尔·德克公爵,别来无恙!”米可回敬,“怎么了!你不呆在斯托赫斯猎鹿,来北方是为了晒太阳溜溜龙么?小心可别落了一身箭孔回去!”米可身后的骑士间爆出一阵爆笑。

“我有梅度西斯国王陛下的敕令,来到北方讨伐王国的叛徒埃尔温·史密斯,这与你米可·萨卡利亚斯有何干系?”奈尔冷酷的责问。

“靠着国王陛下的敕令来北地逞英雄的话,就请到此为止吧,奈尔公爵!”

“哼,”奈尔轻笑,“究竟是谁在逞英雄?米可·萨卡利亚斯请你告诉我,你背后的旗帜是什么?你身为圣骑士,却忘记荣誉,公然与王国做对!”

劲风扫过,米可大笑。

“几年不见,不知你可否记得当初我们一起立下的骑士宣言,”圣骑士一改方才的洒脱不羁,仿佛又回到了十五年前圣城的女神殿,他们三人在神像前庄严跪下,立下肃穆的誓言,“利剑在手,荣誉在心!我将为光明而战,不贪生,不怕死,不为金钱所迷,不为权力所驱,善待妇女,保护弱小,诚待兄弟,铭记初心,驱逐邪恶,至死不渝!”米可大吼道:“奈尔大人!你的初心拿去喂狼了么?你心中的光明在哪里?依靠龙威,涂炭生灵,这可不是我当初认识的那个奈尔·德克能做出来的事情!”

“还是问问你自己的初心何去了吧!你与埃尔温·史密斯沆瀣一气,犯下的邪恶行径引来了女神的天罚,如今正是为天行道之时。”奈尔身后传来一片应和与摩拳擦掌之声,“今日不是你的末日,就是我奈尔·德克的末日!”

“说得好,有骨气,我敬你一杯!”米可拿出行军水壶,一饮而尽。

相隔百米,奈尔也拿出水壶,“敬你!”灌了大口的酒,却差点呛到。他忍着,强行咽下这团积郁在喉中的烈火。

米可驾驭着他高大的棕色战马,在远处的队伍前转了一圈,七十多人的先遣队便绝尘而去。他们无功而返,但却探明了我们的实力。奈尔回头望向身后的城堡,丑陋而焦黑的石块层层堆叠,诉说着它们曾经的无上光荣。

无论如何,奈尔·德克都是一个重生过的人了。

 

***

因为时间线…在整合文档里把这章和上章合二为一了【……lo里不知道该怎么贴QAQ就这样吧!

谢谢一直观看的朋友

过了自恋期,回头一看……简直,写的毛…|||

  15 4
评论(4)
热度(15)
  1. Wisteria柯尼斯堡的挽歌 转载了此文字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