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fz/兰雁]VOCALISE

TBC中、、

1

这个故事开始的时候,兰斯洛特刚刚下班。

兰斯洛特在一家冬木市的软件公司上班,职位还算可以,年纪轻轻就做到了开发总监,只是不大爱说话,仅凭那憔悴的眼睛和吓人的黑眼圈就足以监督大家好好工作。

天气预报原本说那是一个晴天,可中午的时候高大的楼宇之间就涨起了白雾,快下班时,兰斯洛特发现公司的双层真空玻璃窗外已经落了一层细小的雨珠。他叹了一口气,坐电梯来到公司一楼,和其他上班族一样无奈的钻进了冰冷的雨幕。

真冷。

想趁着雨不大的时候回到公寓,但在半路上那秋季的冷雨忽然变成了暴雨,他只好躲到了街边的一家商店里。走进那扇玻璃门时,同事高文的车刚好沿着人行道嗖的一下飚了过去。

“……喂!”

他被溅了一身泥水,胸口以下的部分差不多都湿了。

那家伙一定是故意的。兰斯洛特狠狠的想着,关上了身后的门,发誓明天要让高文过的生不如死。

“这位客人,请不要站在门口。”

“啊,抱歉。”被老板提醒了之后,他走进了商店,心情依然烦躁。虽然每天上下班的路线都是一样的,但兰斯洛特对这附近的情形并不熟悉——他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三次元生存交流障碍的宅男。

雨停还要一段时间,身上也黏黏湿湿的很不舒服,兰斯洛特烦躁的在商店里转了起来。这家商店看起来是一家电子制品超市,一排一排的橱柜上摆着各种软件、电子音像制品。等他心情平静下来回过神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站在一面诡异的架子前。

这是一架子的腐向的光碟,什么《踢开春天》《矫情卖笑史》《世界第一NTR》《菲特·蛋》……店长是什么人啊?他回身从架子之间冒出头,打量了一下坐在收银台的店长,啊呀,是一个看起来非常高贵的银发女士呢,不过估计头发是假发吧,不知道正在速写本上记些什么,脸上还有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他忽然联想起了一些推特上的传闻逸事,多半是上司阿尔托莉雅转载自一个叫艾丽的人。啊——自己不会是被误会了吧!

他的心情又一次烦躁了起来,快步走向下一排货架,这边还好是一些蓝光影碟和电视游戏,再往后走是正常的家用电脑软件,兰斯洛特又在其中藏着几个不正常的软件比如说《斯托卡助手》《愉悦的指南》《UFO驾驶技巧》之类的。正在这时店长忽然喊道:“那个斯托卡住手非常棒,前天一个黑衣神父刚买走了一张,昨天就给我发短信说得手了,这是最后一张了呢!”

“多谢……这个我不用了。”兰斯洛特的声音有点颤抖。

最后,他总算在墙角看到一面完全正常的橱架了,清一色的V家软件。虽然他是一个音痴,但还是蛮喜欢听音乐的嘛……如果可以自己编排出那么棒的音乐就好了

不,这面橱架也暗藏玄机。众多绿色头发软妹的封面中,一个有些脏兮兮的盒子忽然闯入了他的视野,似乎在那里放了很久没人买,藏在架子的角落里,落了一层灰。他下意识的伸出了手指,拿起了那个盒子,轻轻弹掉表面的灰尘。

从包装上看,这也是一款v家的软件,不过他从来没听说过v家有推出过这样一个人物——封面上写着桐音雁夜,背景上绘了一个穿着蓝色兜帽衫的黑发男孩,正坐在地板上睁着眼睛看他,好像在说“买我吧,带我回家吧”(兰斯:哇,不要这么看我!)。人物设计整体普普通通没什么特点,只是头上那搓呆毛在某种程度上深得人心,还有那双漆黑柔和的眼睛,虽然在看自己,但却像隔着一个次元。

虽然之前被很多白送自己都不要的光盘影响了心情,但这次兰斯洛特实实在在的犹豫了起来,只见他眉峰高高耸起,一朵小花忽然在他头顶绽放,又开始抖落自己的花瓣——掉一瓣,兰斯洛特心里响起一句“买”,又掉一瓣,“不买”,“买”,“不买”……

十分钟后,他去收银台面无表情的交上了钱。

离开这家超市前,他又听到了老板让人心声不宁的笑声。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的雨已经停了,白雾也跟着散去,乳白色的月光却如同露水似的滴落下来,好像是之前那场雨的延续。

