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20

第二十章


    城门之上,视野可以越过彼端的城墙,抵达东方极远的地方——天蒙蒙亮,天空上方是橘色余烬,与西甘西纳的成片的橙瓦屋顶两相映照,中间是层紫粉色,下面是条葬礼上才会见到的黑带。而城里一处奢华的花园正熊熊燃烧,烟火通天,飘向城门。这一天刮着东风。 

    匹克西斯侯爵伸手捻了一下打着蜡的胡尖。城里的一些小姑娘给了他“美髯”的称号,他摸了摸头顶,唉,可惜他只有胡子啦。

    他伸出手,随...

  19 26

[团兵]传说级传说.0(魔兽paro

估计明天就会被当做黑历史丢进垃圾箱


0


先来介绍下配角的事儿。

那些年在密林囧侠世界线里混过的人都知道,联盟的第一大公会是“俺家婶婶头上那朵小蔷薇”,现任会长是个人类圣骑士大叔,左手钉锤,右手盾牌,先不说硬,起码人家仇恨妥妥的,拉怪全靠头顶的地中海聚光仪,身后还跟着美女副官。

但是,光大是不行的。

联盟的第一精英公会名唤“俺家大伯娶媳妇那年骑得小神驹”。

说他们精英,不如说他们会里钱多,壕多。人家特地在暴风城外两里的小山谷里圈了块公会自留地种菜,连最不起眼的看菜大爷都有无敌(魔兽里非常贵的坐骑)骑,更别提那个死亡骑士会长,虽然面目阴森毫无特点可言,但...

  8 16

New year resolution

成为正常人

 

[团兵]844.12.31自由进行曲(浪漫轻喜剧,完结)

先祝大家新年快乐,年终奖到手,考试不挂科!

#原作向。

#预计茶会无料配布,需要黑箱的朋友请戳私信或者企鹅【前提是印出来了= =对不起我天窗侠的名声太不好了…】

P.S有一些恶搞音乐家们的段子,额,等看到你们就知道了!!


844.12.31

——自由进行曲

1


利威尔一直认为自己有识破谎言的异禀。


他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墙上的时钟指向两点。昨天这个时候,他们刚刚从玛利亚之墙外回来,坐上返回希娜“度假”的马车。

利威尔的单身公寓在兵团宿舍的北面,布局像干净的旅馆,只是阳光不好,有些阴冷,窗外陌生的高树掉光了叶子,在...

  34 19

[团兵/尤赫]沸雨.19

第十九章

在灯塔松下,艾伦与米卡莎已经睡熟。按照他们的作息,现在的确是该休息的时候,更何况他们还要长身体。

埃尔温看到他们熟睡中安详的脸庞,难免想起了过去的自己。

曾经的他也是孩子。而在原本应天真烂漫的时代里,他却处处如履薄冰,学会了隐藏自己,学会了欺骗他人,学会了圆滑,学会了“尊贵”。因为是次子,所以父亲可以毫不犹豫的放弃他,而他的母亲,那位来自安德森家族美丽高贵的女士还没有机会教给他什么是爱,就死于因疯病招致的流放。

在他一人旅行的年代里,他曾偷偷回到北方,四处打听母亲坟墓的位置。他跋山涉水,最终见到那座在山岭深处的修道院时,完全无法想象母亲最后的时光是在怎样的孤独与贫困中度过的。...

  15 4

[团兵/尤赫/米纳]沸雨.18

第十八章

对于这意外的相遇,最惊讶的人就是尤弥尔。

她棕色的眼睛中闪过一丝危险的狡黠,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扫把星”。

利威尔就站在她前面,没有当时在西甘西纳的“臭水沟”边训斥她的神气,身上湿透了,一副疲态,忙于应对过于热情的艾伦。她用了几秒钟来估计自己能否胜过现在的利威尔,一雪前耻,而当她看到男人向她抛来的锐利目光时,顷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利威尔终于忍无可忍一脚把艾伦踢到了地上,她这时才注意到站在利威尔身后英俊魁梧的骑士。那人正在拧干衬衣,虽然落魄狼狈,可身上带着不由分说的威严与高贵,是天生的掌权者,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样子,惹得她本能的反感。荒野人热爱自由,憎恶权...

  15 10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17

orz好短好短。等写完修文的时候大概会和上一章合并XD

卡了好久的团兵湿吻……总之恭喜两个闷骚大叔修成正果?(并没有拉

总觉得这样下去茶会也要赶不上了


第十七章

沉重的锁甲脱至一半,卡在锁链上,利威尔想撞开金属链条,可是只在黑色濡湿的石块上留下一道道白色的撞痕。他咬牙盯着那河流——埃尔温,你这混蛋一定要撑住!

