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fz/兰雁]魔法湿的恋爱手札(kuso)

作者:五年后转职魔法湿

 

 

1.深山村是个好村

“莫西莫西,是间桐先生么?”

“不,不不不。不是我,我不是间桐先生!”

“请您不要故意压低声音和我说话好么,间桐先生!”

“咳——那这样呢,还能听出来是我么?”

“这样,这样?”(间桐先生又换了一个声线)

禅城葵在电话的另一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心想上司为什么把这样一个脱线又拖稿的作家交给自己呢。一个月前,肯尼斯编辑把刚刚获得了深渊文学奖的新晋作家介绍给自己,虽然发际线已明显拖住了肯先生魅力与年龄的后腿,但那并不妨碍他的脸上闪过一丝胜利又释然的笑容,仿佛在对这个后辈说,菇凉,may be force!

禅城葵与肯尼斯桑都是岛国销量最大的女性向月刊《魔法湿的恋爱手札❤》的员工,听说肯尼斯先生在成为编辑后与一个号称拥有迷倒所有少女之魔眼的coser坠入爱河,至今生活幸福又美满,是编辑部里脱团第一人。但是,肯主任脱团年龄的记录至今无人能破,曾是魔法湿杂志里最厉害的魔法师,专有技能是主夫之光,欢迎各位深夜灯光下赶稿W。

“麻烦您能别闹了么,还有三天又要到截稿的时间了啊,《骑手的异国浪漫谭·第二季》您已经停更两个月了哦!读者会很伤心的!”

“哈哈,你肯定打错电话了,这里才没有拖搞不交的作家呢,只有睡眠不足和抢不到特典的卢瑟。”

接着,电话里就传来了一阵嘟嘟嘟的忙音。

唉,看来必须要上门去催稿了呢!这个刚刚步入职场的年轻姑娘在心中一击掌,去向肯尼斯编辑要到了间桐雁夜的住址,斗志昂扬。咦,等下……这地址是在深山村?

葵小姐在内心深处撕咬起幸运值的小手帕。

深山村是冬木市最有名的大穷村,从编辑部到深山村要先坐三个小时的大巴,到冬木市河边的野生小渡口,选择荡绳子或划农家乐独木船过河。然后,请发挥您最狂野的想象力与最深奥的智慧,在这美丽的深山上驯服一只野马,再花一天的时间在马背上就能到深山村啦!这路上还要克服重重困难,比如说湍急的河流和猛虎的陪伴。这是洪水猛兽之途,噩梦难度,欢迎各位勇士挑战。

阿——总之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嘛!怎么会有人住在这种奇怪的地方。

                                                                                                                                                                                                                                                                                                

间桐先生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在东京城游荡了两年找不到工作,穷困潦倒回到了深山村,听说他回来的那一年深山村遇到了百年一次的歉收,村门前的狗都懒得叫。如此幸运E的少年就默默的在村自家老宅子旁边的池塘前又盖了一个小板屋,把在东京上学时扫的货一一摆好,打算就守着这些来之不易的宝藏过完孤苦的一生。可时来运转,政府政策好,光纤电器大下乡,少年激动的泪流满面,生活又有了希望。从此,间桐先生就开始了趴在电脑前码字的生涯。

真正改变了间桐先生幸运值的大概并不是光纤,而是他屋角的渔网。

一年前的今天,间桐先生刚刚成为了魔法师。25岁孤单一人的生日,下起了2009年的第一场雨。春风醉人,烟雨飘飘,本是一年最美的景色,可惜屋顶漏水,于是见习魔法师毫无心情欣赏美景。注定未来要获得深渊奖的作家刚刚唱完自己的生日歌,拿起在秋叶原黑巫术店(店长好像姓远坂)买的魔术棒,登陆了魔杖说明书上推荐的“噗噗哟哟我们一起念魔法”网站,找到了“修复屋顶咒”,魔法师便开始发功。粗心的见习魔法师此时犯下了人生第一个大错,一行古哥特字体的小字“魔法湿的两滴眼泪,珍贵的初吻是施法的代价”,永远躺在网页上他从未拉过的滚动条下。

