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尼斯堡的挽歌

这些无信者在过去的庙宇上建造了新的庙宇
在神的尸体里寻到了新的神

作者:呲拉




团兵目录(找文请点归档):
蔷薇坟冢(FIN)
老苍鸮(Fin)
自由进行曲(Fin)
大概是个误会(Fin)
After the ceremony, things get worse(Fin r18)
LIVE FOR YOU(Fin 黑历史)
沸雨(锐意连载)
没有鲜花的葬礼(新人连载(?))
上面没提到的文大概就是坑了。


APH目录:
独普 《We brothers》
耀中心《逝去的面影》

FZ目录:
除了《苍色骑士》都是坑。

 

威尼斯

  12 1

摄于英格兰最高峰,天气晴朗,下午两点左右

  8

提供塔罗咨询~有缘就抽牌~免费QAQ【其实应该我向寻卜者递交学费啦~

请通过罗浮塔私信关爱这个塔罗初学者。


P.S.请多关爱~【捂脸逃跑

  1 6

烦…我要修习tarot

 

人物问卷……有雷慎入

我也来玩一玩!

从 @捌 那里摸来的问卷2333

最后一个题写的好开心2333

奇幻控没办法了……


有雷请谨慎!


0.列出10名你最喜欢的虚构人物,并编以1~10的序号。为了回答下方问题时的乐趣,请尽量确保来自同一作品的角色不超过两名。排名不分先后——倒不如说请尽量打乱。


1.埃尔温·史密斯

2.西索

3.藏马

4.兰斯洛特(FZ)

5.利威尔

6.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7.梅罗(DN)

8.贝优妮塔(猎天使魔女)

9.约翰(怪物)

10.明日香


  4 3

游记 ……挖个坑……免得忘了【。

咦,我好像会写大纲了。



第一天 布里斯托

刷夜景


小纪念碑


沿着河散步

小餐馆

和相好吃吃吃


第二天 布里斯托 

彩色小房子

博物馆

爬了塔

比较正常的日拉

学校

大桥夜景

so美……

吃吃吃

第三天 巴斯

巨石阵


吃吃吃芋圆……巴斯夜景


第四天 巴斯 南安普顿

spa博物馆

修道院

吃吃吃,意大利美男如云【。】

吃吃吃老维的


第五天  南安普顿 伦敦

寂寞小城

海港

伦敦塔夜景

第六天 伦敦

非常...

  1

[团兵团]香水(完结,贺文(?)

香水


#其实在官方玩春药梗的时候,就开始写了【。】拖了很久,后来心想当团长生贺算了,最后果然就变成兵长生贺………

所以这个压根就不是生贺,只是写呲了的文…

#感谢时差!依然是25号…


其实时间也不是太晚,焰火节日前米特拉斯的宵禁刚刚开始,夜巡的宪兵们或三三两两或成群结队的在街上游荡。他们提着汽灯穿过大街小巷,四处打量这座城市今日与昨日究竟有何不同,而前几日肯在这个时间经过条条小巷暗道的人们,只有那些形销骨立的毒瘾者与目光暧昧的性瘾者,他们四处贩卖着让人快乐又悲伤的荷尔蒙,逃避着壁内稀薄的日光。

借着夜色的遮掩,运送捧捧鲜花与礼花的马车由南而来,在石板路上悠闲穿...

  47 14

[团兵]英雄花.2

叽叽叽叽叽夹了点莫韩

基本就是怎么治愈怎么来,怎么不过脑怎么来【。】…已经是最大功率在造糖。【明明是被论文虐傻了……

2


昨天晚上,他和埃尔温·史密斯喝了酒。然后又做了关于镜中世界的梦,只是镜子里的世界更清晰了,他看到了天空中有几道交错的银河,星盘的顺序也与现实中正好相反。这又一次印证了他的假设:那个世界存在于某面镜子里。


在史密斯家里的时候,原本他想道完歉就离开,但那个他后悔称之为女士的家伙热情的拥抱了他,好像他们是久违的朋友。这家伙穿了一件脏兮兮的连帽衫,还有波了洞的牛仔裤和开胶的板鞋。利威尔并不认为这人是故意穿成这样,而是她本来就...

