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一开始笑的不行,到后面有点心酸,差不多一年两年前的事情了吧…TWT

工行都要做把拔了。时光荏苒。

好想听流经再唱一遍工行和血法是断背山。

再生性智力障碍患者救助中心:

#公会第一CP的故事
#年代久远有些细节已经记不清了,只能讲大概的情节。

#不要对号入座。


今天和基友聊天才想起来,公会曾经有一对汉子像方锐和林敬言。

像林敬言的是个大好人,玩的是牧师,所以何止不猥琐,简直是躺平任调戏。像方锐的是个亡灵盗贼,简直猥琐到骨头里。

举个栗子:有一天盗贼在公会频道喊,大家注意我要跳成就了。于是我们就老老实实地把公会频道腾出来等他跳。

过一会一道黄字一闪而过:盗贼获得钓了25条鱼成就。

感到被愚弄的我们差点聚众揍死他。

再举个栗子:公会有人说盗贼很有钱,于是盗贼每周五约他在奥格拍卖行门口见面,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钱用交易的给他看,并且诚恳地告诉他“我没钱,真的没钱”。

总之,公会三贱客,盗贼常年排行第一,不是没有道理的。


相比之下牧师人就好到我们简直不忍心调戏他。公会有需要只要他在的,邀请他,他从来不会拒绝。只是人特别腼腆,直到后来和我们混得非常熟了,才会在语音频道和我们偶尔说上两句话。

刚开始牧师跟我们打团本的时候,一直都和盗贼捆绑销售。有一次我在公会群里开玩笑,说为啥总说牧师和盗贼是一对呢,因为每次盗贼不在的时候问牧师盗贼在哪,牧师总能准确地说出在洗澡或者在上厕所一类比较私密的活动情况。久而久之我总觉得他们同居了。

盗贼跳脚,说我们没同居。

然后一直沉默的牧师突然说,就算我俩在一起,那也得我是攻啊。

整个公会群顿时沸腾了,一群妹子排着队爆手速出来围观。盗贼还在挣扎,怒向牧师说:让你别出来,你看,现在没法收拾了吧?

于是妹子们被炸毛的盗贼萌得更加死去活来了。

那段日子过得很是开心,公会过着小康的生活,每周打一打DS,尽管偶尔不小心在boss面前灭得死去活来。

经典的是有一次打DS最后一个boss前,盗贼嘴欠,让MT唱歌。

MT张口就来:大风车吱呀吱溜溜滴转,盗贼和牧师是断背山。

语音里瞬间成了欢乐的海洋,只能听见各种笑声捶桌声。盗贼百口莫辩,眼睁睁地看着我们一群人被boss活活拍死。

所谓欢愉嫌宵短,牧师A得非常突然。

2013年的元旦,他突然A了。

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不清楚,不过之后有细心的妹子从他QQ空间的日志里看到一句话,大意是父母一直希望他尽快结婚,但是他不孝。

所以后续我们谁都没有打听过。

现在盗贼就要当爸爸了,我们正在鼓励牧师赶紧生崽和盗贼结亲家。

最后放两张聊天图片,AKM是昵称血法的牧师,工行就是贱人盗贼。希望大家能从中看到爱和希望。

  4 2
评论(2)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