“利威尔!”

熟悉的声音在一片刀光剑影中响起。

利威尔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韩吉就在不远处,她手中的奇怪小型炮管连续亮起龙焰似的冰蓝色火光——嘭!嘭!嘭!要偷袭他背后的男人被轰掉了脑门,歪歪扭扭的倒在岩石上,脑浆惨兮兮的混着鲜血流了一地。

韩吉咻的吹了下枪口...

  19 22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16

第十六章

相对于学者的职务,韩吉尚且年轻。一副自制的护目镜套在蓬松的头发上,黑色的学士袍改成了长褂,衬着里绒的布下黑金竹甲与试剂小瓶、暗器碰在一起,叮叮当当。她的好奇心不随年龄的增长削减,正同十二岁的阿尔敏一样旺盛——原本埃尔温公爵令韩吉留在营地待命照顾阿尔敏,只是她对这条历史悠久的秘密通道颇感兴趣。埃尔温了解这个相识已久的学者,知道多说无益,便允许了她的请求。

道路阴森,火影幽幽,雾气凝重,悄无人声。

背后与头顶偶有微风拂过,潮湿阴冷的空气缓缓流动,风灯中的火苗茁壮,这是个好兆头,说明这条地道里空气新鲜,不至于让人窒息。

而地道的入口仿佛是上一世的回忆,韩吉有点记不清他们在这里走了多...

  18 6

[团兵]Live for YOU (一发完结,H炖肉肉)

#原作背景,51话后衍生。胡子胸毛耻毛一应俱全wwww作为毛毛控满足的不得了~

#换个文风玩玩儿,写了大半年团兵,终于给我抓着机会炖肉啦>////<上次炖肉还是一年前的兰雁呢~这次的利威非常凶残,团长完全是被强……那个了。

#剧情不深奥,写的很顺畅。中间多次询问基友如何炖肉,被吐成筛子之后才端上来。(有人吐槽说笑射了没力气硬= =)不到年龄的姑娘快点右上角【捂脸】


****以上OK~下面是文*****


韩吉是最后离开的,科学怪人一直在与埃尔温讨论巨人的来源,热火朝天不亦乐乎,他靠在椅背上,只想抽根烟。

等屋子里只剩了他与埃尔温,他...

  114 14

大纲文…团兵…魔兽世界…

太喜欢奇幻派啦…这次是魔兽世界派罗咯!兵长肯定是盗贼,团长是法师。一天在达拉然的下水道捡到了一只小黑猫,带回家,解咒,小黑猫变成了利维。对法师的好心盗贼并不领情,他说自己来达拉然是为了给家乡的村子复仇。可是他不知道仇人是谁。经过描述,团长发现他说的仇人就是自己,不过他是被术士某某扣了黑锅。团长尝试解释清楚,两人发生争执,因为是近距离,团长被利维打惨了,眼看就要出事,忽然进来的奥术法师韩吉把利维变成了猫,救了团长一命。韩说把兵长关到紫罗兰监狱。团不愿意,韩问你是不是喜欢他,因为对知识以外的东西你从来没上过心。火法师团长沉默了。放走了利维。利维:我还会再回来的!!!!第二天,团长闷闷不乐的去达拉然...

  4 11

[进巨的巨人][团兵]沸雨.15

第十五章

“你们平时就在这儿住?”女剑士撇了撇嘴,“这地方可真宽敞,眼光不错。”

她的面前是一个直径十米的矮坑,坑中央有棵茂盛而年轻的灯塔松,尚且没有像它的族类那样高如灯塔,可枝干已经如同巨人的手臂,这样的树对于在西部长大的尤弥尔来讲也足够骇人。西部荒野大多数地带长满了匍匐在沙地间的灌木丛,只有母亲河维恩河岸边分布着草原和偶尔几棵落单的矮松。

“等你下去就不会这么想了,”艾伦顺着斜坡滑了下去,“准确来说,我们住在那边的树洞里。”

艾伦的母亲去世后,当务之急是找一个能藏身的地方。艾伦知道这个地方的灯塔松,虬曲的根枝间有个隐蔽的洞穴。于是利威尔就准了艾伦带着他与米卡莎来到了那棵树下,利威尔...

