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进击的巨人][团兵][尤赫]沸雨、2

 第二章

    一身黑羽的鸟儿停在城堡塔楼鹰穴的椽木上,在史东堡还属于某位安德森公爵的时候,这里养满了猎鹰,但是现在安德森走了,史密斯来了,不再有人驯养黑色的猎鹰,落满了鸟粪的鹰穴也变成了信使的天地。

    方才,它脚上绑着的信件被疯狂的女学者摘下,后者忘记把它关进笼子,给了它一份意外的自由。

    它是一只年迈的鸟儿,没有名字,十五年前在史东堡出生,在它的族群中已属稀有的高龄。从它出生的刹那开始,这座石头堆砌的高大建筑就在它小小脑袋印下了永恒的烙印,无...

  20

[进击的巨人][团兵/尤赫/全员]沸雨.1

谢谢蛋蛋儿帮我开洞。


不大冰火的冰火PARO…

一些设定:←以后会写个文艺点的版本出来这里就胡扯淡了

300年前,圣心树枯萎。巨龙消失。人类的魔法失效,精灵开始衰老。

287年前,昼夜停止轮转,大陆由西向东分为三部分,西部荒原处于永昼的酷暑中,黎明谷地永远沐浴在熹微温柔的光里,东部高墙后面是最深重的夜幕。精灵三年后选择进入高墙厚的世界,从此人类与精灵断绝了交往。

20年前,黎明的范围缩小,黑夜越过了高墙,部分黎明人不得不流浪。邪恶复苏。巫术重返人间。

11年前,埃尔温·史密斯成为自由之翼骑士团团长,利威尔成为影武士。骑士米可被圣城希娜的主教封圣(就是二...

  44 3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 2.陌生人

2.陌生人

    几小时前,在村子外丘陵区的一条小路上。

“亨利二世,你看到那边的灯光了么?”

老人拍了拍马的脖子,似乎能听懂他的话,亨利二世晃了下耳朵作为回应。

“今晚我们得在那儿过夜,天气糟极了。”他伸出手,几片雪落在了张开的牛皮手套上。

天空中的云朵眼看就要压垮眼前的小路,这是暴风雪来临的标志。远方有一片微弱的灯光穿透了冬季干燥北风扬起的尘埃,在枞树林的遮掩下摇摇曳曳,看起来并不真切。

——快一点,我们最好能在暴风雪正式开始前抵达那里的温暖港湾。

他夹了夹马肚,亨利二世就狂奔起来。

虽然对抗过无数巨人,但这次他心里还真的没什么底。自然的残酷往往不在墙外调查的考虑...

  10 1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2

夏米的故事(2)

五年后的一个冬夜,罗塞之墙的北部下起了罕见的暴风雪。

不知道其它地方的天空是不是也这样低沉,黄昏前的夏米尝试从天空中找到一丝霞光,但是绵延的尽是铅灰色的云朵,他只好垂头丧气的把所有的门窗牢牢关紧,以防凛冽的北风灌进来,让五岁的安德鲁生病。

这个孩子身体并不好,就像小时候的他一样。

夏米的家在村子边上,盖在唯一通往外界的道上,因此当夜幕降临,狂风袭来的时候,这小小的砖瓦房也显得特别孤单。夏米竭尽所能把炉子烧的旺一点,不让黑夜带来的寒意把他们吓到。

只是小安一直在哭闹,担心会有巨人和风雪一起出没。

“好啦,小安——”怀上了第二个孩子的玛格丽特揉了揉小安的脑袋,“巨人只吃不听话的孩...

  8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1

老苍鸮

1 夏米的故事

夏米·史密斯有着蓬松的棕发与绿色狭长的眼睛,好像是刀在大理石上划出的一道裂缝,尤其是他微笑起来的时候,小小的眼睛简直看不到了,这点并不让人讨厌,反而有些讨喜。他脸上唯一让人感到深刻的便是他那大大的鼻头——这显然与他爷爷那副伶俐的长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的爷爷是个退伍老兵,脾气有些怪,尽管这样,爷爷在活着的时候也对他顶好,没让一个熊孩子动过他的指头,还会给他做玩具做衣服。夏米一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也最幸运的人,直到爷爷去世为止,他们一起生活了十三年。

夏米的故事和战争结束后众多孤儿一样,有着被封为烈士的双亲,却领不到政府的恤金。但是与众不同的,他没有被送去福利院,而是被一个有...

  17

思想的衰落

自我评价一下,觉得自己写文的速度越来越快,灵气越来越少,联想也越来越单调乏味,到最后完全被网文同化,丧失了原本的风格,成为了平平淡淡的小说,想重写已经没有时间了。

最初写兰雁的时候并不觉得爱,只是心中升起了一阵无法驱除的惋惜,想让在原作中并无真正交际的两人可以彼此相知,你们并非是孤单的,还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而且那个坚实的臂膀就在身边咫尺。这两位都是FZ里的可怜人,于是我想传递一种互相舔舐的怜惜,互相支持的共济。向来不屑写情爱,这两人的羁绊应该比爱情更深刻【结果还是写了H…本来就打算一吻定终身H靠脑补的好么OTZ】,是对于爱情来讲太沉重的浪漫。

后期的苍色我很遗憾写成那个效果,但是不知道为何文风回...

  1

[dmmd][敏苍]触觉残留(连载至1)

触觉残留

cp:敏苍

0

奇怪的,他从来记不住那些梦。

敏克觉得这些梦真实的可怕,可是,一觉醒来,虚假的又变回了虚假,真实的世界却依然让他感到遥不可及。

他只记得手上温热的触感。

血的味道。


于是,他怀疑自己一直未从梦中醒来。


1

早上天还没有亮,敏克就睡不着了。他拉开窗帘,窗外的碧岛依然沉睡在大海的波浪里,漂泊无依。

太阳出来的越来越晚,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深秋,记忆里家乡附近的山上种满了枫树,这个时候,那片山丘应该业已被秋风点满了瑟瑟的山火,叶子都红透了。只是他不敢孤身一人回去,怕被那片记忆烧成灰烬。

碧岛市的街道在清晨昏黄的路灯下显得无比肃穆,东方的天空刚刚染上一丝白光,来往的车辆很少,...

  4 5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