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3

warning:我真的很喜欢佩特拉但是每次都…OTZ

【骑士团团长】埃尔温x【骑士团副团长】利威尔

*写了一章团兵好幸福!再说我只会写文艺的全叉出去!


第三章

“这家伙看起来可真狼狈!”嘲弄声灌进他的耳朵里,可惜他发着烧听不清,也分辨不出是谁,但他能肯定这属于某位未曾谋面的人,粗鄙难听,“哈哈,哪里还有第一骑士的风采!”

“他本来就不是骑士,只是骑手,没有主教肯为连姓都没有的私生子涂抹圣油,谁知道他妈妈是妓女还是村姑?爸爸是屠夫还是要饭的?”

又一阵该死的笑声。

等我醒来就把你们这些蠢猪的脑袋砍下来,插到史东堡的城墙的尖矛上,让乌鸦好好享用你们的眼球。

有人喂了他些水,他发誓自己从来没...

  26 6

[进击的巨人][团兵][尤赫]沸雨、2

 第二章

    一身黑羽的鸟儿停在城堡塔楼鹰穴的椽木上,在史东堡还属于某位安德森公爵的时候,这里养满了猎鹰,但是现在安德森走了,史密斯来了,不再有人驯养黑色的猎鹰,落满了鸟粪的鹰穴也变成了信使的天地。

    方才,它脚上绑着的信件被疯狂的女学者摘下,后者忘记把它关进笼子,给了它一份意外的自由。

    它是一只年迈的鸟儿,没有名字,十五年前在史东堡出生,在它的族群中已属稀有的高龄。从它出生的刹那开始,这座石头堆砌的高大建筑就在它小小脑袋印下了永恒的烙印,无...

  17

[进击的巨人][团兵/尤赫/全员]沸雨.1

谢谢蛋蛋儿帮我开洞。


不大冰火的冰火PARO…

一些设定:←以后会写个文艺点的版本出来这里就胡扯淡了

300年前,圣心树枯萎。巨龙消失。人类的魔法失效,精灵开始衰老。

287年前,昼夜停止轮转,大陆由西向东分为三部分,西部荒原处于永昼的酷暑中,黎明谷地永远沐浴在熹微温柔的光里,东部高墙后面是最深重的夜幕。精灵三年后选择进入高墙厚的世界,从此人类与精灵断绝了交往。

20年前,黎明的范围缩小,黑夜越过了高墙,部分黎明人不得不流浪。邪恶复苏。巫术重返人间。

11年前,埃尔温·史密斯成为自由之翼骑士团团长,利威尔成为影武士。骑士米可被圣城希娜的主教封圣(就是二转圣骑士了【闭嘴)。韩吉被圣城学会接纳。

3...

  31 3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4-5

我已经忘了题目是啥了


4.火中影

冬日的上午迟迟不肯来临,窗外的世界依然笼罩在朦胧的晨雾中。昨夜泛红的天空已经退却了颜色,变成了淡淡的白。不知是因清晨的天空映衬着雪地,还是新雪映衬了天空的素白,打眼望去,除却远方的枞树林深褐色的树干,窗外好似没有别的事物了。埃尔温离开刚刚被他用衣袖拂去水雾的窗子,小心翼翼的走下昏暗的楼梯,绕过一个拐角,才看到暖暖的灯光,还有低声的温柔的歌。

厨房地板上花瓶的碎片昨夜已经清扫,玛格丽特刚刚起来,点亮厨房的汽灯,在姜黄的光芒中对着水盆的镜面梳理了下红色的波浪状头发,低头时恰好看到了昨夜被破门而入的寒风卷到墙角的冬青树枝,她伸手费劲的捡起树枝,丢进...