于是,伴随着一阵类似“@#&&@!@%#”的咒语,春天的天穹划过几道雷电,照亮了这阴森的小屋,几乎与此同时,魔棒滑出了作家的手指,击碎了玻璃,划出了一道闪着光的弧,犹如屋外的闪电般飞向了雨中的池塘。

“糟糕,那根魔棒可是限定版……”作家立马站了起来,来不及考虑被掀翻在地的椅子,就穿上了雨衣,拿起外公打渔用的渔网,冲了出去。

间桐先生犯了第二个错误。如果这时肯看眼窗外雨中的池塘,一定能看到在那么几个毛骨悚然又不详的瞬间里,水塘上正激烈的翻滚着紫色的烟雾。有几次那烟雾腾空而起仿佛朵朵红心向天明,只可惜,间桐先生什么都没看到。

他一边骂着不负责任的网站运营商弄坏了自己心爱的魔杖,一跑到池塘边。对着放佛被雨水击打到沸腾的水池,间桐先生拿出魔法湿全部的尊严,心念我一定能找到我的魔棒找不到我就不是魔法湿我怎么可能不是魔法湿的自创咒语,把网撒下水。

他深吸一口气,当准备收网的时候,却发现手中的网变的特别沉重。他又提了几下,丝毫没有能移动的迹象。难道是自己的魔杖响应了方才的魔咒,变的巨大无比了么!

使劲才行!干巴爹!

一年后拿到了深渊奖此时却依然默默无闻的作家的命运,发生了惊天大逆转。

还没来得及松手,间桐先生措手不及被渔网拉进了池塘里,啊,嘴唇好像贴到了什么热乎乎的东西上,自己身体还被不得了的东西缠上了,他拼命挣扎,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上身已经进入了浮空判定,面前有一个帅气又强壮的外国人,单手提起了自己的衣领,一脸阴郁的看着自己,那张你欠我一万元系列的俊颜仿佛在说:赔我今天的初吻。

那是我一生的初吻好嘛!

然后,他的脸就被拳头亲密接触了。

后来的事情,外国人把他和折断了的魔杖背回了池塘边的小黑屋里,他一边哭着一边看这个突如其来的帅哥一脸嫌弃的帮他修好了屋顶(大概这个人也没有那么坏)。

咦,不知不觉中屋顶修复咒好像生效了?雁夜一边这么想一边看着男人赤裸的上身,阿,鼻血,你们快回去,不要出来丢人啊……

“你在干嘛?”

“啊?我嘛?咦,周围没有别人了么?我没干什么啊,真的没有,真的没有!”他吸了吸鼻子。

糟糕,忽然觉得身体好热……好像有一股魔法的力量在身体里上下乱串……难道这就是——灵感!

魔法造物一般的异国人深深的刻进了他的脑海中,成为了《骑手异国浪漫谭》系列的主人公,从此,岛国文学史上多了一个靠#自称不是耽美文却在耽美杂志上发表系列小说#成名的作家。

来,让我们记住他那必将让间桐家光宗耀祖的名字——间桐雁夜。

日后的许多年里,读者给间桐先生写信的内容大抵分为如此两类:放弃挣扎吧,认清现实吧,承认吧,你是弯的;以及,请您捂着节操回答这个问题——下一章什么时候出?

请不要问我好嘛?我也不知道下章是什么时候出啊!》w《

 

2.葵小姐梦游仙境——奋斗在女性服务一线的汉子都是民间高手

 

肯尼斯编辑端起了刚刚送到面前的咖啡。

“是的,葵小姐,”编辑低头喝了一口冒着白气的咖啡,然后像烫到舌头的猫一样炸起了毛,用葵小姐听不懂的北方方言回头骂了一阵,直到穿着白色蕾丝围裙仿佛从二次元中走出来的型男coser出来道歉,才继续和葵小姐交谈,“我们刚才说到哪了?哦,对,间桐先生住在深山村,你没看错。这位先生祖上七代都住在深山村,雁夜君是第十代的次子……这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大家族,一度左右了岛国的历史,但是在三百年前忽然销声匿迹,正是间桐雁夜的出现才让这个家族重新浮出历史的水面。你在听么?”

葵小姐,快点做出反应,不要让肯尼斯先生发现你的脑内构造堪比《魔法湿》杂志的资深元老艾丽太太!

