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团兵/兵团]这大概是个误会吧(短篇,完结, OOC)

证明我没潜逃到星际,交两篇恶搞【。】唔。不要太认真。


这大概是个误会吧


调查兵团里人人都知道的事情:韩吉是疯子,米可鼻子比狗灵,别提埃尔温的发际线,利威尔是个清洁狂。

所以,埃尔温总觉得利威尔衣服的颜色比其他人的淡一些。

“你是不是洗得太频繁了,洗褪色了,有那么多时间么?”有一次埃尔温就这么直接地问了出来。那时他们关系比起相识时缓和了很多,走在路上能打几个招呼,不至于一见面就想仇人一般刀剑相向,可是也没好到像利威尔、法兰和伊莎贝拉那样无话不谈,尤其是这种比较私人的领域。

当时埃尔温刚刚连通两宵,赶完了一堆文件,身上的味道简直是不敢恭维。生性浪漫的米可此时不知道睡在哪位的床上,韩吉忙着研究巨人没空研究人类,因此第一个感受到这……迎面而来的糟糕的……便是清洁狂人利威尔了。

埃尔温事后回想起来,熬夜做文件之后的感觉就和喝醉酒一样,嘴里说出什么都有可能的。听说中央宪兵团最新的拷问手段之一就是不让人睡觉,让几个审问官轮流问问题,问道最后那个几天没睡的可怜虫肯定会把知道的秘密通通倒出来。在这个没有吐真剂设定的故事里,让人熬夜的确是个很好的替代方案。

一脸木然的埃尔温看着一脸阴云的利威尔,殊不知刚才那句话酿成大错。虽然埃尔温刚才脑子里想的是利威尔的黑外套,可是在利威尔听来,那完全是在讨论洗澡的频率。至于褪色,你说的是我的头发么?

于是,等埃尔温再醒来的时候,他面对的是一张陌生的天花板。这是哪儿?脸有点疼,腰有点疼,腿有点疼,可能是被人打的。还有这张床有点短,他的脚已经伸到床外。这个床的长度,他想了想,这可能是张儿童床或者女士的单人床。可是他没有孩子,也没有关系可以发展到床上的约会对象……兵团里需要睡这种床的士兵大概只有这一个人。虽然也有一些年纪轻轻个子还没长高的士兵加入调查兵团,但是那些士兵们住在集体宿舍里。而且,他的回忆中隐隐约约的有点不好的东西。再联系到疼痛感。

“利……利威尔?”

没错,这一定是利威尔的房间。

“啊,你这混蛋醒了?”小个子士兵噔噔噔的从阳台上跑了回来。他穿着一身白的清洁装,头上也带了个白头巾。即使在这个时候,埃尔温也不忘在心里吐槽,为什么做清洁的时候要穿这么白的衣服,岂不是很容易就弄脏了么。

“给我弄新的床单被子和枕套,知道了么,埃尔温?”

“哎?”这突如其来的进展让埃尔温有点搞不清状况,“我们之间发生什么了?”然后他就掀开被子往里面看了一眼:“……”

埃尔温惊呆了。

从理论上来说他们之间的确没发生什么,大约一天前,一个人揍了另一个人一顿,然后一方实在接受不了对方邋遢的穿着,就顺便把这个人从头到脚都扔进浴缸里洗了一遍,衣服什么的也放进水里狠狠的搓,巴不得把能买到的漂白剂都倒进去。可是考虑到调查兵团里浓浓的军队氛围,某人地下街的出身,这孤男寡男的状况的确很容易让人误会。外加现在有个人连底裤都没穿,要是身兼八卦狂人职责的韩吉冲进来,就可以盖棺定论了:我们调查兵团一枝花被地下街来的野男人掰弯了。

埃尔温的脑内瞬间跑过了一群韩吉。说真的,现在他只想一个人静一会儿。

可是利威尔却打了一记直线进球:“喂,埃尔温,我这不是免费的旅馆,”他很霸气的坐到床边,就差像小说里的恶霸那样抓住埃尔温楚楚可怜的下巴:“我也不是免费的清洁工。”

清醒的时候,埃尔温是个非常克制的人,每一句话出口之前都要思索再三,因此是万万不会再说出“你是洗得太多了简直要褪色了”一类无厘头的话。可现在情况有点特殊,他大脑有点当机,差点又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我也不是免费的啊。脱离了文件修罗场的埃尔温还是对这句话艺术的加工了一下:“兵团没有无偿的感情。”稍微拐了个弯,但还是那么个意思。

埃尔温说出这句话时的气魄让利威尔觉得有点恶心,但这恶心里还有点耀眼的帅。此时的埃尔温彻底把利威尔震住了。可到底是恶心多一点,还是帅多一点呢,利威尔当时是没有分出究竟来。愣了半响,利威尔责难道:“难道你不打算负责了么?”

埃尔温紧张地握紧了床单,他觉得他和利威尔彻底没法交流了。从地下街出来的人就是有点野,这价值观和他完全不一样。瞧瞧这惨烈的场面,吃亏的明明是那个浑身酸痛直不起腰的那个中年人啊!没办法,他被逼到绝路上了:“利威尔,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一个人的观念在二十出头的时候就定了,但埃尔温还是对利威尔的转变抱有一丝希望。

“埃尔温,那你让我怎样做?把你放那儿不管么?还是把你翻过来,脸朝下面再做?”

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清洁狂,利威尔看到连通两宵(还出言不逊)的埃尔温怎么能放任不管呢?也许他用刷子搓埃尔温的时候太粗暴了,下次试试让埃尔温脸向下的挂在浴缸边上也许会好一点,还是说应该买几条浴巾垫在下面……利威尔是这么想的,但是埃尔温却不是这么理解的。

埃尔温陷入了沉默中。利威尔不耐烦的翘起腿,等待埃尔温的回答。

这个未来会成为调查兵团团长的男人此时脑内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由而知,可就其日后多次铤而走险的战略选择来看,大概是首先说服自己,已经发生的事情不能改变,但未来的事情还能一搏。过了很长的时间后,利威尔已经三次交换了腿的顺序,埃尔温决定化守为攻,他凛然道:“床单和枕套的问题,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下次可以去我的房间里解决。然后,我比较喜欢在上面。”

“哈,在上面?”利威尔心中一惊,难道埃尔温因为立体机动用的太多了才喜欢吊起来洗澡么?城里人的喜好他终究是理解不了,可是既然是埃尔温的话,他还是多多容忍一下,“应该可以,但是对我来说难度比较大。你的块头太大了,你明白么?”

埃尔温撑着下巴沉思了一下,怎么才能委婉的指出这是利威尔太小了的问题,不是他太大了。

可就在埃尔温的思路陷入泥潭之时,利威尔的话唠属性发动了:“我知道了,埃尔温,就这么办吧,没想到你的爱好这么特殊,居然会主动告诉我。看来你很信任我。虽然本来我不太喜欢你,但是经过了这么多事情,我觉得你人还是不错的。我只想告诉你,我相信你的选择,既然你喜欢在上面那就让你在上面。”

果然,地下街出来的人就是奔放的不一般。埃尔温心中流下热泪。

两个人就这样结束了对话,丝毫没有意识到他们谈论的事情完全不相关……直到下一次,他俩在埃尔温的房间里见面——

“埃尔温,你穿成这样是几个意思?”

“利威尔,你为什么带了漂白粉和这么大的刷子来?”

 

 

-fin-


  93 46
评论(46)
热度(93)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