  9 8

[团兵]英雄花.1

……最近情绪比较多,就这样夹起了私货

因为换了个地方,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怎么刷精神粮食了,别说碰文档了,连看都没有看…OTZ总之…文字死的比较厉害………慎?!|||||

又是没大纲的我【。】一点都不可爱。


1


利威尔频繁梦到镜中的世界。

银河交叠,泥土飞溅,他在马背上疾驰,背后扬起的斗篷如同鹰翼划过草原,红色花朵在最后一个季节来临前愤怒绽放。他几次望向星空,最后一次是在瞭望北极星,寻找前进的方向,然后一路向北,头也不回。

他有些担心这个叫埃尔温·史密斯的男人听不懂自己的口音。

“为什么是向北?”虽然对方只是很随意的问他,其中并没有询问的...

  11 7

[团兵/全员]没有鲜花的葬礼 2

据说要在更新前卖萌耍泼地写几个字,否则会被拖出去喂巨人【够】所以喂我评论和赞【。

(开学典礼的设置参考了死亡诗社XD)

2

艾伦·耶格尔有一晚在低空飞行时见到了米卡莎·阿克曼如同火烛一般的残影。他们来自同一小镇,家在同一条道路的两侧,住过的婴儿房之间只隔了两扇明亮的玻璃与两棵年轻的菩提树。他习惯米卡莎的存在,以至于精神涣散了才意识到,即便位于这世上最不可触及的地方,米卡莎也依旧在他左右。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有少年人崇尚的惨烈和不顾一切,就已经融合得如同一块钢铁。于是他决定不再把那危险的故事写给校刊。米卡莎什么都没做,就从暗中阻止了少年的莽撞,但实际上,她做了她能做...

  14 11

写手49问

写手49问


1. 曾经用过哪些名字发表?


初中的笔名是修罗月,然后SURALIGHT从高一开始用到现在。…那谁和我说过,不换ID的都说好人【咦


2.常去的发文处?

LOFTER,偶尔贴吧,以前经常去36。


3.习惯手写还是打字?

突然来了灵感,会用手写记录(激情派)。通常是打字。


4.对于极短篇、短篇、长篇的字数认定?

极短篇:1500以下

短篇:1500-10000

中篇:1W-3w

长篇:3w+

……所以我对字数的要求真低【。】同人嘛…

原创就不能按照这个标准了。...


  2 12

[团兵/全员]没有鲜花的葬礼 1 (教会中学paro)

#举着魔幻现实主义牌子的巨中paro,我用屁股发誓我不写BE

#非常慢热。考证不足之处请多多包涵

#OOC警示XDD寂寞成球,顺手求评论【喂


没有鲜花的葬礼

文/Suralight


0


接到中学友人的讣告后,耶格尔夫妇立刻决定飞越半个地球赶来参加葬礼,一如当年那跨越了半个地球的蜜月之旅,随后他们就在蜜月之地(米卡莎的故乡国家)定居,这决定作的仓促而决然,与其说是与过去的决裂,不如称之为绝望的逃离。一下飞机,艾伦那突起了青筋手就开始了颤抖,仿佛死去的不只是一位自从毕业后便多年未谋面的校友,而是她。她搂着同她一样年轻不再但是内心更加...

  33 26

[团兵/莫韩]沸雨.30

前情提要:

三百年前昼夜停滞,世界分为黎明谷地,西部荒野,黑夜被限制在东部的高墙后。

随着时间推移,黑夜蔓延到谷地,在邪恶教廷控制的人类王国间造成了恐慌。

埃尔温依靠智谋与勇气篡夺了北地史东堡公爵的头衔,带领自由之翼骑士团为人类的尊严与自由而战


目前纳纳巴在晴风堡以南带领着一支由北方人组成的部队。艾伦米卡莎阿明靠伊尔泽的牺牲逃离了西甘西纳。

埃尔温,利威尔,韩吉,亚妮,贝尔托特,匹克西斯等人驻扎在厄特加尔。匹克西斯认同了埃尔温的理念(安利)。人们刚刚结束了酒宴。

赫利斯塔与尤弥尔将被羁押到BOSS面前。


前文请戳→ http://www.lofter.com...

  12 27

[团/兵]庆典之后,事情变得更糟了。(fin)

谢谢告诉我AO3的F和咩咩………

只能放个传送门!!