“唉?恩,恩。可是……我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间桐先生这样叫好又叫座的写手要隐居深山呢。”

“这不是隐居,葵小姐。”肯尼斯编辑忽然严肃起来,“这是间桐家族受到的史上最恶毒的诅咒!”

“哈?诅咒?等下,肯尼思先生,让我看下日历,我不那么确定我们是生活在崇尚科学反对封建迷信的二十一世纪了。”

“看来葵小姐对岛国的魔法世界一点都不了解呢……啊,这也不能怪你,你们这些年轻人越来越开放,一个世纪前就很少有人恪守魔法湿的戒律了,于是才有了什么三十年单身生涯换君一身黑魔法的奇怪说法”肯尼斯先生眯起了眼睛,挤出了一个阴森的笑容,让葵小姐身上的汗毛争先恐后的跳了起来,伸出手到半空中打响一个扳指。

噗——

一团白烟笼罩了私人会谈室,差点被呛出眼泪,姑娘咳嗽着挥开烟雾,却看到一只柴郡猫正端坐在办公桌上,月牙形的嘴巴正朝她笑露出一个毛骨悚然的微笑,它背后的肯尼斯一动不动维持着右手指向天花板的姿势,葵忍不住想把《魔法湿》的最新一期放到肯尼斯主任的手里,这将是杂志绝妙的宣传海报。

“肯尼斯先生?肯尼斯先生……您还好么?这只猫……”

葵小姐非常惊讶,哎,墙上的表也停了?

纳尼口咧!葵小姐在心中呐喊,作为崇尚科学反对迷信喜欢科幻讨厌玄幻的新女性,瞬间感觉到过去的世界观被肯尼斯主任的扳指召唤术摔的粉身碎骨。

“你~你~嗝~你好,禅城葵小姐。”

这只猫会说话!

“当然了,我们柴郡猫都会说话~嗝~还会看透你内心的想法。”柴郡猫从背后掏出了一个大杯子,恩,和这只猫本身差不多一样大,里面是滚滚翻腾的紫色浓酱,“不喝下这一杯我是不会向你展示岛国的黑历史的~嗝~”

“……”

“Drink or not.”

显然这只猫刚才也喝了不少。

葵小姐鬼使神差的接过了那只银色雕花高脚杯(好像内心有一只小魔鬼在敲打她),看着里面翻腾的液体一阵头晕,但她还是喝了,味道很奇怪(后来肯先生向葵小姐补充说明道,那是烧焦的老鼠骨和紫罗兰根茎汤),然后在晕过去之前她看清了高脚杯上雕着一只狂笑的肯尼斯,仿佛正在嘲笑她的天真和愚蠢……

让我们为这耽美发展史上的烈士致以最悲痛的哀悼。等下,前面这句是开玩笑的,一定要看到雁夜君弯下高贵的头颅拜倒在某位骑士西装裤下的的葵小姐,怎么会这么容易牺牲呢?

葵小姐几分钟后挣扎着起来,房间里的一切都变的巨大无比——哦,是她变成拇指姑娘了。柴郡猫冲她摇了摇尾巴,然后指了指出现在办公桌下面的钥匙孔。

这太不科学了!

葵小姐就这样被柴郡猫拉着穿过了镀金钥匙孔,走进了办公桌后的神秘世界。

 

#阵营完全错了,写着写着就变成了略微翻译腔…我不是葵黑真的OTZ,kuso文大家不要介意!#

他们一起在一片迷雾中穿行,然后走出了另一个钥匙孔。

“喵呜,众所周知,岛国的北部叫小不裂癫,南部叫一十一地区,嗝”柴郡猫说,“在人们们还用冷兵器抓野人和小三的时代——我是说,现在人更喜欢用手机和微博——岛国是精灵和妖怪统治下的偷情圣地,如今只有心灵纯洁的魔法湿与真爱的战士们才能看到这些造物主的奇迹,啊,像你们这样(柴郡猫月牙形的嘴巴抖了几下)嗝,内心阴险腐坏恶毒的女人们,不喝点难受的东西是看不到我们的。”

甩了甩尾巴,柴郡猫抬起爪子拨开了两人面前巨大的芭蕉叶:“小小不裂癫盛产爱的骑士守护原住民不受邪恶势力的侵犯,一十一地区则有强大的巫师。你看,就像他们。”猫咪指了指两座巨大的雕像,如果葵小姐没有缩小的话会发现这两座雕像只是等身大小而已,等下,这个骑士为什么只穿着肩甲没有带胸甲呢?

