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6 纸片

6.纸片

埃尔温坐在挂着冰花的窗前,胳膊搭在暗漆橡木桌上,米白色的桌布让房间显得明亮温暖,对面还有一个空着的藤椅。桌上的汽灯坏了,于是他拿来半截挂满了泪珠的白色蜡烛,以备不时之需。

那个上午,他在房间里看了一会儿书。

这个冬天真是冷的够呛。但住在这里的年轻夫妇和他们的孩子似乎并没有感到这别样的阴寒,只有埃尔温觉得这是他经历过的最冷的冬天,身子的关节隐隐作痛,可是,当他阖上那本关于墙外世界的书,看见窗外宁静挺立的雪人调查兵时,就觉得这也是一个温暖的冬天了。

下午的时候,太阳不再那么明媚。他站起来活动腰板时不小心碰掉了老花镜,哎呀,这可真是不好办了。这么想着,他慢慢的弯下腰,伸手到桌下寻找镜片,却无意间摸到了一张纸片。

他把纸片和眼镜一起拾起来,重新戴上眼镜:“我多么想……”铅笔的字迹歪歪扭扭,又被时光擦拭的模糊不清,“把我所拥有的生活,赠与你……”

莫名其妙的,一滴不受控制的泪水夺目而出,坠落在那张脆弱的纸片上。

他一遍又一遍的默念着这简短的信息,我多么想……多么想,把我拥有的生活,赠与你……

许多年前,在那个只有他们两人的荒谬的三神节里,他向利威尔坦白了“像大多数人一样,某种程度上,我也在内心深处向往着平凡的家庭生活……”

旁边缩在被子里的男人听罢,脸上露出了类似嘲笑的表情。他摸着剃的光滑的下巴,意味深长的冲他笑,仿佛在说,哦,原来你是这种人啊,可真让我失望。他笑起来比不笑时好看,埃尔温想,可是他却偏偏会挑这样恼人的时刻对你展露笑容。他决定继续与他亲吻,可是利威尔却裹着被单跳下了床。

他虽然不高大,但是在窗前却显得格外挺拔。清晨的天空在他的皮肤上映了一层柔和的颜色。他走过去,站在他的身边,夺目的日出点亮了墙内的天空。

“什么都别说,什么都别做,陪我一会儿。”埃尔温想了一下,又补充说,“我希望你把这理解为一个请求,而不是命令——”

“习惯了命令别人的贵族少爷,终于明白低声下气的用处了?”

他们的呼吸在窗上留下片片白雾。

“我一直尊重你的选择,利威尔。”

“我不得不尊重你的想法,埃尔温。”

“那可真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埃尔温低头对他轻笑道,“其实,我从来不认为我的立场足以让我命令你。”

“你想说什么?”利威尔挑起了眉毛。

“所以,我非常感谢你。”

他的脸微红了一下。

“感谢你始终如一的选择了尊重我……我这样说使你苦恼了么?”

“没有,”利威尔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那就好。”

利威尔叹了一口气,看着他的眼睛,忽然告诉他,埃尔温,你真的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埃尔温总认为那一刻利威尔灰蓝的瞳孔微微放大了,就像他海蓝的眼睛一样。可是,他们偏偏都选择了对此视而不见……

那张纸片在落日的余晖里被蒙上了金色,他拿出火柴,点亮了蜡烛,在这温暖的光辉里,他多么希望自己能看到那个人啊……

可是,他的确就坐在那里。

坐在埃尔温对面的那张藤椅上。

 

  11
评论
热度(11)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