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74859


之前的都被哔了,抱歉给贵站工作人员带来的不便OTZZ我也不是有意的嘛。总之这样应该可以了吧QAQ

唔有需要自取吧。抱头滚了。

  26 7

[团兵/兵团]这大概是个误会吧(短篇,完结, OOC)

证明我没潜逃到星际,交两篇恶搞【。】唔。不要太认真。


这大概是个误会吧


调查兵团里人人都知道的事情:韩吉是疯子,米可鼻子比狗灵,别提埃尔温的发际线,利威尔是个清洁狂。

所以,埃尔温总觉得利威尔衣服的颜色比其他人的淡一些。

“你是不是洗得太频繁了,洗褪色了,有那么多时间么?”有一次埃尔温就这么直接地问了出来。那时他们关系比起相识时缓和了很多,走在路上能打几个招呼,不至于一见面就想仇人一般刀剑相向,可是也没好到像利威尔、法兰和伊莎贝拉那样无话不谈,尤其是这种比较私人的领域。

当时埃尔温刚刚连通两宵,赶完了一堆文件,身上的味道简直是不敢恭维。生性浪漫的米可此时不知道睡在哪位的床上,...

  92 45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29(R16)

第二十九章


熊熊篝火在大厅中央的火塘里燃烧,高耸的火苗跳着热情的舞蹈。主人们还没有回来,骑士骑手和大兵们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享受美酒与美食。

利威尔自打宴会开始就一声不吭地坐在大厅的角落里,拿着自己的水壶,不停的灌自己麦酒。腹中空空如也,没一会儿,他就觉得脚下有点轻飘飘的。他知道自己不该再喝了,可他瞅了下用了很多年的老旧怀表,时间还早。

不知道埃尔温那家伙怎么请来的吟游诗人,大厅里有个年轻的小子在弹琴唱歌。在他听过的诸多歌手间,声音不算好听,但好在诗琴弹得不错。觥筹交错与大笑的声音在大厅里此起彼伏,音乐声反而显得渺小了一些。

“来一首《灰山岭的大灰狼》,我可以多给你几个银币...

  23 6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28

第二十八章


晴风堡。

纳纳巴醒来的时候枕头总是湿的,她把这归咎于炎热潮湿的天气,而不是痛苦的悼念。好在作为地位不低的骑士,她有单独的营帐,不必与他人分享,自然也不会有人窥探到她心底柔软的秘密。

过去的生活如同风中残像,而这些日子她一直呆在这个不断缩水的军营里。原本应由仆从为她戴上裙撑系好束腰,可现却是侍从帮她穿上盔甲,然后自己系好喉甲的带子。艰苦的生活让她变得更加富有棱角,过去唯一有胆量赞美她的人如今已经不在,于是她对自己也更加严酷起来,把女人的温柔丢到了一边——剃的更短的头发,更加锋利的剑刃,骑马驰骋。不如此做,怎能有威严呢?

她整备好着装,拉开门帘,走出帐篷。不知是...

  11 24

[团兵]沸雨.27

被最近的漫画打得说不出话来OTZ团长请多活几本QAQ


第二十七章


穹顶上方没有阳光倾泻,只有瀑布一般的冷雨砸向紧闭的天窗,淹没了爬满立柱的青藤。老国王坐在他冰冷的王座上,看着水色黎明从他眼中逝去,在脚边的地板印下流动的阴影。这场雨莅临了他的大半个国土,而不久后,来自各地的急报会送到他面前。只是,国王的眼中已经没有智慧的光芒。

几道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王座前精致的棋盘,黑白色的大理石棋格反射着冷冽的光芒,女神雕像的三条长影在墙壁上狰狞。雷声随后响起之际,矮小的老人推开了厅前的门扉,迈着蹒跚的步伐走了进来。

那一瞬间,总主教轻而易举地察觉到了老国王的双眼在透...

  16 5

[进击的巨人][艾笠]沸雨.26

这章明明是笠艾【。

欢快的发着便当,因为卡了所以又短又烂。。对104总是燃不起来啊。


第二十六章


夏季暴雨袭来,昏暗的天色犹如夜晚,有那么一刹那,伊尔泽·兰纳难免去想黑夜已将这座城市征服,可随后又不愿相信如此悲哀的未来,尽管这样的暴雨天前所未有——天幕沉重如铁,不见一丝让人欣喜的光;磅礴的雨势如同拳头一样砸向西甘西纳的大街小巷,在城市的石板路与红蓝色的瓦顶间腾起了白色的水雾;榕树的枝叶在狂风中沙哑呻吟,彩色玻璃上的水流汇成一面瀑布。

她手不离剑,提着一盏风灯与诸多卫兵走进了圣堂。圣堂一侧的楼梯幽长而狭窄,顶端隐藏在黑暗中。走...