“快跟上来,姑娘,不要再对着那透明的胸甲发呆了,只有心灵纯洁的魔法湿们才能看到那精致的胸甲。还有更多的事你要知道,关于这个被诅咒了的家族的命运,还有救赎千千万万坑底读者的心灵,这伟大的使命就掌握在你手里了。”柴郡猫几乎要流下了悲痛的眼泪。于是葵小姐好像也感受到了自己肩负命运的重大,连连点头,是的是的,我一定要成为救世主,哦,哪怕是为了我自己。葵小姐暗中发誓,她真的不愿听到一只有着月牙型嘴巴的猫在自己面前发出喵呜呜呜~嗝儿~的悲鸣。

“300年前,岛国爆发了一场战争。你们更喜欢叫它是南北战争,实际上那却是一场圣杯战争。来自北方的爱之骑士们和来自南方的魔法师们,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一切都是为了争夺圣杯。”

背景忽然一下变成了电闪雷鸣之下的战场,骑士们扛起激光剑,魔法师们手持魔杖,在乌云密布的山谷内互相发射噗哟噗哟的魔法弹,有一些是金色,有一些是紫色,还有红色的黑色的银色的……几乎点亮了整个黑暗的峡谷。

“虽然最后大家发现所谓的圣杯不过是一支盛满了岛国史前烹饪残渣的银色高脚杯而已。”说到这里柴郡猫发出了几声怪异的笑声。

“当然了,作为南方魔术协会主要成员的间桐家族也参与了圣战,然后——”

一个魔法师站在圣杯面前,他的对手刚好同时抵达了圣杯的住所。魔术师英勇机智的击败了骑士,但是骑士在败北前却下了那一个恶毒的诅咒:

“间桐家世世代代永远将为拖延症所苦,唯一解开诅咒的方式是……”

 

扳指一响,一切迷雾都消失了。

东京某家黑魔法店店长站在葵小姐面前,问葵小姐对这场加入了诸多魔法特效的4D电影是否满意,啊,还有那只魔法柴郡猫。

“您好葵小姐,请原谅我的失礼。冬木市的魔法设施太差了,分辨率不能达到imax的标准,所以才不得不让您变得这样娇小,来到这所暂时的魔术工房里。为了表示对您的尊重我也临时缩小了身躯。”

“对当代的魔法师来讲,彼此相识是一种义务。否则寂寞就会像毒药把人们啃噬殆尽,啊,智慧是寂寞的源泉。请原谅这些可怜的魔法师,毕竟他们把至少三十年的属性点到了智力上。葵小姐,请容我介绍自己,我是肯尼斯先生的朋友,也是《骑手异国浪漫谭》的忠实读者,我的名字并不重要,只是我真的很想搞明白为什么间桐先生会把一个故事的结局拖了两个月之久,于是我便翻遍了大不裂癫百科全书,发现了其中提到一次战争。最后依然不得不请求肯尼斯先生帮我这个忙,打开一处传送门,送您过来,再拜托您去解开拖延症的诅咒。”

“爱之骑士的诅咒只有爱之骑士才可以解开,魔法师的痛苦只有用石榴般酸甜又如魔药般苦涩的爱情才可以驱除。而现在世界上可以解开这个诅咒的只有一个人了。”

穿着酒红色法袍的魔法师点亮了一个魔法球,球里面出现了一个英俊的骑士,狂风撩拨着他的秀发,身下有一辆如野马般咆哮的黑色坐骑。

“我会把您传送到他的身边,请您使劲浑身解数恳请他收走间桐先生的魔法使用权,治好该死的拖延症。哦对了,这套《骑手异国浪漫谭》交给您,作为礼物。什么,您问我为什么我与肯尼斯先生不亲自出马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魔法师可不想和这些骑士打交道。好了,别犹豫了,来这边,对,这样,跳进这个大炮里,3秒内您就会到骑士的面前了,看,我数到3,这非常快。”

葵小姐在最后一刻又想起了肯尼斯编辑在把间桐先生介绍给自己时脸上最诡秘的笑

作者:五年后转职魔法湿

 

 

1.深山村是个好村

“莫西莫西,是间桐先生么?”