  17 8

 一开始笑的不行,到后面有点心酸,差不多一年两年前的事情了吧…TWT

工行都要做把拔了。时光荏苒。

好想听流经再唱一遍工行和血法是断背山。

再生性智力障碍患者救助中心:

#公会第一CP的故事
#年代久远有些细节已经记不清了,只能讲大概的情节。

#不要对号入座。


今天和基友聊天才想起来,公会曾经有一对汉子像方锐和林敬言。

像林敬言的是个大好人,玩的是牧师,所以何止不猥琐,简直是躺平任调戏。像方锐的是个亡灵盗贼,简直猥琐到骨头里。

举个栗子:有一天盗贼在公会频道喊,大家注意我要跳成就了。于是我们就老老实实地把公会频道腾出来等他跳。

过一会一道黄字一闪

  4 2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14

第十四章

六角形的营帐并不宽阔,在布满尖桩与壕沟的营地里毫不起眼,它有沉重的遮光帘幕,角落的横梁上分别挂了六盏黄铜风灯,地上铺了一层松木板以隔绝泥土的潮湿,又垫了一厚厚的特罗斯特地毯以保持温暖,火盆里的炭火从未熄灭,尽管如此,这里的氛围仍然让人觉得长夜已临,静默隐秘。

亚妮·雷恩哈特一个人坐在长椅的狼皮上休息,她是随军的祭祀,手边放了一本三神教的经典,穿着镶金丝的浅黄色长套衫与喇叭裙,紫晶发网别住了浅金色的头发。她双眼酸痛,鼻腔里泛着阵阵血腥,浮动在地毯上法阵的幽光正慢慢散去。

魔力的使用会带来身体上的负担,历史上著名的巫师皆形容枯槁,鲜少长命百岁。好...

  24

白日梦

大海将一切带走,在寒冷孤独的海岬。

黑色的海鹰乘风而至,陨石坠入海底。

在孤独的岛屿上等一艘独木舟。

寒星陨落的时候,海水枯竭,膝间只剩了小小的水泊。

恳请一个春天的吻,但海鹰告诉他,世界已经沉没。

可是,你看,我的心脏还在跳。

你只活在自己的梦里,坚硬孤独的冰块里。

春天不会来,冬天不会走,夏天已经把你遗忘,秋天死去在上个秋天里。

他悲伤哭泣,这个世界这么大,他却那么小。

地心的火焰没有温度,太阳的歌谣遥远忧郁,沉默的大海化作土地,海底的邮轮飞向彼方。

海鹰停在男人的肩上,他也做了一个白日梦。


  11 5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13

离见面近了一大步【。


第十三章


西甘西纳的鸦舍不像史东堡的鹰巢那样阴冷险峻,起码,在这里没有如尖刀一般凛凛冽冽的海风,或者拳头一样砸在地基深处的海浪,只是鸟屎的臭味在渐渐暖起来的春风中甚嚣尘上。斜斜的太阳照亮了这有五米高的房间,来自谷地各处的鸟儿停留在鸦箱里,屋顶的横梁上清一色的站着本地的黑足鸦,它们挤在一起叽叽喳喳你一句我一句,等待着人们把它接走,带往远方。

爬在桌上假寐的老学者最终因群鸦的叫声醒来,在年代久远而布满了虫洞的木桌上找了一阵子眼镜,视野稍微清晰了,但一团云翳依然固执的凝聚在他的眼球上。

他戴上了老花镜。

日落前灰蒙蒙的天色下,蔷薇枝形状...

  15 10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12

借鉴了一下魔龙的狂舞13 P230页的段子…OTZZZ太喜欢这里了!希望不会有问题


第十二章

菲海,铁锤号。

两天后,风停了,希海变得风平浪静,细小的皱纹在水面耸动,这只载着众多骑士与粮草的舰队在海面上悄无声息的行驶。目睹了它们的渔民以为这是一列幽灵舰队,他们从未见过如此迅捷轻盈的船只,像神出鬼没的海燕,可以在无风之时优雅疾行。

这几艘船均长约四十米,铁锤号的船首像是露出了半乳的希娜女神。韩吉提议要将女神手中高举的花冠换成一只充满力量的铁锤,工匠们赶在埃尔温之前拒绝了韩吉的请求,他们认为这简直是在侮辱他们的技艺。

埃尔温的舱室里摆着一张简陋的稻草床,还...

  19 6

[进击的巨人][团兵/尤赫]沸雨.11

改了一下末尾之前尤赫的抒情戏。OTZ百合的尺度就是这么清水了。。再深一点我就不好了。


第十一章

自从独角兽骑士团第一次攻城开始,埃尔伯塔就躲在地下室里不敢出来,尤弥尔与赫利斯塔呆的马厩棚顶原本也是个安全的地方,直到几天前这里发生了场不大不小的火灾,把马厩烧的一干二净。大堂的楼梯烧断了半截,一面墙倒了,只虚掩着门面。天花板熏黑了,那颜色让赫利斯塔想起圣城里主教们穿的黑袍,城里的人民见到这些黑色的神使便在路边跪下顶礼膜拜,可是这里的暴动的人似乎对大火留下的焦黑情有独钟。

这些变动带来的唯一好处是尤弥尔能吃几顿马肉了。赫利斯塔对此极为不习惯,可是从西方偷渡来的尤弥尔无所谓。她抱...