  10 3

工蜂革命

软科幻小原创。莫名其妙的日系文风,坑杀→@Dreams are fire  

赶着线两三个小时写好的所以不要期望太多…

这大概是我的最高手速了。。。最近三四天写了六千多字呢,该休息休息了


工蜂革命


关于我自己,我知道的只有今天的名字,清原亚美;职业,工蜂;工作地点在山形县北部的。

我搭上去工作的列车时,车厢里已经有了两位工作的同事。

“早上好,我今天是清原亚美。”我先开始了惯例的对话。虽然没有什么必要,但至少能让氛围稍微活跃一些。

“早上好,我今天是龙崎知世。”知世长得与我一样,整齐干净的浅灰色短发,平平淡淡的五官。她也是母巢劳...

  4 3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25

团兵ONLY的一章,写了很久,期间各种出戏,比如说“火眼金睛埃爵士一个鲤鱼打挺甩开那矮子三米远,比如草丛勇士利大侠大吼一声德玛西亚给了那秃子一记风车”之类的。

本来想就在草地上炖肉的,写着写着还是算了。。。。留着以后炖吧【

第二十五章


疯长野草掩埋的倾颓古堡歪斜地矗立在开阔的原野中,在这渺无人烟的地方显得格外寂寥。埃尔温坐在城碟上,墨绿色的披风随风飘动,犹如风中的橡树。城外的景色一览无余,城墙下丛丛狼尾草遮盖的浅浅的沟渠是过去的护城河,由领主命令属民们铲平的土地渐渐恢复了自然的沟壑与起伏;连接厄特加尔与运河的马车道在茂盛的芒草下消失了踪迹,在半人高的草间能瞧见星星点点的水...

  16 10

[进击的巨人][团兵/米纳/尤赫]沸雨.24

下章或者下下章应该就可以到团兵的*uckPoint了,拖了这么久终于要……了,作者比你们还兴奋。

不过这章还是没扯团兵啊

第二十四章


苍穹之顶,黑尾鹰鸮翱翔已久,纳纳巴和几位骑士走到橡树下的阴影里,飞鸟的影子恰巧掠过挂在西侧树枝上的囚笼。囚笼底部离地约有三米,俘虏倾颓的蜷缩在笼子里,已经两天没有进食。

她从潮湿的泥土上捡起了白色橡花,“清醒些了么,公爵大人?”奈尔公爵被俘后便发了疯,他们只得将这尊贵的犯人囚禁在这附近的土匪用来关押人质的地方。

“你在问我?”俘虏的声音比之前老了很多,听起来就像磨盘碾过石子。

“当然了。这里只有你和我。”她背靠着树干,风吹过她的金色头...

  19 10

[团兵][星际paro]行星熔炉.2

大家好,好久不见,我刚刚干掉了雅思被雅思干掉了的输拉,正经的文写不出,只好写这篇不正经的找找感觉…谁说没剧情的,下章就可以打虫子了【闭嘴】

前文点开全文后请戳下方tag 星际paro

以及,字数一如既往的坑爹哦【?】


2


自由之翼号,舰上时间8:00


处理完了实验室的事情,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舰长就已经觉得精疲力尽。这次的维修费又会变成账本上的一堆赤字——那些家伙根本不懂他这个舰长兼舰船财务员的心情,他想,再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发际线会变成基斯上将那样,消失在后脑勺上。

回到舰桥,他站在驾驶窗前,揉了揉额角。他得想点办法,让手下这些怪...

  10 19

社会实践报告

不知道导员会不会打我?【其实导员压根不会看的【。


这是一个格外明媚又悲伤的冬天早上,我从被窝里爬起来,在地板上找到两只风格截然不同的袜子,分别套到左脚和右脚上,争取在走到客厅的路上不要让左脚和右脚打架。它们还是打了,我摔倒在卧室外佛堂的地板上,望着围满鲜花的佛龛里的菩萨像,大哭道:我不想实习!

可是人生就是这样,有些事儿你不想干也得干,时光无情,走到这一步了,下一步还得走,谁让后面有母亲在鞭策你,还抽的呼呼响,何其凄惨。

我穿上衣服,喝上老妈刚拿九阳豆浆机打的热乎乎稠乎乎的黄豆酱,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嚼着被泡胀了毫无味道的油条,看了一眼我那带着点国际时尚范的米ONE手机上简约...

  4 4

雲隱:

最伟大的阉伶(castrato)歌唱家法里内利(Farinelli)的传记电影《Farinelli Castrato》译成《绝代妖姬》似乎用力过甚,不过也比较贴切。

因为“妇女在教堂内必须保持缄默”的规定,加之圣咏中的高音声部男性的音色很难驾驭,儿童肺活量又比较小,于是梵蒂冈的西斯廷教堂最先引入阉伶歌手,继而风靡整个欧洲。

16世纪到18世纪的歌剧舞台上,阉伶几乎包办了一切角色,意大利正歌剧的浮夸绚烂,正是由于阉伶的华丽唱腔,影响了观众的审美。歌剧创作中,剧情不再必要,器乐也只是伴奏和烘托人声。

阉伶有着极为清澈的高音,灵活的喉咙,加之巨大的肺活量,能唱出震慑人心的...