“不,不不不。不是我,我不是间桐先生!”

“请您不要故意压低声音和我说话好么,间桐先生!”

“咳——那这样呢,还能听出来是我么?”

“这样,这样?”(间桐先生又换了一个声线)

禅城葵在电话的另一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心想上司为什么把这样一个脱线又拖稿的作家交给自己呢。一个月前,肯尼斯编辑把刚刚获得了深渊文学奖的新晋作家介绍给自己,虽然发际线已明显拖住了肯先生魅力与年龄的后腿,但那并不妨碍他的脸上闪过一丝胜利又释然的笑容,仿佛在对这个后辈说,菇凉,may be force!

禅城葵与肯尼斯桑都是岛国销量最大的女性向月刊《魔法湿的恋爱手札❤》的员工,听说肯尼斯先生在成为编辑后与一个号称拥有迷倒所有少女之魔眼的coser坠入爱河,至今生活幸福又美满,是编辑部里脱团第一人。但是,肯主任脱团年龄的记录至今无人能破,曾是魔法湿杂志里最厉害的魔法师,专有技能是主夫之光,欢迎各位深夜灯光下赶稿W。

“麻烦您能别闹了么,还有三天又要到截稿的时间了啊,《骑手的异国浪漫谭·第二季》您已经停更两个月了哦!读者会很伤心的!”

“哈哈,你肯定打错电话了,这里才没有拖搞不交的作家呢,只有睡眠不足和抢不到特典的卢瑟。”

接着,电话里就传来了一阵嘟嘟嘟的忙音。

唉,看来必须要上门去催稿了呢!这个刚刚步入职场的年轻姑娘在心中一击掌,去向肯尼斯编辑要到了间桐雁夜的住址,斗志昂扬。咦,等下……这地址是在深山村?

葵小姐在内心深处撕咬起幸运值的小手帕。

深山村是冬木市最有名的大穷村,从编辑部到深山村要先坐三个小时的大巴,到冬木市河边的野生小渡口,选择荡绳子或划农家乐独木船过河。然后,请发挥您最狂野的想象力与最深奥的智慧,在这美丽的深山上驯服一只野马,再花一天的时间在马背上就能到深山村啦!这路上还要克服重重困难,比如说湍急的河流和猛虎的陪伴。这是洪水猛兽之途,噩梦难度,欢迎各位勇士挑战。

阿——总之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嘛!怎么会有人住在这种奇怪的地方。

                                                                                                                                                                                                                                                                                                

间桐先生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在东京城游荡了两年找不到工作,穷困潦倒回到了深山村,听说他回来的那一年深山村遇到了百年一次的歉收,村门前的狗都懒得叫。如此幸运E的少年就默默的在村自家老宅子旁边的池塘前又盖了一个小板屋,把在东京上学时扫的货一一摆好,打算就守着这些来之不易的宝藏过完孤苦的一生。可时来运转,政府政策好,光纤电器大下乡,少年激动的泪流满面,生活又有了希望。从此,间桐先生就开始了趴在电脑前码字的生涯。

真正改变了间桐先生幸运值的大概并不是光纤,而是他屋角的渔网。

一年前的今天,间桐先生刚刚成为了魔法师。25岁孤单一人的生日,下起了2009年的第一场雨。春风醉人,烟雨飘飘,本是一年最美的景色,可惜屋顶漏水,于是见习魔法师毫无心情欣赏美景。注定未来要获得深渊奖的作家刚刚唱完自己的生日歌,拿起在秋叶原黑巫术店(店长好像姓远坂)买的魔术棒,登陆了魔杖说明书上推荐的“噗噗哟哟我们一起念魔法”网站,找到了“修复屋顶咒”,魔法师便开始发功。粗心的见习魔法师此时犯下了人生第一个大错,一行古哥特字体的小字“魔法湿的两滴眼泪,珍贵的初吻是施法的代价”,永远躺在网页上他从未拉过的滚动条下。

于是,伴随着一阵类似“@#&&@!@%#”的咒语,春天的天穹划过几道雷电,照亮了这阴森的小屋,几乎与此同时,魔棒滑出了作家的手指,击碎了玻璃,划出了一道闪着光的弧,犹如屋外的闪电般飞向了雨中的池塘。