  14 3

人生短暂,光阴如金;

三岛由纪夫


其实我不是一个看书多的人,作为一个写文字的人也很难把过去写过的东西都记下来,看书也一样,总觉得,读了几本代表作,就能理解他一部分的灵魂了。

严肃的写作是把自己的灵魂剖出来给人看的事情,随之而来的往往是痛苦与忧郁。忧郁的诗人最能动人心魄,但凡为我所爱的文艺家多半具有这样阴郁的气质,而它们的生命多半早早凋零于自己之手。上个世纪最受爱戴的日本作家大多自戕而亡,这个比例比其他民族高了不少。

恩哼顺便一提,对中国文圈不大了解,这些年中文变的太快,1960年前的文字很难取悦我。建国后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意识形态方面的原因,中国又很少有杰出的文学创作出来,另一方面近些年外来的文学比本土文学更

  2 24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3 梦中人

2.梦中人

暴风雪夜里,埃尔温把被子盖好,房间里安静极了,只有暖炉中火焰跳舞的声音噼啪作响。而风雪敲打玻璃窗的声音,完全被厚重的窗帘挡在了外面。

他闭上眼睛,似乎很快入睡了,可实际上只是游离在半睡半醒的边缘。意识到自己衰老的那一刻开始,很难再如以前那样沉睡,这样的夜晚里,平日难以记起的往事总从心中涌起,像是干涸已久的沙漠里忽然涌现的清澈泉水,特罗斯特区的城门,首都老城区的钟楼,兵团驻地的医院,灰色的大教堂,还有花会,游行,狭窄的墙缝,104期调查兵团的士兵,墓地,冬青树篱……

原本埃尔温以为自己会永远年轻下去,战斗在人类的前线,直到回忆开始褪色,在时光中斑驳难寻,他才不得不正视镜子里银灰的头发与松弛...

  7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 2.陌生人

2.陌生人

    几小时前,在村子外丘陵区的一条小路上。

“亨利二世,你看到那边的灯光了么?”

老人拍了拍马的脖子,似乎能听懂他的话,亨利二世晃了下耳朵作为回应。

“今晚我们得在那儿过夜,天气糟极了。”他伸出手,几片雪落在了张开的牛皮手套上。

天空中的云朵眼看就要压垮眼前的小路,这是暴风雪来临的标志。远方有一片微弱的灯光穿透了冬季干燥北风扬起的尘埃,在枞树林的遮掩下摇摇曳曳,看起来并不真切。

——快一点,我们最好能在暴风雪正式开始前抵达那里的温暖港湾。

他夹了夹马肚,亨利二世就狂奔起来。

虽然对抗过无数巨人,但这次他心里还真的没什么底。自然的残酷往往不在墙外调查的考虑...

  8 1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2

夏米的故事(2)

五年后的一个冬夜,罗塞之墙的北部下起了罕见的暴风雪。

不知道其它地方的天空是不是也这样低沉,黄昏前的夏米尝试从天空中找到一丝霞光,但是绵延的尽是铅灰色的云朵,他只好垂头丧气的把所有的门窗牢牢关紧,以防凛冽的北风灌进来,让五岁的安德鲁生病。

这个孩子身体并不好,就像小时候的他一样。

夏米的家在村子边上,盖在唯一通往外界的道上,因此当夜幕降临,狂风袭来的时候,这小小的砖瓦房也显得特别孤单。夏米竭尽所能把炉子烧的旺一点,不让黑夜带来的寒意把他们吓到。

只是小安一直在哭闹,担心会有巨人和风雪一起出没。

“好啦,小安——”怀上了第二个孩子的玛格丽特揉了揉小安的脑袋,“巨人只吃不听话的孩...

  5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1

老苍鸮

1 夏米的故事

夏米·史密斯有着蓬松的棕发与绿色狭长的眼睛,好像是刀在大理石上划出的一道裂缝,尤其是他微笑起来的时候,小小的眼睛简直看不到了,这点并不让人讨厌,反而有些讨喜。他脸上唯一让人感到深刻的便是他那大大的鼻头——这显然与他爷爷那副伶俐的长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的爷爷是个退伍老兵,脾气有些怪,尽管这样,爷爷在活着的时候也对他顶好,没让一个熊孩子动过他的指头,还会给他做玩具做衣服。夏米一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也最幸运的人,直到爷爷去世为止,他们一起生活了十三年。

夏米的故事和战争结束后众多孤儿一样,有着被封为烈士的双亲,却领不到政府的恤金。但是与众不同的,他没有被送去福利院,而是被一个有...