  19

[进击的巨人][团兵/米纳♀]沸雨.10

第十章

米可爵士是他为数不多可以信赖的人,一方面他们的交情长达二十多年,另一方面米可对于教会的看法已经被埃尔温说服。

五年前,西部前线的银蛇要塞。

埃尔温双手放在桌上,刚劲有力的手指交叉在一起,房间里沉寂如同东方的死地,只是刺眼的阳光涂着红漆的光滑的桌面与米可手中的羊皮纸间跳跃,好不耀眼。这间房子厚厚的墙壁与狭小的窗子让这里冬暖夏凉,但阳光正好能透过那些砖瓦之间刻意留出的巨大缝隙落在眼前的书桌上。

他身后的利威尔正站在窗前晒太阳,不耐烦的用脚尖点地,等待米可阅读埃尔温带来的文件。那几张羊皮纸上写着人类的未来,可惜利威尔一个字都看不懂,他从小在圣城漆黑的地下河道边长大,骄...

  20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 1-8(完结)

#有一些前后矛盾的地方,修改好会新发一个1-8整理的出来


终于写完这个故事了。

六月份脑补这个故事的轮廓时我就一脸泪。。写完之后更是不能自已的哭哭哭

他们最后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平凡人的幸福往往不如人意。

还是希望大家理解对我而言这真的是最大的HE啊TAT


有点OOC还希望不要介意哦


1 夏米的故事

夏米·史密斯有着蓬松的棕发与绿色狭长的眼睛,好像是刀在大理石上划出的一道裂缝,尤其是他微笑起来的时候,小小的眼睛简直看不到了,这点并不让人讨厌,反而有些讨喜。他脸上唯一让人感到深刻的便是他那大大的鼻头——这显然与他爷爷那副伶俐的长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的爷爷是个退伍老兵,脾气有些...

  54 13

看到这篇博文心境平和一点了OTZ谢谢叔叔


长腿叔叔:

拍摄地点:加拿大黄刀镇(yellowknife),2012冬。

人一直都在寻找光的旅途中。人,其实总在潜意思中,透过自己的内心浏览风景。极光的奇妙光芒所述说的,或许就是每个极光凝望者心里的风景——星野道夫

开始厌恶微博。充斥着渴望别人转发或评论的变相欲望,140字的处心积虑,不露痕迹地炫耀或矜持。要么就是满口黄腔撒泼,阿谀奉承,以所谓“解放人性”为标杆。人性,到底有多大空间盛放肮脏虚荣或清朴真诚?

所以,在状态被阉割的情况下,还是愿意来这里一吐为快的。


我觉得自然之美在于它的真诚与纯朴。山河川...

  439

[进击的巨人][团兵]老苍鸮.6 纸片

6.纸片

埃尔温坐在挂着冰花的窗前,胳膊搭在暗漆橡木桌上,米白色的桌布让房间显得明亮温暖,对面还有一个空着的藤椅。桌上的汽灯坏了,于是他拿来半截挂满了泪珠的白色蜡烛,以备不时之需。

那个上午,他在房间里看了一会儿书。

这个冬天真是冷的够呛。但住在这里的年轻夫妇和他们的孩子似乎并没有感到这别样的阴寒,只有埃尔温觉得这是他经历过的最冷的冬天,身子的关节隐隐作痛,可是,当他阖上那本关于墙外世界的书,看见窗外宁静挺立的雪人调查兵时,就觉得这也是一个温暖的冬天了。

下午的时候,太阳不再那么明媚。他站起来活动腰板时不小心碰掉了老花镜,哎呀,这可真是不好办了。这么想着,他慢慢的弯下腰,伸手到桌下寻找镜片,却无意间摸...

  10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9

放弃修(治)改(疗)了【。

西甘西纳攻防战正式开始,利威尔收养艾伦&三笠。


忘说了,兵长断手的设定改成独眼了,改动的部分主要在第五章,悄咪咪的改了一直没贴过来OTZ差点忘记了!


第九章...