“糟糕,那根魔棒可是限定版……”作家立马站了起来,来不及考虑被掀翻在地的椅子,就穿上了雨衣,拿起外公打渔用的渔网,冲了出去。

间桐先生犯了第二个错误。如果这时肯看眼窗外雨中的池塘,一定能看到在那么几个毛骨悚然又不详的瞬间里,水塘上正激烈的翻滚着紫色的烟雾。有几次那烟雾腾空而起仿佛朵朵红心向天明,只可惜,间桐先生什么都没看到。

他一边骂着不负责任的网站运营商弄坏了自己心爱的魔杖,一跑到池塘边。对着放佛被雨水击打到沸腾的水池,间桐先生拿出魔法湿全部的尊严,心念我一定能找到我的魔棒找不到我就不是魔法湿我怎么可能不是魔法湿的自创咒语,把网撒下水。

他深吸一口气,当准备收网的时候,却发现手中的网变的特别沉重。他又提了几下,丝毫没有能移动的迹象。难道是自己的魔杖响应了方才的魔咒,变的巨大无比了么!

使劲才行!干巴爹!

一年后拿到了深渊奖此时却依然默默无闻的作家的命运,发生了惊天大逆转。

还没来得及松手,间桐先生措手不及被渔网拉进了池塘里,啊,嘴唇好像贴到了什么热乎乎的东西上,自己身体还被不得了的东西缠上了,他拼命挣扎,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上身已经进入了浮空判定,面前有一个帅气又强壮的外国人,单手提起了自己的衣领,一脸阴郁的看着自己,那张你欠我一万元系列的俊颜仿佛在说:赔我今天的初吻。

那是我一生的初吻好嘛!

然后,他的脸就被拳头亲密接触了。

后来的事情,外国人把他和折断了的魔杖背回了池塘边的小黑屋里,他一边哭着一边看这个突如其来的帅哥一脸嫌弃的帮他修好了屋顶(大概这个人也没有那么坏)。

咦,不知不觉中屋顶修复咒好像生效了?雁夜一边这么想一边看着男人赤裸的上身,阿,鼻血,你们快回去,不要出来丢人啊……

“你在干嘛?”

“啊?我嘛?咦,周围没有别人了么?我没干什么啊,真的没有,真的没有!”他吸了吸鼻子。

糟糕,忽然觉得身体好热……好像有一股魔法的力量在身体里上下乱串……难道这就是——灵感!

魔法造物一般的异国人深深的刻进了他的脑海中,成为了《骑手异国浪漫谭》系列的主人公,从此,岛国文学史上多了一个靠#自称不是耽美文却在耽美杂志上发表系列小说#成名的作家。

来,让我们记住他那必将让间桐家光宗耀祖的名字——间桐雁夜。

日后的许多年里,读者给间桐先生写信的内容大抵分为如此两类:放弃挣扎吧,认清现实吧,承认吧,你是弯的;以及,请您捂着节操回答这个问题——下一章什么时候出?

请不要问我好嘛?我也不知道下章是什么时候出啊!》w《

 

2.葵小姐梦游仙境——奋斗在女性服务一线的汉子都是民间高手

 

肯尼斯编辑端起了刚刚送到面前的咖啡。

“是的,葵小姐,”编辑低头喝了一口冒着白气的咖啡,然后像烫到舌头的猫一样炸起了毛,用葵小姐听不懂的北方方言回头骂了一阵,直到穿着白色蕾丝围裙仿佛从二次元中走出来的型男coser出来道歉,才继续和葵小姐交谈,“我们刚才说到哪了?哦,对,间桐先生住在深山村,你没看错。这位先生祖上七代都住在深山村,雁夜君是第十代的次子……这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大家族,一度左右了岛国的历史,但是在三百年前忽然销声匿迹,正是间桐雁夜的出现才让这个家族重新浮出历史的水面。你在听么?”

葵小姐,快点做出反应,不要让肯尼斯先生发现你的脑内构造堪比《魔法湿》杂志的资深元老艾丽太太!