  214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23(附赠嘴炮排行榜【泥垢

 一段很爽的打戏和一段很不爽的莱纳vs尤弥尔嘴炮。

最近老写嘴炮。关于嘴炮嘛,受@zoologies 太太的启发…

嘴炮温是绝对逻辑+高智商+一肚子黑泥,让你自投罗网,心服口服,在诸嘴炮中属于绝对帝王的境界,魔攻满槽,物理攻击也满槽,如果射程不够可以装备讲话喇叭,指哪打哪,附带技能:虏获你的心,适用对象为年龄大于9的男性。

嘴炮利是刻薄、酸、还会爆粗,不按常理出牌,尽管自称很能侃,但是说不过了会和你动手,动手完了还有土豪温给撑腰【埃:打坏了我赔】,谁都拿他没辙,而且和嘴炮温组队出动的时候攻击力增加140%。【这是什么设定!!

嘴炮尤是除了团兵两大嘴炮外的又一攻城利器...

  20 12

[团兵][星际paro]行星熔炉.1

勤劳的二更。这章前面还有个0,妹子们注意扒一下啊!

【变成搞笑文了】【本来就是日常系列】


1


自由之翼号,舰上时间6:10


他们最后找到了异虫,在星体生物实验室里,准确说,是在韩吉博士被黑鹰号轰成渣的餐包里。

自动修理机器人四处洒水灭火。

“它死了么……”博士眼里噙着泪水。少尉莫布里特点了点头。

埃尔温舰长希望在他们阵亡的那天,博士也能流出这来自肺腑的泪水——看在他和莫布里特少尉替她擦了这么多年屁股的份上。

“小波是个很乖的家伙,我三年前从海文星球找到了它,那是它还呆在虫卵里。”博士摘下眼睛擦去眼泪。

莫布里特拍着博士的肩膀,“...

  12 13

[团兵][星际日常]行星熔炉 序

奇幻大片完结前的小坑基本都是坑…

题材太有意思再不写忍不住了

结果就是写的时候手速飞快,好开心,真的

我就是暴雪粉!


比较二逼的名字:星际日常

文艺点的:行星熔炉


0

自由之翼号,舰上时间5:45


自由之翼号王牌维京驾驶员利维刚把黑鹰号维京机甲【*注释】的手臂擦干净,昨天他在附近的星区干掉了一只王虫和一队跳虫【*注释】,黑鹰身上到处都是黏糊糊的菌毯。直到现在驾驶员利维都没有完全适应太空中的环境,尽管人体动力学家在两百年前就已经能在太空船中完美模拟出大地的重力环境与大气环境,可是他敏锐的感官总能发现太空与地面的不同之处。自由之翼号...

  10 2

[进击的巨人][团兵]沸雨.22

又是没有团兵感情线的一章【。】基本都是团长和韩吉开嘴炮,写的好痛苦…

写了好几遍呜呜呜呜呜


第二十二章


埃尔温·史密斯没有卸下伪装,他们从马厩回来,拉着各自“借来的”马匹,“我还找到一辆带车厢的战车,”他来到营帐外对韩吉说。

“噢,看在女神的份上,”韩吉看到跟在后面的马车便忍不住感叹,“这辆破车是你能找的最好的了么?”

“你以为呢?前面已经开始打仗了,好马好车这时候都在战场上遭殃,”他自己的那匹马也不怎么样,一直在流口水。当他们到马厩时,剩下的马都又老又弱,皮毛凌乱没有光泽,可这不见得是坏事,他心里想,老马识途。他小声问韩吉:“我让你办的...

  18 7

[团兵/米纳]沸雨.21

全都是后半夜写的【。

先丢出来,明天有事儿外出也改不了。

这章其实没有团兵的TAT但还是不要脸的打了tag!


第二十一章

许多年后,那场在西甘西纳城前的突围战也没有一个响亮的名字,既因为蔷薇骑士团胜的太轻易,也因彼时人们的目光都放在了另一场北方的惨烈战役上。
    
    要塞位置险峻,西方是通向荒野的山脊,后方守着北地的脖颈。初夏芒草青绿,岚风带来沼泽...

  15 19

© 柯尼斯堡的挽歌 | Powered by LOFTER