兰斯洛特在地铁上忐忑了二十分钟,装着桐音雁夜的盒子就在自己的公文包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有点后悔自己方才的冲动了。不知道这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洪水猛兽,而方才那男孩的脸在自己的记忆中也忽然变得狰狞起来,正拽着自己的头发狞笑道:“好好养我啊,一无是处的上班族,哦,还是个宅男。”

兰斯洛特不由的感到了一阵头疼,就好像那个女强人上司忽然把一大堆工作交给了自己时的感觉。

回到家的时候,他才发现已经很晚了,时针还差一点就要和24点亲吻。虽然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做着挑灯夜战源代码的工作,不过现在毕竟上年纪了,力不从心。他匆匆把衣服丢进洗衣机,冲了个澡,倒在床上就睡了。可刚要睡着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放在玄关处的公文包。

桐音雁夜还正在里面静静的睡着呢……等下,自己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啊!

2

那些看起来最死板的人却是最浪漫的。

兰斯洛特穿着睡衣(衣服上画了一只大白喵)打开电脑,把桐音雁夜从公文包里拿了出来,仔仔细细的擦干净,好像对待一块珍贵的芯片,然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拆开了那个小盒子。拿过细心包装的光碟,光碟上面绘满了樱花,一股异常文艺的气息迎面而来让他不忍打了个喷嚏。把光碟推入主机后,安装程序自动跳了出来。其实兰斯洛特还是用了一段时间才成功辨认出了那是安装程序——哪个程序员会把安装程序做成这样暴躁又可爱的男孩子形象啊!没错,暴躁的男孩子,雁夜正在动手拆他的桌面。男孩子跳起来抓住一块壁纸,斯拉一声拽下来,又踹飞了几枚他心爱的图标。兰斯洛特在内心尖叫着住手,心想这究竟是谁开发的恶作剧程序(病毒?)

终于雁夜最后拍了拍手,满意的坐在他电脑那曾经一丝不苟此时一片狼藉的桌面上,那双要命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他,呆毛有节奏的在空中浮动,上面顶着两个单词“hit me”。

兰斯洛特心中惊魂未定,只好恭敬不如从命,点击了那搓曾让他一见钟情的呆毛。

这时安装程序就在那片混乱的施工现场中央出现,并且开始读条。可是那个loading bar太可爱了啊——兰斯洛特心里的小花忽然又绽放了——全都是雁夜喵,在他面前欢脱的滚了过去。

在安装过程结束的时候,一个窗口跳了出来:

                  【外设装备激活中...】

                  【外设装备成功激活】

放在手边的空盒子里发出了咔的一声怪响,一个金属球从里面滚到了兰斯洛特的面前,接着,在后者惊异的目光中(是恐惧也说不定)变身成了一只可以站在手掌里的桐音雁夜。

第二天起来后他不记得昨晚是怎么睡下的。

当他喝完早餐咖啡以后,拍了一下脑袋,恍然大悟——兰斯洛特呀兰斯洛特,你当然不记得你自己是怎么睡得了,你明明一夜未合眼啊,都在盯着那只雁夜看。

现在雁夜就在他的手边,盯着他阴郁的黑眼圈与几乎要掉到桌子上的眼袋。

他忽然想对雁夜说点什么,却不知该如何开口。诚如前文所言,兰斯洛特不大爱说话,其实这么说他有点恭维他的冷漠——明明符合高帅富三条标准的兰斯洛特之所以现在还没有脱团,明明可以去演艺界获得长足发展的兰斯洛特之所以现在是个只能偶尔玩玩颜艺的工作狂,都是因为他恨说话就如职业杀手切嗣先生恨麻婆豆腐汤一样。

最后他默默的喝完了咖啡,提着公文包出门上班。

不过在关门前他又回头看了一眼,跟着他走到了玄关的雁夜。

啪一声,他的公文包掉到了地上,他激动的把雁夜捧在手心里(虽然后者表情是一脸不屑)。

“早上好。”

从门外吹来的风播动了男孩子的呆毛。

“我……我要出去上班,你乖乖在家里等我回来,不要让自己受伤,知道了么?”

男孩子一脸茫然的看着他,让他怀疑对方能不能听懂日语,还是因为他语言表达能力糟到跌出字母表。

还好这个时候雁夜冷静的点了点头,又对他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虽然反应有点迟缓,兰斯洛特把这点归咎于对方还没有习惯自己的声线。

于是那一天在办公楼里兰斯洛特都魂不守舍,脑海中全都是那只可爱的小雁夜,甚至连教训高文这件事情都忘记了——高文中午吃饭时对阿尔托莉雅抱怨道:“昨天兰斯洛特是不是被我淋傻了?看他那一脸幸福的笑容,简直像陷入了热恋中的男人。”

 

  17
评论
热度(17)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