  9

【fate】【兰雁】天鹅之歌 9-完结

九、

身体里传来一阵声音,簌簌,簌簌,像林海的涛声,又像露水顺着青竹滴下。

他把枕头压到了头上,捂住耳朵,在被子里缩成一团。

“安静一点……”

可那空洞冷酷的声音依旧在头脑中回响盘旋,他垂头丧气的松开了皱皱巴巴的枕头,深呼吸屋里的空气。

虫们很吵。

无数的它们曾用一双双獠牙任意撕扯开拓他的身体;虽然现在肉体谈不上痛苦,麻木的心灵也不觉恶心,但依然有深深的违和感,难以拂去,像粘在裤脚上的蒺藜。只是小小的蒺藜,用手去碰,还是会疼。

“吵死了。”

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了。他起来拉开窗帘,天边低浅的天空浮起了一圈青色的光环,路边一串橘色的街灯依然亮着,只是在晨雾中变成了一抹抹光晕,延伸到很远的地方。

恍然之间,白色的柔光闪...

  7

[进击的巨人][团兵]蔷薇坟冢 Tomb of the Rose (完结)[5.25]

蔷薇坟冢 Tomb of the Rose

请将爱情埋葬在种满白蔷薇的坟冢下;

当秋天来临时,一起收获枯枝败叶中的苦涩果实。

1

人类历史上具有独特悲壮意味的一天,站在城门口落下的巨石上,利威尔忽然发现在地上已经晕厥过去的年轻人身边落了一朵枯萎的蔷薇花,接着他就不得不承认埃尔温·斯密斯跟着那朵蔷薇与早已凋零的爱情一起走进了自己的脑海中。这让他有些恍惚,可并没妨碍解决眼前的巨人,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生存早已成了胜过感性的本能。

人只有通过遗忘才能活下去。利威尔虽然孤高,但并不否认在这方面与大众的同流合污。

无数个薄暮的金色余晖与黎明的冰冷晨曦轮回交替,他们的城市正飞速老去。许多年前,国王隆重的登基仪式在希...

  65 4

[fz/兰雁]VOCALISE

TBC中、、

1

这个故事开始的时候,兰斯洛特刚刚下班。

兰斯洛特在一家冬木市的软件公司上班,职位还算可以,年纪轻轻就做到了开发总监,只是不大爱说话,仅凭那憔悴的眼睛和吓人的黑眼圈就足以监督大家好好工作。

天气预报原本说那是一个晴天,可中午的时候高大的楼宇之间就涨起了白雾,快下班时,兰斯洛特发现公司的双层真空玻璃窗外已经落了一层细小的雨珠。他叹了一口气,坐电梯来到公司一楼,和其他上班族一样无奈的钻进了冰冷的雨幕。

真冷。

想趁着雨不大的时候回到公寓,但在半路上那秋季的冷雨忽然变成了暴雨,他只好躲到了街边的一家商店里。走进那扇玻璃门时,同事高文的车刚好沿着人行道嗖的一下飚了过去。

“……喂!”

他被溅了一身泥水...

  14

思想的衰落

自我评价一下,觉得自己写文的速度越来越快,灵气越来越少,联想也越来越单调乏味,到最后完全被网文同化,丧失了原本的风格,成为了平平淡淡的小说,想重写已经没有时间了。

最初写兰雁的时候并不觉得爱,只是心中升起了一阵无法驱除的惋惜,想让在原作中并无真正交际的两人可以彼此相知,你们并非是孤单的,还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而且那个坚实的臂膀就在身边咫尺。这两位都是FZ里的可怜人,于是我想传递一种互相舔舐的怜惜,互相支持的共济。向来不屑写情爱,这两人的羁绊应该比爱情更深刻【结果还是写了H…本来就打算一吻定终身H靠脑补的好么OTZ】,是对于爱情来讲太沉重的浪漫。

后期的苍色我很遗憾写成那个效果,但是不知道为何文风回...

  1

【fz/兰雁】雁落之夜——明亮的旋律(1.24更新)

第一部明亮的旋律

1

昭和八年(1933年)前夕,谁都不知道这年世界将发生怎样的剧变。罗斯福和希特勒先后赢得了选举,苏维埃的大清洗进行到了白热化。远东之地的岛国也并不宁静,法西斯主义的恐怖氛围笼罩了本州岛。

也就是那一年年初,兰斯洛特•杜•莱克在京都帝国大学正式结交了间桐雁夜。

1932年的秋季学期临近结束,新年也越来越迫近,帝国大学的玉玖话剧社总要忙上一阵准备一场新年演出。这对于校方还是剧团,都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按照往昔的传统总是能请到文学大师来写剧本,但是今年,剧团却接连拒绝了好几位知名人士的来件,采纳了一个匿名作家的作品。

这间事情随即在学校间引起轩然大波,谣言层出不穷,诸如这位作家在军部高层有关...