  22

[进击的巨人][团兵/米纳]沸雨.8

被基友吐槽了……画风飘忽不定,像是粘着馒头吃巧克力酱……回炉了。


8

“我们的公爵大人怎么还没出来?”说话的人是个细声细气的老人,他带着一顶狐皮软帽,露出来的皮肤上布满了岁月的色斑与皱纹,整个人看起来像块套着华丽布料的麻布。他从袍子里拿出怀表,“哎呀呀,已经迟了一刻钟。”
老人左侧的贝克·劳伦斯押了一口酒,把杯子摔在红橡木的桌面上,愤愤不平地擦了把络腮胡,“谁知道这次他要做出何等邪恶的事情来?十四年前亨特的婚礼上,老公爵就该把他和那个什么利威尔一起吊到城墙上,他简直是个魔鬼!”说这话时劳伦斯伯爵咬牙切齿的抖起了双下巴上的肉,当年他还能为安德森家打仗的...

  22

[进击的巨人/尤赫]沸雨.7

第七章

南瓜客栈的主人艾尔伯塔迎来了挂上歇业木牌前最后的客人。

又是两位来自东方的旅人,一个高高瘦瘦,黑色上衣和棕色马裤上都是泥点,凌乱的深棕色头发把他衬托成一个乞丐,可背后破破烂烂的披风遮掩下的黑曜石巨剑,又说明他是个优秀的战士;另一个女孩无害的多,让艾尔伯塔想起了前些日子还肯来店里为他唱歌的小百灵鸟,可惜她的身上也蒙满了尘土,蓝色裙装和白衬衣几乎变成了灰色,头发打了结,像张结满牡蛎的渔网。

艾尔伯塔瞬间在心里为他们编造了几个故事,他最为得意的那个便是落魄的贵族子弟在东方当了土匪,和富商的女儿一见钟情,不过当然他没多嘴到把这个故事说出来。他只是咬了咬嘴里的烟管,漫不经心的问:“阁下与小...

  20

[进击的巨人][团兵/米纳]沸雨.6

第六章

史东堡。

不熄的黎明削弱了时间与休眠节律的感知,史东堡最近三十年里四易其主,而它第四任主人在过去一段颇长的时间里都忘了睡觉。比起在大厅处理内务,埃尔温·史密斯更喜欢史东堡的狭小书房。书房修在城堡的西面,阳光穿过玻璃,照耀在厚重的书架间,靛蓝的窗帘让狭长的房间显得冷清而沉寂。

他十分忙碌,城市的秩序正在慢慢恢复。埃尔温命令亨特的士兵帮助市民们重建焚毁的房屋,修葺坍塌的城墙,重新维持史东堡的秩序;北方人不喜欢绞刑,他在圆角广场的断头台上公开处刑了十多个参与烧杀劫掠的骑士与骑手。流浪歌手们喜欢严酷的领主甚于仁慈的,这样他们才能在创作中寻找到噱头。根据斥候伊尔泽的说法,那些关于他的曲子并不怎么好听。...

  21

肖在明-Shawn:

2011一个练习

  187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5

第五章

西甘西纳高大的城门如同从天而落的流沙瀑布拦在马可·波特面前,一根灯塔松的枝干将其牢牢拴住,只有侧边的两道宽约五米的狭窄便门开放,沿着城墙搭建了许多贫民窟的帐篷,里面住着没有拿到入城许可的难民,臭鱼与腐烂水果的味道漂浮在空中,兴许其中还有死亡的臭味。进城的长队大约有一里半长,在高大城墙的阴影中蜿蜒卷曲宛如一条彩色的溪流,溪面上因疾病、贫困、疲倦而荡漾了一层哀伤的薄雾。他们大多数是徒步行走的农民,也有一些破产的手工艺者与商人。他们走投无路,身后夜幕降临,身前是紧闭的城门与看守的利刃。每个便门都有数名卫兵把守,他们一身绛红色的袍子,披风上有银色蔷薇花刺绣,手持长枪,银色的矛头闪闪发光,头戴银色...

  26 5

[进击的巨人][团兵/奈尔]沸雨.4

warning:小朋友便当待发。很开心的埋下了让x马可线伏笔…

写“奈尔公爵”这四个字时不知为什么什么有不可言喻的快感…又能欺负奈尔了。

这次的奇幻paro真是不优雅也不雄奇…OTZ

有妹子在看的话…QWQ问一下场景变化是不是太快了?是不是需要加长剧情量… 


第四章


孤鸟不断掠过山顶,山丘洒下了巨大的阴影,低垂的太阳对黑夜的秘密讳莫如深。如果太阳也有语言,她一定正在为这片土地主持沉默的葬礼,低声咏唱一首安详的挽歌。

微弱的阳光终于吻醒了躺在稻草堆里的落魄骑手。

骑手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他确定至少一天的时间过去了。

这在哪儿?利威尔睁开眼睛,试着让模...

  17 24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