“唉?恩,恩。可是……我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间桐先生这样叫好又叫座的写手要隐居深山呢。”

“这不是隐居,葵小姐。”肯尼斯编辑忽然严肃起来,“这是间桐家族受到的史上最恶毒的诅咒!”

“哈?诅咒?等下,肯尼思先生,让我看下日历,我不那么确定我们是生活在崇尚科学反对封建迷信的二十一世纪了。”

“看来葵小姐对岛国的魔法世界一点都不了解呢……啊,这也不能怪你,你们这些年轻人越来越开放,一个世纪前就很少有人恪守魔法湿的戒律了,于是才有了什么三十年单身生涯换君一身黑魔法的奇怪说法”肯尼斯先生眯起了眼睛,挤出了一个阴森的笑容,让葵小姐身上的汗毛争先恐后的跳了起来,伸出手到半空中打响一个扳指。

噗——

一团白烟笼罩了私人会谈室,差点被呛出眼泪,姑娘咳嗽着挥开烟雾,却看到一只柴郡猫正端坐在办公桌上,月牙形的嘴巴正朝她笑露出一个毛骨悚然的微笑,它背后的肯尼斯一动不动维持着右手指向天花板的姿势,葵忍不住想把《魔法湿》的最新一期放到肯尼斯主任的手里,这将是杂志绝妙的宣传海报。

“肯尼斯先生?肯尼斯先生……您还好么?这只猫……”

葵小姐非常惊讶,哎,墙上的表也停了?

纳尼口咧!葵小姐在心中呐喊,作为崇尚科学反对迷信喜欢科幻讨厌玄幻的新女性,瞬间感觉到过去的世界观被肯尼斯主任的扳指召唤术摔的粉身碎骨。

“你~你~嗝~你好,禅城葵小姐。”

这只猫会说话!

“当然了,我们柴郡猫都会说话~嗝~还会看透你内心的想法。”柴郡猫从背后掏出了一个大杯子,恩,和这只猫本身差不多一样大,里面是滚滚翻腾的紫色浓酱,“不喝下这一杯我是不会向你展示岛国的黑历史的~嗝~”

“……”

“Drink or not.”

显然这只猫刚才也喝了不少。

葵小姐鬼使神差的接过了那只银色雕花高脚杯(好像内心有一只小魔鬼在敲打她),看着里面翻腾的液体一阵头晕,但她还是喝了,味道很奇怪(后来肯先生向葵小姐补充说明道,那是烧焦的老鼠骨和紫罗兰根茎汤),然后在晕过去之前她看清了高脚杯上雕着一只狂笑的肯尼斯,仿佛正在嘲笑她的天真和愚蠢……

让我们为这耽美发展史上的烈士致以最悲痛的哀悼。等下,前面这句是开玩笑的,一定要看到雁夜君弯下高贵的头颅拜倒在某位骑士西装裤下的的葵小姐,怎么会这么容易牺牲呢?

葵小姐几分钟后挣扎着起来,房间里的一切都变的巨大无比——哦,是她变成拇指姑娘了。柴郡猫冲她摇了摇尾巴,然后指了指出现在办公桌下面的钥匙孔。

这太不科学了!

葵小姐就这样被柴郡猫拉着穿过了镀金钥匙孔,走进了办公桌后的神秘世界。

 

#阵营完全错了,写着写着就变成了略微翻译腔…我不是葵黑真的OTZ,kuso文大家不要介意!#

他们一起在一片迷雾中穿行,然后走出了另一个钥匙孔。

“喵呜,众所周知,岛国的北部叫小不裂癫,南部叫一十一地区,嗝”柴郡猫说,“在人们们还用冷兵器抓野人和小三的时代——我是说,现在人更喜欢用手机和微博——岛国是精灵和妖怪统治下的偷情圣地,如今只有心灵纯洁的魔法湿与真爱的战士们才能看到这些造物主的奇迹,啊,像你们这样(柴郡猫月牙形的嘴巴抖了几下)嗝,内心阴险腐坏恶毒的女人们,不喝点难受的东西是看不到我们的。”

甩了甩尾巴,柴郡猫抬起爪子拨开了两人面前巨大的芭蕉叶:“小小不裂癫盛产爱的骑士守护原住民不受邪恶势力的侵犯,一十一地区则有强大的巫师。你看,就像他们。”猫咪指了指两座巨大的雕像,如果葵小姐没有缩小的话会发现这两座雕像只是等身大小而已,等下,这个骑士为什么只穿着肩甲没有带胸甲呢?