  10 2

[fz同人/言时]四年之约 1-4

AU

太平洋战争岛国乡下温馨平凡【并不】的生活

阅读金阁寺时所作

愿自己有一天能写出三岛先生那样的文字。

光棍节时有妹子点麻婆酒甜文,多半泛苦,后味为甜。


11.13


四年之约

(言时 兰雁)作者/suralight


原本他是把生死看的非常淡薄的人,可是身后的责任又太多太重,于是在一个秋天的晚上,远坂时臣写下了那封让人心拧成一团的遗书。写完了,夜已深,他把那封信交给了住在剑馆的弟子言峰绮礼,托他照顾长女,如果自己战死就把这信交给凛,言峰绮礼却拒绝了这请求。

他说:“征兵这样的事情,我代老师您去就好了。毕竟葵夫人去世了,您还有生意和道场要照顾。”


言峰绮礼来...

  23 11

fz兰雁/言时:苍色骑士——天鹅之歌1-8

第二部 天鹅之歌

很久以后,他们之中有的人去世已久,有的人虽苍老若风中残烛,却仍在如洪水般肆虐的光阴中残喘苟息。

神父在一座海边渔村的小礼拜堂边上购置了一处荒废已久的地产,一直一个人生活在这里,和村中的人来往甚少,偶尔在潮汐升涨的时刻,村民会在礼拜堂中见到神父不屈于时光的背影,背负着他们所不能知晓的故事,长久的站在神龛前。那时阳光方能从两米高的窗中投在神父的身上,将他原本墨色的背影变成了金色。

“唉,那间屋子上一任主人也是个很奇怪的老头子呢,有很多我们看不懂的书,好像是关于什么……魔术的?对,魔术。”旅店老板是一中年男士,微微发福,说到这里的时候,不好意思的抬起手掌...

  29

[aph/露中/菊]逝去的面影(完结)

第一部已完结,第二部无限期暂停中。= =不小心从电脑里找到这篇了就发过来把


山形县最好的水果就是樱桃了。本田菊这次来看望他的时候带来了一箱樱桃,他则皱着眉头在考虑如何才能推辞掉这份礼物,又不失礼节。

“这是我应尽的心意,”本田依旧拘谨腼腆,跪坐在对面的草席上;他盘腿坐着,手里把玩着染上了青山之景的瓷杯。

“毕竟我承蒙您的照顾这么多年,还是希望您收下这份薄利。”

他也斟酌着词句,在想要不要直白的说出来自己的心愿,把眼前的人赶出他独居的屋子,其实从少年稍稍尴尬的表情就能看出他的态度有多差。

日本山形县维度偏北,早春甚冷,晨露装点的竹篱在朝阳斜射下,像宝石一样闪烁着,却不妖艳而失去了雅...

  3

[fz/兰雁]魔法湿的恋爱手札(kuso)

作者:五年后转职魔法湿


1.深山村是个好村

“莫西莫西,是间桐先生么?”

“不,不不不。不是我,我不是间桐先生!”

“请您不要故意压低声音和我说话好么,间桐先生!”

“咳——那这样呢,还能听出来是我么?”

“这样,这样?”(间桐先生又换了一个声线)

禅城葵在电话的另一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心想上司为什么把这样一个脱线又拖稿的作家交给自己呢。一个月前,肯尼斯编辑把刚刚获得了深渊文学奖的新晋作家介绍给自己,虽然发际线已明显拖住了肯先生魅力与年龄的后腿,但那并不妨碍他的脸上闪过一丝胜利又释然的笑容,仿佛在对这个后辈说,菇凉,may be force!

禅城葵与肯尼斯桑都是岛国销量最大的女性向月...