“快跟上来,姑娘,不要再对着那透明的胸甲发呆了,只有心灵纯洁的魔法湿们才能看到那精致的胸甲。还有更多的事你要知道,关于这个被诅咒了的家族的命运,还有救赎千千万万坑底读者的心灵,这伟大的使命就掌握在你手里了。”柴郡猫几乎要流下了悲痛的眼泪。于是葵小姐好像也感受到了自己肩负命运的重大,连连点头,是的是的,我一定要成为救世主,哦,哪怕是为了我自己。葵小姐暗中发誓,她真的不愿听到一只有着月牙型嘴巴的猫在自己面前发出喵呜呜呜~嗝儿~的悲鸣。

“300年前,岛国爆发了一场战争。你们更喜欢叫它是南北战争,实际上那却是一场圣杯战争。来自北方的爱之骑士们和来自南方的魔法师们,进行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一切都是为了争夺圣杯。”

背景忽然一下变成了电闪雷鸣之下的战场,骑士们扛起激光剑,魔法师们手持魔杖,在乌云密布的山谷内互相发射噗哟噗哟的魔法弹,有一些是金色,有一些是紫色,还有红色的黑色的银色的……几乎点亮了整个黑暗的峡谷。

“虽然最后大家发现所谓的圣杯不过是一支盛满了岛国史前烹饪残渣的银色高脚杯而已。”说到这里柴郡猫发出了几声怪异的笑声。

“当然了,作为南方魔术协会主要成员的间桐家族也参与了圣战,然后——”

一个魔法师站在圣杯面前,他的对手刚好同时抵达了圣杯的住所。魔术师英勇机智的击败了骑士,但是骑士在败北前却下了那一个恶毒的诅咒:

“间桐家世世代代永远将为拖延症所苦,唯一解开诅咒的方式是……”

 

扳指一响,一切迷雾都消失了。

东京某家黑魔法店店长站在葵小姐面前,问葵小姐对这场加入了诸多魔法特效的4D电影是否满意,啊,还有那只魔法柴郡猫。

“您好葵小姐,请原谅我的失礼。冬木市的魔法设施太差了,分辨率不能达到imax的标准,所以才不得不让您变得这样娇小,来到这所暂时的魔术工房里。为了表示对您的尊重我也临时缩小了身躯。”

“对当代的魔法师来讲,彼此相识是一种义务。否则寂寞就会像毒药把人们啃噬殆尽,啊,智慧是寂寞的源泉。请原谅这些可怜的魔法师,毕竟他们把至少三十年的属性点到了智力上。葵小姐,请容我介绍自己,我是肯尼斯先生的朋友,也是《骑手异国浪漫谭》的忠实读者,我的名字并不重要,只是我真的很想搞明白为什么间桐先生会把一个故事的结局拖了两个月之久,于是我便翻遍了大不裂癫百科全书,发现了其中提到一次战争。最后依然不得不请求肯尼斯先生帮我这个忙,打开一处传送门,送您过来,再拜托您去解开拖延症的诅咒。”

“爱之骑士的诅咒只有爱之骑士才可以解开,魔法师的痛苦只有用石榴般酸甜又如魔药般苦涩的爱情才可以驱除。而现在世界上可以解开这个诅咒的只有一个人了。”

穿着酒红色法袍的魔法师点亮了一个魔法球,球里面出现了一个英俊的骑士,狂风撩拨着他的秀发,身下有一辆如野马般咆哮的黑色坐骑。

“我会把您传送到他的身边,请您使劲浑身解数恳请他收走间桐先生的魔法使用权,治好该死的拖延症。哦对了,这套《骑手异国浪漫谭》交给您,作为礼物。什么,您问我为什么我与肯尼斯先生不亲自出马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魔法师可不想和这些骑士打交道。好了,别犹豫了,来这边,对,这样,跳进这个大炮里,3秒内您就会到骑士的面前了,看,我数到3,这非常快。”

葵小姐在最后一刻又想起了肯尼斯编辑在把间桐先生介绍给自己时脸上最诡秘的笑

 

  3 2
 
评论(2)
热度(3)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