  3 2

[dmmd][敏苍]触觉残留(连载至1)

触觉残留

cp:敏苍

0

奇怪的,他从来记不住那些梦。

敏克觉得这些梦真实的可怕,可是,一觉醒来,虚假的又变回了虚假,真实的世界却依然让他感到遥不可及。

他只记得手上温热的触感。

血的味道。


于是,他怀疑自己一直未从梦中醒来。


1

早上天还没有亮,敏克就睡不着了。他拉开窗帘,窗外的碧岛依然沉睡在大海的波浪里,漂泊无依。

太阳出来的越来越晚,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深秋,记忆里家乡附近的山上种满了枫树,这个时候,那片山丘应该业已被秋风点满了瑟瑟的山火,叶子都红透了。只是他不敢孤身一人回去,怕被那片记忆烧成灰烬。

碧岛市的街道在清晨昏黄的路灯下显得无比肃穆,东方的天空刚刚染上一丝白光,来往的车辆很少,...

  4 5

兰雁/时雁:英国情人

英国情人

作者:suralight

 

1

昭和一十二年(1937年),暮春,我坐船渡过了被中国人称为东海的地方。这一日一夜与世隔绝的旅途,像是一首甜美的摇篮曲,让我忘记了所有,甚至连手中拿着的任职函也变得单薄而无所谓轻重了。

海水把我们都带到了另一片陆地上,我们收拾好了行装,匆匆下了船。信函上说,让我去中国北方某城市里担任一个小职员。军衔是没有的,也不用再穿军装了。换上一身西装就可以招摇过市,穿过大陆上一座座坟墓林立的城市。

在家乡,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感受到吹过大海的风。太阳从来不会如同这个国度那般明媚的让人睁不开眼,一层若有若无的雾气好似一层纱巾包裹住了低矮的楼房和街上匆匆穿过的人力车,让人...

  6

aph露中/露普 逝去的面影——光荣荆棘路(更新至二)

光荣荆棘路

CP:露中 露普 

 作者:suralight

 

厚厚的棉纱窗帷,被他轻轻的用中指拉开一条缝隙。

外面是圣彼得堡静悄悄的夜晚,赤色的潮水已经渐渐从巷子之间退去,布尔什维克党在城市身上留下了条条难以平复的赤痕,以不同的方式忠于他的战士们像一面面倒下的红旗,静静的堆砌在街垒的前面和街垒的后面,等着被晨雪遮住。

以前他从来没觉得这座城市可以这样静谧,像这样,从远远的地方,到他脚下的窗外的花园,沉浸在谈不上悲伤也谈不上幸福的氛围里,任由没有燃尽的火堆劈啪作响,遮过人们的叹息,欢笑,哭泣,和弱不可闻的呻吟。

教堂没有按照以往的惯例,敲响午夜的钟。但时,月亮已经...

  4

APH黑塔利亚 独普:We Brothers(完结)

We Brothers

独普

作者:suralight

 

 

一、五月和风
  
  柏林到了五月初的时候,天气很暖和,可以在二楼的天台上懒洋洋的晒太阳。有时,路德维希会突然想到一幅画面,在维也纳的时日,他和褐色头发的小姑娘,英俊的哥哥和温文尔雅的奥地利贵族,一起坐在皇家园林里山坡的树阴下。阳光像碎碎的金子,撒在草地上,远方飘来钢琴的乐音。当然现在他知道了,所谓的小姑娘是住在他家北边热情又只会帮倒忙的却不令人讨厌的邻居,奥地利的贵族先生依旧是贵族,但自从十八世纪丢了西里西亚省就有些寂寞和落魄,然後,英俊的哥哥,後一九四五年的五月,路德维希就再也没看到过他。
  
  一九四五年的五月,柏林

  42 11

fz兰雁同人:苍色骑士——绝望探戈(完)

苍色骑士

雁夜中心/作者:SuraLight

第一部 绝望探戈


第二部:http://suralight.lofter.com/view

七章以后单独更新


序 (长河与苍雪)


去年,不像关西其他的城市,冬木市没有飘起洋洋洒洒的雪,将一切都覆上苍色,这似乎是很反常的。冬末的时候,天阴过几次,赤色的阴云从西面簇拥而至,本以为过了夜里,第二天起来,城市便会沉寂在厚厚的雪被下。每次在翌日清晨怀着隐隐的期望推开窗子的时候,虫师的心情都会坠落回微微的失望。城市依旧披着灰色的外衣,静静的裸露在冬木神圣的地脉之上。

比起“归乡”,虫师更觉得自己落脚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

  10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